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耀輝率學生為《唐吉訶德》填粵語歌詞 冀港人「夢想是妄想也願想」

提到《唐吉訶德》,大家腦海或許會浮現出一位瘦削的騎士騎著老馬,舉著長矛衝向風車的畫面。這部西方文學史上的巨著影響世界超過四百年,直至上世紀五十年代,百老匯融合作者塞萬提斯生平及其筆下的另類騎士故事,將其改編為音樂劇,首演即享譽全球。中英劇團於2020年將這套經典音樂劇改編為粵語版本,預計將為香港觀眾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劇團更邀請了著名填詞人周耀輝與三位歌詞班學生組成創作團隊參與,帶領觀眾重行唐吉訶德充滿冒險與勇氣的光榮之路,冀盼通過唐吉訶德的故事,勉勵港人「夢想是妄想也願想」。

中英劇團《唐吉訶德》原定 2021 年 1 月上演 (圖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以精緻的粵語歌詞重塑經典故事

縱橫詞壇三十年的周耀輝,填寫過無數當代流行風格的歌詞,但對他及學生而言,將整套西方傳統音樂劇的歌詞轉為粵語是一大挑戰。 周耀輝表示,就填詞而言,英文很難能夠被直譯粵語,因為粵語填詞往往要更要加入大量押韻、節奏、意象、修辭方面的美學技巧。而且由於是周耀輝團隊,一貫的另類又精緻的填詞風格更必不可少,例如劇中有一段——

英文原詞為:

Hear me now
Oh thou bleak and unbearable world,
Thou art base and debauched as can be;
And a knight with his banners all bravely unfurled
Now hurls down his gauntlet to thee!

周耀輝師生翻譯的粵語版本為:

地與天 是你壞到讓一切淪落
霧與灰 統統因你飄盪
但我知 是我誓要做一個騎士
懷着大志征服八方

另外,一個英文單詞未必能包含很豐富的信息,但很多時一個粵語單詞足以承載多重意念及意象。例如原文有一詞「little bird」本可直接譯作「小鳥兒」,但團隊卻咬文嚼字,譯為「小相思」,既起到以歌詞推動情節發展的效果之餘,更傳達了劇中人的繾綣情愫,務求驚艷觀眾。

周耀輝坦言正因為難,團隊成員更加齊心協力,如劇中主角一樣毫不妥協地翻越詞海波浪,匠心獨運填出全劇十幾首詩意之作。填詞團隊有信心粵語填詞相比起英文歌詞會更勝一籌,亦相信文字愛好者入場,定能細味出箇中粵語填詞的美妙。

真正的勝利,需要以年月為證

周耀輝和三位學生在年少時閱讀這部作品,覺得唐吉訶德是一個常人難以理解的瘋子,但隨著自身閱歷的增長和對劇情的深入了解,反而懂得去欣賞唐吉訶德:他不願隨波逐流,不當別人的世界是真實世界——即使他活在一個不需要騎士和英雄的時代,卻依然努力構建一個符合心中的高度和廣度的理想世界。別人眼中的世界沙塵滾滾,他卻看到一份優雅美好,這種理想主義更成為自己屢敗屢戰的精神武器。即使最終崩潰,但唐吉訶德已經感動到身邊的人,更改變了尚楚和艾杜莎的人生。就如作者塞萬提斯本人,窮盡一生之力實踐他的英雄夢,卻淒涼困苦,甚至鋃鐺入獄,但筆下的巨著在後來漫長的歲月中收穫無數勳章,印證了劇中「我想 就用年月做方向 我想 就會打到勝仗」這句歌詞。

周耀輝帶著三位歌詞班學生(左起:雷暐樂、王樂儀、梁嘉詠)參與填詞工作 (攝:Oiyan)

創作團隊也在不同的角色身上看到自己的縮影。當艾杜莎得到唐吉訶德的「加冕」後,願意拋下出身卑微的包袱,追隨唐吉訶德。對此,梁嘉詠形容與艾杜莎性格相似的自己也因而受到鼓舞,並在生活中進行了某些嘗試,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達到某些原以為遙不可及的目標。雷暐樂覺得自己像不會行得太前的「尚楚」。回顧往事,他認為當生命中出現「唐吉訶德」帶領自己披荊斬棘時,也會樂意追隨,甚至帶動別人去做未完的夢。填詞經驗豐富的王樂儀看到自己與唐吉訶德及塞萬提斯的連結,從而相信自己的創作終會與觀眾在某些時刻連結。周耀輝認為自己行得比較前、經驗多,看似更像主角唐吉訶德,但當看到優秀的年輕人,又會覺得自己實際上是「尚楚」,責任在於輔助年輕的「唐吉訶德」做騎士。

在今日香港,英雄的代價不應該成為笑話

填詞三十年,依然意難平的周耀輝覺得《唐吉訶德》的劇情和香港文化界的人在當下做創作很相似:別人不了解我們在做什麼。我們以為與巨人爭戰,但別人看到的是風車。別人不解:為何要和風車作戰,做無功而返的可笑之事呢?接到中英劇團邀請之初,周耀輝回顧詞人生涯,發現自己即使努力過,但世界不但沒有變好,反而更荒謬,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做傻事。直到一再審視這劇本,周耀輝慶幸自己依然是「看到風車是巨人」的「傻人」,願意直面自己眼前的現實和相信要打的仗是值得的,決定集合一批「尚楚」繼續努力。

填詞三十年,依然意難平的周耀輝覺得《唐吉訶德》的劇情和香港文化界的人在當下做創作很相似:別人不了解我們在做什麼。 (攝:Oiyan)

不諳世事的年輕人看到《唐吉訶德》或會覺得這是一個荒誕笑話,但周耀輝相信如今的香港年輕人不會覺得唐吉訶德值得嘲笑,英雄的代價不應該再是笑話。經過了很多事,香港人被告知不要再妄想了,無謂「在鐵的時代,恢復黃金的時代」,但創作團隊將原文中「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這句經典譯作「夢想  是妄想也願想」送給觀眾,希望一代一代的「唐吉訶德」和「尚楚」能夠盡自己所能,讓心中信念開花結果。

疫情當道,因應康文署關閉表演場地的安排,原訂於今年1月底上演的《唐吉訶德》亦不得以取消,並預計於2021/22劇季再度上演。中英劇團及周耀輝團隊亦希望與文化界同行在創作路上一起努力,繼續願想,「一係唔得 一係唐吉訶德」!

 

(本文為贊助內容)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