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愛情喜劇快女慢男奇緣 《消失的情人節》和金馬獎

2021/3/2 — 9:46

《消失的情人節》劇照

《消失的情人節》劇照

台灣片《消失的情人節》,在今年第五十七屆金馬獎大勝,贏得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和最佳剪輯、最佳視覺效果等獎。

台灣金馬獎是歷史持續最久的華語電影獎項,特別重要是跨境。 1962 年國民黨在台灣專政時期創辦,當年台灣片尚未「起飛」,香港片是主流,第一屆最佳劇情長片獎就由香港電懋國語片《星星月亮太陽》奪得。第二屆由香港邵氏的黃梅調歌唱片《梁山伯與祝英台》得勝。但因國共政治惡鬥,台灣禁制香港左派公司如長城、鳳凰的影片,只許親台公司的出品輸入,影人也要加入「自由公會」才行。粵語片則難以打入台灣市場,不可能得獎。

然後台灣片興盛,香港片亦再無國語、粵語之分(香港映粵語版,台灣映國語配音版)。大陸開放改革,與台灣「一笑泯恩仇」,台灣亦解嚴後,逐漸多了大陸片參展得獎。金馬獎就成為唯一包括各地華人電影的獎項。香港電影金像獎歷史較短,而且限於香港片,今年更停辦。至於大陸的電影獎,當然不及金馬獎開放。

廣告

不過,由於「台獨」和「港獨」問題,近年金馬獎再受政治影響,大陸影片和影人退出參展參賽,與大陸合拍的香港電影與影人亦要迴避,只有一些香港獨立製作參加。現在不但兩岸關係緊張,加上香港國安法實施,政治問題更嚴重。今後金馬獎會不會由跨境兼容變為「獨台」,全由台灣本土影片角逐呢?或許未來情況會改變,但看來短期內金馬獎仍會被北京「抵制」。

說回今屆金馬大獎片《消失的情人節》,是愛情喜劇,全無政治性,亦無甚社會性,比較接近《我的少女時代》那種通俗片。但編導陳玉勲的構思相當奇妙,故事發展下去不落俗套,層次較高。

廣告

片中李霈瑜飾演的女主角,是台北某郵政局櫃台員,像「醜小鴨」和「儍大姐」,鬼馬風趣,但苦於「小姑居處本無郎」,無拖可拍,深恐成為沒有情緣的「剩女」。奇在情人節前夕她忽有「艷遇」,可是情人節廿四小時竟然消失。然後她千方百計千尋萬尋,追查奇案那樣要查明當天發生什麼事情,終於找到似乎上天注定的愛情對象。

女主角其實不醜,只是性格散漫,有些像林亞珍,不修邊幅不扮靚,李霈瑜演得生動有趣。編導亦把她的生活細節拍得真切靈活,還越拍越有魔幻寫實感——情人節真的消失,片中作出靈異解釋,而且出現炎蛇變身的壁虎老伯。也要提提,此片英文片名是My Missing Valentine ,實際上片中拍攝的不是西方情人節,而是牛郎織女七夕,原來台灣稱為情人節(日本和韓國也注重七夕傳統),中國大陸亦復興中國情人節,在香港就簡直失傳了。

主要劇情是女主角與兩個男子的錯摸三角關係。其一是周群達飾演的公園「舞男」,教大媽跳舞,他是風趣有型的女人湯丸,實為情場騙子,令醜小鴨神魂顛倒。另一個是劉冠廷飾演的痴心人,做巴士司機,好眉好貌又長情,但非常內向,不敢向心上人示愛。

情騙與情痴惡鬥起來,女主角到底會被騙或是被痴呢?情節演變很不簡單。無論如何,醜小鴨並不缺乏追求者和護花使者,這愛情喜劇表示:不是大美人,也會找到如意郎君。

另一重要的妙處,是女主角天生快捷,自小總比別人快幾拍。痴心內向男相反,他是慢郎中,總比別人慢幾拍。快女與慢男的奇緣,原來早有前因,不過由於節奏差異,要經歷漫長歲月的考驗,才結成正果。

女主角在台灣各地郵局追尋消失情人節之謎,尋覓情景拍得甚好。然後編導交代七夕那天的離奇來龍去脈,離奇地時間停頓,街上人與物都「定格」,只有痴心慢男可以自由活動,達成巴士奇遇結良緣。這些奇異場面不靠電腦特技,難怪獲得最佳視覺效果獎。

劉冠廷是正式男主角,外型好,亦演得很純品痴心。但被刻劃得過於內向,太古怪了。我不喜歡他把「定格」的女主角搬來搬去,本來很活潑爽快的她變成被擺佈的玩偶,導演處理有些「變態」。此片後段因而未夠淋漓痛快,其實可以拍得更過癮。

至於慢性的人,是否比平常人多了時間呢?這套「玄理」也有些似是而非。其實像女主角那種反應超快的人,似乎應有更多剩餘時間。不過這是太玄妙亦太科學的難解問題了。

我的觀感雖然不是很滿意,總的來說此片有靈感,拍出不少妙趣。眾多配角中亦有各式各樣妙人,包括郵局靚女和好心警伯。林美照演女主角的媽媽很爽,黃連煜演人間蒸發的爸爸則相當玄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