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憶的後花園》— 當現實不如想像中美好

2020/12/21 — 14:00

【文:谷鎂欣】

「世界已死」這看似匪夷所思的句子,在近年經常掛在人們的嘴角,總讓大家感覺已身在其中…… 如果外邊的世界變得陌生,再不能給予安全感,那麼我們又能何去何從?前時參觀過Contemporary by Angela Li 畫廊舉辦的藝術展覽 ——《回憶的後花園》,當中有兩作品尤其銘心,在腦海中揮之不去,那就是香建峰的《神秘花園》和張家愉《誰在耳邊輕聲安慰》,叫人深感作品的震撼,當中深層意義頗為回味。

Alex Heung Kin Fung 香建峰
The Garden of Mysteries
神秘花園

Acrylic and charcoal on linen
麻布丙烯、炭筆
152.4 X 106.7 cm
2017

Alex Heung Kin Fung 香建峰
The Garden of Mysteries
神秘花園

Acrylic and charcoal on linen
麻布丙烯、炭筆
152.4 X 106.7 cm
2017

廣告

畫廊隔間分為上下兩段,為了引領眾人慢慢進入藝術家們不同的內心世界,下層作品主要是為了築起心境領域,而香建峰的《神秘花園》即在其中,乍看之下整幅畫顯得陰森,畢竟冷顏色的製作令空間充塞負向能量,再配合作品曖昧題目更覺相輔相成。整個布局由班駁色彩構造,所有形象只存留着輪廓,猶如空虛的客體,失去了實質與詳情,即使畫中女孩有着昂首挺胸的形態,在毫無細節可言之下成為了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筆直身軀背後竪立着一道大門,室外草木雜亂無章,這組紛紜的花園/植物視象跟斗室的有條不紊形成強烈對比,或者藝術家渴望通過線條架構來表達兩個極端世界,故此門檻就擁有分隔用途了。儘管如此,花園的雜亂展示出世界的自由,無拘無束,也許這園地就是藝術家休憩之所—— 世間的不如意往往令人們嚮往桃園國度,哪怕只是醉一場夢一場,只要能夠輕鬆自在,做回自己也就心滿意足,難道藝術家真把自己投射小女孩身上?他經歷過了種種奔波疲累,早渴望返回心靈花園,獨個兒享受屬於自己的世界。

廣告

花園是一個半私密的空間 — 雖然是私人擁有,但同時亦是對外(溝通)及寄托心靈的地方,藝術家敞開心扉,把自己公諸於世,期待着旁人理解;香建峰的花園畫得抽象神秘,讓人摸不着頭腦,但繪畫這行為及公開展示表達出願意分享的大道理。所謂「不同此身,不知其苦」,旁人缺乏親身的體會,沒有那細細的咀嚼,沒有那縱橫的熱淚,又豈知其中滋味?而且有時再多的文字,再美的繪作,仍會難以言詮其心中的思緒。所以藝術家把自己所屬的世界袒露出來,不是想世人理解,而是希望各位能找到自己的小天地,遠離塵世間的煙火,稍作休息。

上了幾步樓梯,張家愉的《誰在耳邊輕聲安慰》就盡顯於眼前,抑鬱的感覺也突然湧現。這屏聯是以中國文人畫四君子「梅蘭竹菊」中的「菊」作主體。絹本沉重幽暗的背景是以黑墨掃出來的,以突顯菊花自身清新秀雅的色調,在安寧而靜謐的空間中綻放光彩。菊花雖有隱逸者 之稱,但同時代表死亡,黑底白菊不但能表達其寓意,藝術家也以單一角度把菊花生死兩面畫得精妙絕倫,實是不過不失。生的姿態雖被畫得唯妙唯肖,花瓣更似是隨風柔美地飄動着,生意盎然,但在這繁密多瓣的造型中,彷彿是想暗示要在盈千萬累的糾纏下取得平衡是很困難的事。據知因為社會運動和疫情,作品的製作過程千錘百煉,如今能盡顯眼前,教人不得不慨嘆藝術家經歷過的辛酸;社會近來的動盪,令不少人鬱鬱寡歡,大家最需要的,莫過於是彌漫着整個畫面的箔點,雖然細小,但其密集情度所造成的光亮就有如一聲慰藉,一個擁抱般觸動人心。

上述兩幅作品表面看似沒有關連,但骨子裏卻同時反映過藝術家對現實的無奈,畢竟《秘密花園》刻描繪畫家渴求逃離現實境況,《誰在耳邊輕聲安慰》則反映活於這世代的憂鬱,控訴環境的荒謬已淪落到令人窒息,苦不堪言。若要談論哪位藝術家更能有效地表達其深層意義,感覺上兩位都各有優勝處,就構圖方面,張家愉能直接運用一個物件作中心,再把寓意、狀態發揮得淋漓盡致,叫人佩服;香建峰畫中的多樣化元素缺一不可,但擺佈方式卻有點奇怪,即物理學上解釋不了女孩及門的架構,女主角彷彿凌空,難辨究竟站立於牆內抑或牆外?令整幅畫成為了一組抽象思維。顏色方面張家愉精心選取低飽和度的黑白單色調,以營造沉重氣氛,企圖突出菊花柔和優雅姿態,而香建峰在色調處理卻顯得高階,為了突顯花園的神秘,顏色選取自然豐富,極富個人特色,雖說作品用色較多,但經過藝術家精心處理便不會感覺混亂,反而會覺得每一處的用色都能恰到好處。

觀賞完兩幅作品不禁令我聯想起法蘭西絲.柏納特的《秘密花園》一書,故事敘述小女孩瑪莉意外地發現了一個無人的花園,經過她悉心照料栽培,長年籠罩在陰霾之下的人和環境一同獲得了新生。香建峰作品名字和柏納特的書目如出一轍,畫作靈感極可能源於此著,故事中花園主人猶如張家愉,因從前經歷把自己封閉於痛苦深淵,通過了繪畫和書籍(不同時空的)互相呼應,藝術家嘗試說明人們必須意志堅強。張家愉則透過菊花把死亡畫得凄美,彷彿在告訴生命結束時仍舊要堅持綻放,讓世人繼續欣賞它的美麗…… 人們往往在失落時候哀求上帝憐憫,這猿哀鶴怨徹底反映了此際的絕望吞噬。很多時候人們無法對抗時代巨輪的壓抑,故此《秘密花園》的主人提醒大家,你我內心還存在着一個小小的花園,一個自己熟悉又能尋找到真理和光明的地方,它讓大夥歇息,鼓勵人們重拾信念,勇往直前,舉着堅定的步伐,無懼紛亂時局好好活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