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年後的冰島遊記:Kiasmos《 Kiasmos》

2020/7/10 — 15:33

圖片來源:Kiasmos Facebook

圖片來源:Kiasmos Facebook

【文:盤立】

四年前我跟友人完成了十二天的冰島自駕遊。時值永晝的夏季,一直憧憬的冰天雪地、史詩式的凄美壯麗雖然欠奉,但是其獨有的地質面貌、奇山異水、草原綠野仍是多麼雄偉壯觀、令人瞠目咋舌。當時我們拼命的播 Sigur Ros 及 mum 的音樂,試圖為音樂配置畫面,為景象增添意義,效果卻未如理想,原因在於錯誤配搭 ── 冰雪嚴寒的冬天才是他們的世界,而喜怒無常、乍暖還寒的夏天卻是屬於 Kiasmos。 

冰島組合 Kiasmos 於 2009 年成立,成員包括新古典樂派音樂家 Olafur Arnalds 及電子音樂製作人 Janus Rasmussen,2014 年由廠牌 Erased Tapes 推出同名首張大碟。團隊盡量採用真實錄製的鼓聲及敲擊樂作規律的鼓點節拍,並請來兩位提琴家演奏帶幾分寒意的和弦,Olafur 則親身彈奏鋼琴。《Kiasmos》總括來說是一張節奏適度、具有機 性、意象化的 microhouse/ minimal techno 大碟。它亦是一趟豐富美滿的旅程,好比駕車環島沿著公路穿越高山低谷走訪不同景點。 

廣告

在黑沙灘上奔跑、在軟綿厚實的苔蘚上輕躺、在一望無際的草原與野馬嬉戲玩樂,純樸寧靜、反樸歸真不再是遙不可及,而是隨處可得。《Kiasmos》亦從這片淨土汲取養分,為聽眾洗滌心靈。簡潔靈活的琴鍵、優雅柔美的弦樂主導專輯開場三曲,感覺和諧且充滿生機。樂器輪流扮演不同角色,按部就班,有絕佳的定位及空間感,凸顯了這個美麗國度中井井有序、空曠人稀的一面。 

然而,冰島之所以享有高度美譽,更大程度是因為其空靈崇高的自然奇景 ── 黑禿禿猶如月球地殼的死火山口、泥漿四濺的地熱谷、奔騰不息的瀑布。《Kiasmos》也受板塊擠壓碰撞出璀璨狂野的火花。專輯下半部分在頑皮的 bassline 挑撥煽動下,沸騰的樂器時時刻刻在醞釀,當承受不住時便從斷層裂縫噴湧而出,交融為有如巨流般震耳欲聾卻又震撼人心的聲牆,構成一副僅屬冰島的完整神聖景象。 

廣告

(作者簡介:一名普通聽眾,沒有專業音樂背景。開設 Instagram 專頁 mikrohouse 分享及評論筆者喜歡的電子音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