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諧莊嚴美聲 — 香港巴赫合唱團「伯恩斯坦與羅西尼」

2019/1/3 — 15:49

日期: 2018年12月6日

地點: 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節目: 香港巴赫合唱團 「雙週年誌:伯恩斯坦與羅西尼」

廣告

由一收到節目單,就一直在想,到底香港巴赫合唱團已找到了伴奏的樂團沒有?因為在宣傳單張上,樂團的名字卻沒有提及,大概會是由來自各大樂團或院校的樂師演出吧!可是,到達了演出場地,發覺舞台上卻沒有給管弦樂團樂師預留座椅,卻見到本應在管弦樂團後排出現的敲擊套鼓及豎琴,還有一部小型風琴。這幾件樂器,都順理成章地放在寬闊的舞台中的當眼位置。指揮何博文(Jerome Hoberman)在合唱團的排位上,也花了一些心思。合唱團的女聲部呈U字型地包圍著男聲部,整個合唱團分幾行左右排開,差不多用盡了舞台中後部份的東西兩極。

在伯恩斯坦的《齊徹斯特詩篇》裡,何博文採用了作曲家的精簡配器版本,三樣樂器的排位更是以敲擊排在最前的位置。心裡不禁在想:這個指揮真的好大膽色!在雄壯的第一樂章,合唱團成員在一開始的表現已相當理想,雖然在寬廣的舞台上,他們的音量不算很大,但在色彩上所表現的融和非常美。女聲部的首席位置相距很遠,聽眾要找尋四位男女首席在合唱時的方向也要花上一點功夫。不過整體表現上,香港巴赫合唱團成員在掌握這首作品的先聲奪人氣氛、而又帶有濃郁的伯恩斯坦風格上,確實已令人心服,而他們在應對指揮的提示方面,亦反應極快,互動的感覺非常明顯。三位演奏家—管風琴的林芍彬、豎琴的李藹喬、及敲擊樂的小山理惠子(Rieko Koyama),在演奏上能讓指揮專注於合唱的部份,他們在平衡於三件樂器之間的聲量、及與合唱團之間的比重上,相當稱職。當然,作為聽眾,還是希望能夠聽得出管弦樂的效果,管風琴在較後排的音量,與合唱之間反而融合得很好;更重要是,敲擊樂器在舞台最前方,但小山理惠子在顧及敲擊樂的表現時,對於聲量的調節控制確也極為出色,讓其他聲部與合唱團能盡情發揮,不會被敲擊樂的強勢而受影響。

廣告

第二樂章為一個對比非常強烈的樂曲,獨唱部份由童聲余津原擔任,以一把少女的聲線,取代原曲的男童聲或假聲男高音。余津原音準與音色極佳,歌唱線條非常優美。雖然聽不懂她所演唱的語言,但她非常清純、毫不造作的低調沉實演繹風格,卻表達出經文的虔誠感恩心,令人非常感動!中段合唱團的打岔,男聲部在演繹與先前完全不同的經文情緒上特別優秀。而女聲部在首尾兩段為獨唱作扶持的段落,也演繹得相當漂亮。

林芍彬在第三樂章開首有一大段獨奏片段,在情緒上,她對於樂曲的懸疑風格掌握得還是很好。男聲部的演出,水準之高確實令人驚喜,他們的共鳴聲非常優美漂亮,聲音通透而雄偉,男低音一方的聲音更見出色。而女聲部與他們在交錯的線條上,互相能夠塑造出非常寧靜但豐富的色彩,只是稍嫌女聲較薄,但在演繹上也依然優美。整個合唱團在最後段落,在和聲的演唱上確實水平極高,漂亮的層次與音色,在寧靜而空洞的音樂廳四周產生極之悅耳動聽的音響效果,仿如在高樓底的教堂罩下來的音色,而且他們極為穩定的音準與發音,令長音的和聲更動聽。他們極高水平的技巧、與平靜心境的演繹與音樂修養,確實令人動容。

在伯恩斯坦這首看似簡單,但卻處處隱藏和聲陷阱的作品後,下半場羅西尼的《小莊嚴彌撒》,合唱團的難度要求就更高。何博文採用了原作寫給兩個鋼琴與簧風琴(harmonium)作伴奏的版本,四聲部獨唱家包括鄺勵齡、張吟晶、苗偉立(Dominique Moralez)與Noel Azcona,及鋼琴家嚴翠珠、黃歷琛,與林芍彬的簧風琴伴奏。

在《垂憐經》裡,合唱團成員的表現比起上半場更穩健,在三段不同情緒的段落裡,中段的演繹更莊嚴,而他們在聲部線條交錯中的和聲,在音色與音準的掌握非常和諧動聽,而在回歸到統一的和弦時,融和出帶有空洞感覺的透明音色,確實是合唱中的一個極漂亮的高水平演出。

《榮耀頌》包含了幾首由不同組合演唱的歌曲,其中由男高音演唱的《Domine Deus》,苗偉立輕巧而優雅的演唱極為動聽,把這首仿如藝術歌曲的經文歌曲,演繹得極具美感。黃歷琛為其伴奏在演繹風格上跟隨得非常相近,而他的音樂感也非常豐富,氣質瀟灑。何博文對於獨唱與鋼琴的演出,卻仿如指揮管弦樂團一樣,非常細緻,他在配合男高音的同時,在傳達給鋼琴手對於伴奏的細節也非常清晰,而黃歷琛在演繹上亦極出色;三人在這段音樂中的演出,在合作上確是非常優秀。

