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喪屍 3/4》的矛盾問題

2018/11/17 — 11:01

《喪屍 3/4 (The Cured) 》劇照

《喪屍 3/4 (The Cured) 》劇照

這是相當特別的喪屍片,出發點和拍法都與眾不同,驚慄只是其次,而側重探索人性和社會性的複雜問題,主旨頗為嚴肅。然而不大成功,難以爆冷。

《喪屍 3/4 (The Cured) 》的故事發生於愛爾蘭,某種病毒釀成喪屍浩劫,幸而找到解藥,很多感染者隔離治療幾年後康復,回歸社會。但他們備受歧視,還惹來民眾示威抗議,認為他們太危險,不應釋放。

青年男主角(森基利飾演)是其中一個獲釋的「治癒者」,很幸運,可以回到老家,與哥哥遺下的寡婦(愛倫披芝)及孤兒和睦共處。他原是搬運工人,現在還「升任」研製解藥的女醫生的助手。

廣告

相反,與他有微妙關係的另一「治癒者」,原是名門望族大律師,獲釋後只能做清潔工人,更被父親嫌棄。他憤世嫉俗,走火入魔,與其他爭取權益的康復者進行地下反抗活動,甚至放火殺人,導致惡性循環。正派男主角不願參加,郤被這反派激進者要脅,還危及他的嫂嫂和侄兒。

愛倫披芝十年前憑《Juno 少女孕記》揚名,今次這位女主角兼任監製之一,支持無甚名氣的編導大衛菲恩 (David Freyne) ,拍出這部文以載道之片。最特別就是說有了解藥,未必像童話那樣此後幸福美滿,「治癒者」很可能面臨困境。

廣告

劇情顯出多數「治癒者」受到社會敵意排斥,很不公平。影片強調他們變成喪屍狂咬殘殺,情有可原,因為自不由己,就像精神病人那樣殺人也不能判罪,康復後社會應該協助他們回歸正常生活。拍攝者特別同情男主角,描述他難忘中毒變喪時咬死哥哥的慘痛記憶,非常內疚。亦表揚嫂嫂女主角開明,有情有義,原諒這個小舅。

問題是此片很矛盾。一方面同情康復了的好人,另一方面醜化獲釋的壞蛋,尤其是那個前大律師反派,非常陰險毒辣,還要參選從政做議員,簡直比喪屍病毒更可怕。此外,有四分一感染者是解藥治不好的,雖有新藥可能成功,但當局決定把他們「人道毀滅」,那知引發作反越獄,喪屍再度湧現咬人,一發不可收拾。

應該怎樣處理呢?真是左右為難:趕盡殺絕太殘忍,寛仁放生又會闖禍!

《喪屍 3/4》拿虛構的喪屍借題發揮,涉及現實世界經常發生的爭議情況。例如重罪犯人,曾經出事的精神病人,致命傳染病帶菌者,在注重人權人道的現代開明社會都會受到寛大對待。廢除死刑的國家或地區,罪大惡極的殺人王不但免死,判處終生監禁亦可能提早假釋,也有證據確鑿的罪犯以精神失常為理由脫罪。而且大家知道,出獄犯人和精神病人,常會再度犯罪或失控出事。

諸如此類情況屢見不鮮,不斷引起爭議,似乎無法完全合情合理解決。只能說,人性太複雜,根本難以判斷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太嚴苛不好,太寛仁亦有問題。本片的探索雖有誠意,但說來說去找不到結論或新意,到頭來仍然炮製喪屍狂暴的見慣見熟綽頭,觀眾可以得到什麼啟發呢?

其實近年黃進導演的港片《一念無明》拍攝精神病人出院後的情況,作為個案,比此片具體細緻,不必擴大到廣泛問題。南韓片《屍殺列車》也拍到有些人很自私,關起車廂門不讓被喪屍追殺的人進來,認為他們可能已被感染,這樣描寫勝在諷刺了人性,而沒有牽涉到善惡大問題。《喪屍 3/4》則弄得問題太大,結果騎虎難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