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吞上癮》新玩偶之家

2020/8/30 — 9:57

《吞上癮 (Swallow) 》劇照

《吞上癮 (Swallow) 》劇照

昨天戲院重開,《屍殺半島》當然最叫座。續映港片《幻愛》則因口碑,捧場客不少,的確值得捧場。沒有明星的美國小本片《吞上癮》也吸引到觀眾,大概因為被宣揚為奇片,可算爆冷,事實上拍得不錯。

《吞上癮 (Swallow) 》的片名似乎標奇立異 ,然而並非譁眾取寵猛搞綽頭,請勿以為是《深喉》那種,亦不像丹麥「癲才」拉斯馮特里埃的《性上癮》那麼大膽偏鋒,而拍得手法細膩,含蓄有致,可說是女性文藝片。

希莉賓列 (Haley Bennet) 飾演美國富家少婦,出身蓬門而嫁入豪門,像灰姑娘遇到白馬王子,飛上枝頭作鳳凰,而且懷孕報喜,本來幸福美滿,但她逐漸愛吞小雜物,包括圓珠、鐵釘、鎖匙等等。她被發現吞上癮後,丈夫和家公家婆當然很緊張,怎麼辦呢?

廣告

據說有人天生喜歡吞食金屬、玻璃、木石之類,安然無恙。魔術界常有吞劍吞火之類表演──我曾親眼見過街頭賣藥者吞下頗大的鐵丸,在肚中突起,還叫人摸,然後運勁吐出,看來苦練而成,不是假戲法。

至於平常人忽然變得愛吞雜物,難以自禁,屬於精神強迫症。此片女主角正是一入侯門深似海,漸漸抑鬱苦悶起來,染上怪癖。

廣告

這是編導 Carlo Mirabella-Davis 首次執導之作,做到淡定細緻,希莉賓列演得甚好。此片對豪門富家也沒有誇張醜化,根本上不是《紅樓夢》那類親戚婢僕很複雜的中華舊式大家庭,片中富於西方現代感,女主角與有型有教養的夫婿住在摩登庭園豪宅,過着二人世界,有時見面的家公家婆也通情達理。但灰姑娘難免有「上流寄生族」之感,她的處境,使我想起《紅樓夢》的貧寒表妹林黛玉入住大觀園。

劇情發展下去,女主角接受心理醫生治療,富家為了胎兒安全,還請人日夜監視,等於幽禁,甚至要把她關入特殊病院。壓軸戲是出走逃亡,亦涉及女主角的身世秘密。

《吞上癮》在去年拍成,題材其實與今年初疫症大爆發前的賣座美國片《隱形客 (The Invisible Man) 》相近,後者描述富家少婦出走,被科學家丈夫用他發明的隱形術,神出鬼沒地追纏,她終於以毒攻毒報復。雖然更有通俗吸引力,但我認為《隱形客》有綽頭但拍得不好,把威爾斯名著小說的隱形術「大材小用」,《吞上癮》其實較佳,合情合理兼有格調。

必須提提,富家少婦不安於室,是近世西方及世界各地電影常見的舊題材,百多年前西方兩個經典名著影響特大,其一是法國福樓拜的小說《包法利夫人》,苦悶少婦做了出牆紅杏;其二是挪威易卜生的劇作《玩偶之家》,少婦娜拉終於離家出走。

數月前上映的俄羅斯新片《飢俄人妻》,有些像《包法利夫人》加《性上癮》的新顛倒版,側重色情描寫,亦有文藝感。《吞上癮》和《隱形客》則屬《玩偶之家》的加料變奏,一部加鬼魅似的隱形,一部加吞物症,兩個女主角就同樣不願做富家的玩偶,爭取個人獨立自主。

現代女性的自主權和自立能力,雖然比百多年前大有進展,但被大男人欺壓的問題仍然充滿爆炸性。諷刺的是,大家知道今時今日想嫁有錢人,千方百計做富豪玩偶的人仍然不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