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靜晒》演出劇照

喜劇精神﹕離別.日常,再會.無常

離別在朱自清的《背影》來說,是心頭上難舍難離的親情,足夠在兩年多後懷勉一番。但當你實在數不出那一部電影的送別畫面比你一個月內送別機場的次數更多時,實在不禁懷疑電影再天那行空的橋段,也不及生活所見的無常。或許這就悲劇和喜劇的最大分別:悲劇是以一切理性的選擇下,未能抵抗命運;而喜劇則透過日常令人忍俊不禁幽默表達無常。

當一套電影沒有結局,你又會否好似追看《Hunter X Hunter》那樣無了期等待? 還是堅持到底,相信結局終有一天來到? 最近話劇《全世界靜晒》就以未有結局的電影拍攝作藍本,提問香港人近年最常問的 To be or not to be: 走還是留?

這個已成為香港日常的問題,在胡麗英、阮韻珊、王曉怡和郭翠怡四位得獎演員的喜劇演出下,以看似日常的片場光景去諷刺香港近年生活無常。搏君一笑之餘,也用這些片場的慣常畫面安撫大家在對日常的無奈感。四位演員此劇扮演爭取戲份的電影臨時演員。本來她們隨波逐流去平衡夢想及生計,到後來出盡百寶只為中選一個重要戲份的臨時角色。她們未知劇本、未知結局、未知角色設定就決定爭取到底。我們或許笑她們太傻,但就如結婚及移民,人生有那一個重大決定是在有充足理解或資料下準備? 既然生活已是無常態可跟,更無依可循,放手一搏去破局也是合理之事。但那個條路才是適合自己呢? 四位演員分別在愛情、事業和移民等均有着墨,總有一個方向與你當下的掙扎相似。

編劇阮韻珊繼風車草 《米線女戰士》及《通菜街喪屍戰》後,《全世界靜晒》以片場作為背景,再度以最貼地的元素討論香港。不但向香港電影致敬,更重要是以「臨記生涯原是等」這種未能見到盡頭的環境,表達疫症下各項措施不知何時了斷。香港人適應力強,面對疫症已想了多種對策,如疫症初期已全球採購口罩、發展Home office 工作模式、餐廳發展外賣維生……等。但這種「變幻原是永恆」的生活有盡頭的一天嗎? 大環境無力外變,但我們至少有快樂和保留人性的權利。我們與無常共存,是因為堅持下去仍有機會爭取,但放棄就是推翻自己之前的努力。

當生活迷惘之時,「全世界靜哂下」那一刻或者能讓心安靜下來,為充滿嘻笑怒罵的日常帶來指引。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