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嘆番杯Star Bach「星‧巴赫」咖啡!

2018/5/28 — 18:35

香港城市室樂團《星.巴赫》

香港城市室樂團《星.巴赫》

上兩個月知道香港城市室樂團取消了兩場音樂會,但對於取消並延期的細節並不了解。直至五月初看到報導才知道內情。心裡卻再慨嘆要搞文化演出著實不易。

去年欣賞過城市室樂團的一套古典而瑰麗的合家歡節目「莫札特的魔法」,甚為喜歡; 而今年初,他們也再來另一部合家歡的節目「星‧巴赫」。兩套節目不同之處在於,上次的故事以英語演繹,而今次卻是說道地的廣東話。上次的「說書人」與今次的「電視台節目主持」,均由著名的音樂劇演員鄭君熾擔任。當然,主角明「星」-- 巴赫先生,穿梭時空來到2018年,活生生地在被訪問,大說廣東話,這個重要角色就落在男中音歌唱家胡永正身上。那一兩個月,同期演出的音樂會非常多,這套只得一場的合家歡演出特別容易被忽略。城市室樂團在這場主要對象為小朋友的音樂會中,在好些作品有超高水平的演繹。還記得數月前,他們請來了英國新一代的巴羅克音樂專家Christopher Bucknell,指揮一場巴羅克專場音樂會,團員的領悟力叫人另眼相看; 而這次,他們在沒有指揮的情況下,並沒有把剛學好的東西淡忘; 反而,在顏嘉俊的小提琴領奏下,樂團也沒甚壓力,但卻多次展現出的寬廣、靈巧而道地的巴羅克音樂色彩。

這場音樂會獨奏者眾多,除了主持與主角的對話外,他倆亦有少許演奏與演唱的機會。

廣告

因技術故障延誤了開場,聽眾在大堂久等了二十分鐘才能進場,但為的是欣賞這個為巴赫作「現場訪問」的「人生大事回顧」專場音樂會。打頭砲的,是剛於去年在奧地利著名的維也納兒童合唱團修業歸港的男童高音黎夏利(Harry Nicholls)。衣錦還鄉,除了光榮外,更容易有壓力,即使面對過其他世界上的挑剔觀眾,「回家」所面對的熟悉臉孔,對於小朋友來說,更難定神。黎夏利也不例外。在他從容地站到台前時,帶著比他真實年齡成熟好幾倍的表情, 他把清唱劇《神這樣愛世界, BWV 68》中的《我信靠主的心》演繹得清麗漂亮; 唯在中段由高音突往下降的大跳旋律時,音準就不容易拿捏,但這樣的情況在男童聲中經常發生。黎夏利在停頓之間也緊握拳頭,顯然對於剛才的小瑕疵頗在意。不過整體來說,他的演繹還是相當優美、音色亦動人,在演唱內容實則只有兩分鐘的歌曲裡,他的演出已不俗; 樂團成員的伴奏,特別是開首與結尾部份,已把巴羅克音樂的味道充份展現。

客席獨奏家龍雲山(Shane Levesque),在全場音樂會都擔當古鍵琴演奏部份,而他在《D小調前奏與賦格曲,BWV 851》裡的《前奏曲》,演奏得非常輕巧與穩定。現在通常聽到的版本,都是以鋼琴演奏為多; 而這次龍雲山以古鍵琴演繹,聽眾不容易聽到如鋼琴一般的琴鍵高低不同聲部的音色變化,較為可惜。但能夠聽到他以具有彈性和力量的古鍵琴奏法指觸,以濃郁的巴羅克風格演繹,帶來了耳目一新的另類感覺。而在《C小調前奏曲,BWV 934》裡,他所表現的溫文味道亦相當濃厚; 即使每個音都是獨立的在古鍵琴弦上鉤動,但在龍雲山指尖所表達的意境,那連綿的音色與詩意還是化不開。

廣告

去年在「莫札特的魔法」音樂會中,聽過顏嘉俊演奏協奏曲選段; 也在幾個月前聽到胡永彥演奏告魯克的著名旋律。而在這場音樂會中,卻能聽到他倆的合作。顏嘉俊在《E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的第一樂章擔任獨奏,在他的帶領下,採取的是普遍的大路速度。他極之熟悉巴羅克的風格與味道,弓子都在琴弦上輕拖輕刮,沒有絲毫的壓逼感與搶光意圖,整首音樂的進行都自然而優雅。他在音色與句子調性的掌握、呼吸的起伏,都極為漂亮,而他在感染身邊的樂團成員方面,亦非常成功,他在沒有強調自己的超然地位的同時,卻無時無刻表現出一個大師的氣質,左手指法亦清脆玲瓏,令人聽得心曠神怡。對於巴羅克的小提琴協奏曲,筆者一直以來都較喜歡歐洲的室樂團裡成員的演繹,多於著名獨奏家的版本; 在現場演奏中,印象最深的巴赫《E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的演繹,莫過於幾年前瑞士洛桑音樂節室樂團與他們的首席Daniel Dodd的合作。顏嘉俊這次的獨奏、及與團員的合作表現,相比於那些著名的室樂團的演繹,當能相提並論,一點也不遜色!

