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存共生 – 盧鎮業

2020/10/2 — 9:12

小野形容自己是一個靜態、被動和輕飄飄的人。

小野形容自己是一個靜態、被動和輕飄飄的人。

文:黃嘉瀛

盧鎮業(小野)年輕,遮瑕膏和底妝卻也蓋不住他一臉瀟湘。

作紀錄片導演和演員的九年,煎熬和創作力同在。趕行程對年青藝人來說是種祝福,小野重視每項被指派的工作,他仍然會為新劇本、新角色緊張失眠。如果說紀錄片是小眾的福音,那麼作一名商業演員,睿智如他沒有思想上的鬥爭,反倒身體力行,運用其能力和感悟,企圖為世界帶來具藝術價值的改變。

廣告

不同創作身份共生在內的狀態,引導小野不斷探索,真誠地面對自己和期待未來。

不同創作身份共生在內的狀態,引導小野不斷探索,真誠地面對自己和期待未來。

廣告

我聽過一個老導演說好的演員眼睛要「有神」,而小野是張國榮以後的第二人。演員要內在足夠洶湧澎湃,才可單藉一字一句,捕捉到情感和形體上微妙的變化,再用演技重現和傳達。遇上一點就明的演員對導演來說固是樂事,而小野似乎還能在常餐以外,主動調配和思考甲乙丙丁餐的可行性,任君選擇。他對電話自說自話,呢喃角色的對白,模糊電影世界和現實世界的外在環境,將演出內化為日常生活。訪問間拍他走在街頭,舉手投足自帶電影感:他在導和演自己的人生。相同的對白假如吐自另位演員口中,竟然或會落得陳腐肉麻,而小野出塵。

小野謙恭,但亦自信,自信來自大膽嘗試後細心省思。他知道自己能作紀錄片導演,當然他亦知道自己能作一職業演員,在演出幾套大片以後。鏡頭後的小野用紀錄片描繪他牽繫的我城人事。同樣是鏡頭,可以拍出預想的國度,也可拍下血肉生鮮的實況。影像有時被局限於知面,現實人生中的荒謬和曖昧卻無能演造,刺點一𣊬即逝:小野選擇用紀錄片溫柔地把它接住。

他是演員,亦是紀錄片導演。回望十年創作路,順利不會是他選擇的形容詞。

他是演員,亦是紀錄片導演。回望十年創作路,順利不會是他選擇的形容詞。

小野近年似更積極走進鎂光燈裡,而行動者的身份不變。在二元地將其以紀錄片工作者和演員兩個身份區分以外,或者我們可以先理解,他作為一個觀察者的存在;而作為具人性和溫度的創作者,將不囿於世界已然定下的身位,持續不懈地,從黑暗走到光裡去。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0月4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