鄺勵齡與張吟晶在《Qui tollis pecca mundi》中的演出也非常動聽而和諧,當中鄺勵齡的表現完美,唯張吟晶雖然唱得非常優美,但以女中音的聲線來說,力量便較柔弱,確是很可惜。她之前在《Laudamus te》中跟兩位男聲合作,情況也較易協調,但在面對比她聲部較高的線條時,音量便容易失卻支持力。嚴翠珠的鋼琴伴奏技巧穩定而完美,為她們作出很好的扶持。男低音Noel Azcona演繹《Quoniam tu solus Sanctus》,聲線潤澤柔和,在旋律接近一般詠嘆調的風格上,他的演唱莊嚴而又抒情。黃歷琛給與他的配合亦相當合拍。

合唱團成員在《Cum Sancto Spiritu》複雜的對位中的出色表現,更是令人激賞。他們明亮通透的音色,無疑反映出他們準確無誤的節奏與音準,在掌握這首困難的曲式及技巧時,喜氣洋洋的音樂感更是令人聽得相當興奮。相對於曲式的難度,他們在完結段落的一大段「Amen」裡,在處理和聲之美更是一絕。何博文對於指揮細節非常在心,而三位鍵盤手的伴奏也極之優秀。

鄺勵齡在《Crucifixus etiam pro nobis》中的獨唱,有較為低聲區音域的旋律,她用上很柔和的聲線,即使樂句的抑揚頓挫頗多,但在演繹上,她甜美的美聲唱腔,還是把經文的深鬱一面掩蓋。在整部《信經》裡,合唱團與四位獨唱的演唱樂段都非常精彩,尤其在《Et unam sanctam catholicam》後,複雜性更大,當中多線條及對位的樂句更多,特別是「Et expecto」往後至完結,除了要小心和聲的問題外,更要演繹如巴羅克風格的花腔長樂句,難度就更高。合唱團清晰分明的聲部線條,在交替收放的處理極之乾淨利落,指揮的引導應是最大關鍵。但合唱團成員的高度專注與靈敏度,更是值得讚賞。

全套作品中唯一不受指揮控制的一段,就只有《奉獻經》裡的鋼琴獨奏。嚴翠珠蒼勁嚴肅的琴音,指觸穩實有力,與之前為歌曲伴奏有著很大的對比。而緊接著她的鋼琴獨奏片段,是作曲家葉劍豪為合唱團所寫的《花祭》。這首與全曲風格風馬牛不相及的現代作品,有著濃烈的少數民族風格與宗教色彩,意識與羅西尼的原曲類同,但卻轉化為另類。這首作品在合唱的和聲上,仿如原始的西藏高原音樂,也像僧人的唱讚。合唱團在表現和聲方面非常漂亮,空洞而純美的廣闊音色在音樂廳產生很大的迴響。這首作品雖然完全脫離了原曲的味道,但別開生面的另類色彩卻打破了整套長篇經文歌曲的完整性,來個突擊的喘息。經過這一個段落,團員們在接著的《聖哉經》裡,對於掌握清唱的完美和聲就更成功而動人,與四位獨唱家的合作演出有著一股聖潔的美,確實令人神往。

鄺勵齡全晚最佳的演出,要數《贖世犧牲》莫屬。這首歌曲的戲劇性與音域,正好落在她拿手的歌劇詠嘆調與她鏗鏘玲瓏的高聲區,使她在演繹當中的激昂與溫柔的對比時,都信手拈來、易如反掌,輕鬆地把歌曲的意念傳達,音色美也達極致。女中音張吟晶在獨唱《羔羊經》時,終於可以在無其他後顧之憂下,充份展示她的美聲技巧;合唱團的輕盈清澈和聲,在背後的扶助,也很優秀。

這次演出的兩首作品並非最熱門的曲目,但難度卻反而屬於較高的層次。即使沒有用上管弦樂團演出,但演唱與演奏的豐富效果還是相當不俗。幾位獨唱家的技藝當然出色,但最令人喜出望外的,更是香港巴赫合唱團本身的極高水平,單單是他們掌握的和聲美與共鳴感,已足以教人信服。男低音聲部在整個合唱團裡的音色最漂亮,不過男高音聲部的進取,在下半場時卻間中出現個別的特出喉嚨聲音,稍稍影響了美感。而指揮何博文的一絲不苟,在指揮鍵盤演奏的音樂表達上,絕不比指揮一隊管弦樂團輕鬆;他在對合唱團音色的排位安排、及與控制音量平衡方面,確也是相當有心得。成員對於音色控制的高度美感,確實令演出錦上添花。他們能夠有這種極高水平的合唱演出,應該花上了極多的時間作準備。作為聽眾的筆者,在面對這種較為複雜的作品時,即使在音樂會前花了些時間作準備,也只能得到一個普通的基礎而已。不過幸而有了準備,才能認知道他們這次的演出,確實是如何出色和令人驚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