而顏嘉俊與胡永彥,再加上龍雲山在《第五布蘭登堡協奏曲》的第三樂章裡的演出,講求的是仿如室樂一般的對答。在音色與風格的統一上,顏嘉俊的小提琴與胡永彥的長笛配合很好; 龍雲山的古鍵琴就較為退居幕後地為他們作扶持。胡永彥吹出帶有木質感的典雅音色,靈巧而高貴; 而顏嘉俊在演繹巴羅克風格的心得、與作為領奏的氣場方面,比起演繹小提琴協奏曲時更圓熟。團圓們與三位獨奏之間的合作水乳交融,對於樂曲的演繹共識無用置疑。

而胡永彥在《第二管弦樂組曲》的著名樂章中的獨奏,顯然更得心應手,這也是當日的演出中,他最能充份表現自己的一首樂曲。當中頻密的短音,胡永彥在手指與吐音方面的配合,都表現出他的高技巧; 而他在表現活潑之餘,巴羅克風格的高貴一面亦演繹得很出色。團員在節奏感的表達,對胡永彥的演繹提供了一個相輔相成的支持。

塔利斯合唱團演繹了經文歌《我不會讓你離開,Anh. 159》和《清唱劇,BWV 147》裡的《耶穌是人心期盼喜樂泉源》,不過個人的感覺,他們當日並非最好狀態,因為常常聽到他們的音準出現不大融和的情況。不過,在演繹上,他們亦表達出巴赫的音樂風格,但以有宗教背景味道的歌曲來說,我原本期待的是較為聖潔的深刻演繹。就每次他們都要一走到台上排好隊後就要立即演出來說,演出水準肯定有機會打折扣。

女高音林穎穎亦在詠嘆調《如果我與祢同在,BWV 508》及《咖啡清唱劇,BWV 211》選段裡「粉墨登場」。林穎穎剛出場時聲線未如理想,音準也不好,但到了大概唱到一半時已完全進入最佳狀態,聲音漂亮也穿透有力、色彩豐富; 在之後演與唱並重的《咖啡清唱劇》中,與「巴赫先生」胡永正演的父親,合作一場戲味濃厚的演唱,在舞台上的她魅力四射,演出水平更是達至最高水準。

大提琴首席康雅談(Artem Konstantinov)過往在巴羅克管弦音樂的中的伴奏,常為樂曲帶來非常優雅而道地的韻味,這次他在《G大調第一大提琴組曲》裡,選奏了當中的《前奏曲》。在他乾淨清晰的技巧裡,我們聽到他端正無比的樂思與平靜的心境; 而他對於樂曲的調性的掌握,在音準與旋律線條的演繹,更是把和聲之美、特別在演奏低頻的旋律時表露無遺。

整場演出中,鄭君熾與胡永正都在一個「清談節目」中,以演戲的形式出現,胡永正在《咖啡清唱劇》選段中,卻只有簡短的宣敘調演唱部份; 身為音樂劇演員、與擁有鋼琴演奏文憑的鄭君熾,卻出奇地以「小朋友」風格,演奏了《G大調小步舞曲,Anh. 114》中的頭一段。原來,目的就是要帶出演繹成熟度令人驚訝的一位真正的小朋友,而所作的對比。吳媚(Britta Tellvik)演奏了《F小調第五鋼琴協奏曲,BWV 1056》的第二與第三樂章。先不說技巧,吳媚單在表現樂曲的莊嚴美方面,已令人非常驚訝,這幾乎不可能發生在一個孩子身上。在第二樂章幽靜的樂團伴奏中,她幾近成為全場焦點。在聖潔的旋律中,她對於無瑕的簡約思維發揮得隨心所欲; 樂曲的歌唱性,在她具有彈性的指尖中,以充滿質感的觸鍵頃流而出。而在第三樂章中,她的跳躍觸鍵,頗能帶出古鍵琴的味道; 而她在演奏裝飾音方面的音色,更是具有節奏感與精緻美態。整個演出中,不得不佩服她對於樂曲與樂團之間的掌控、與本身極其冷靜但熱情莊嚴的道地演繹; 特別是在第二樂章,她那超乎年齡許多倍的理解與演繹,無疑已成為整場音樂會的焦點。

整場音樂會不但令人看到每位獨奏者的高水平,也看到樂團對於巴羅克風格的演繹又再上一層樓。跟過去一樣,劇本與選曲都由樂團藝術總監黎燕欣(Leanne Nicholls)一手包辦。這種作曲家專場的有趣音樂會,令筆者想起小時候買來的第一張唱片---“An Hour with Vivaldi”。當時,唱片公司以An Hour with XXX為題,為不同的作曲家選輯了一小時的精品音樂。現在現場重溫這種感覺,非常有意思。這類以音樂選段為題的手法,幾乎可以產生無數作曲家的專場音樂會,而小朋友亦看得開心,又可以上一課作曲家的生平歷史,確實一舉多得!

--

香港城市室樂團 「星‧巴赫 Star Bach」

日期:2018年1月21日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