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唱首愉快革命曲

2018/9/12 — 16:33

圖片由謝斐提供

圖片由謝斐提供

《國歌法》殺到埋身,小妹不可再屁孩式高歌「起來!起來!起來!成個世界輸晒~」,因為我驚......唱完首歌,就要坐監。 先前香港眾志成員剛率先帶著「習維尼」上街示範國歌法如何橫行霸道,現在本地藝術家謝斐就把握最後機會,於萬眾期待的國慶連假舉辦《唱首愉快革命曲》展覽,大玩「國歌」。

佈展示意圖(由謝斐提供)

佈展示意圖(由謝斐提供)

廣告

小妹年紀尚輕,成長於大台新聞時段前播《義勇軍進行曲》的年代,從未經歷無綫用God Save the Queen收台的日子。小學開始學唱這首不停叫人「起來」、「前進」、歌詞又有點血腥的歌。老師總是凶神惡煞地説:「這是『國歌』,要尊重!要肅立!抬頭挺胸!」但我們這些屁孩嘛...越多規矩,就越嫌煩,只好惡搞歌詞,既能洩憤,又自娛。

但你知道嗎?這「天天唱」的國歌,曾一度被禁唱——一段被避重就輕帶過的歷史。

廣告

《義勇軍進行曲》原為中國電影《風雲兒女》(1935)主題曲,更是民國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革命軍第五軍第200師」軍歌。後來政權易手,共產黨便把國民黨軍歌當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到了1966年,文革爆發,《勇歌》作詞人田漢寫了歷史劇《謝瑤環》而被打成右派、被批鬥,《勇歌》也因此被指有「政治問題」,全面禁唱。兩年後,這風靡一時的詞人依舊帶著高級政治犯的罪名,含冤去世。至於國歌,也先後換成《東方紅》、集體填詞版本的《義勇軍進行曲》,到了1982又恢復為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現樂譜雖標註為田漢一人填詞,但實際上部分歌詞已經由聶耳、張師毅稍作修改)。

用一首隨權力拉扯而不斷變形的歌曲來建構一個單一根源、永恆不變的家國神話,這件事本身就有點荒謬。

若你和小妹一樣,聽膩了那些愛國愛港的官方說辭,不妨看看謝斐會如何重塑《義勇軍進行曲》。聽說除了改詞改曲,他更會召喚田漢這位「被消失」的歷史人物。

最後附上會在展覽中出現的LED提字機以及香港文學家陸離女士2015年改編的國歌,作展前預習:

展覽資訊:

謝斐《唱首愉快革命曲》

日期:2018年9月28日至10月3日

地點:油麻地 PRÉCÉDÉ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