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楊天帥﹕法律教授指香蕉作品犯法,警察粒催淚彈呢...?

2019/12/15 — 12:05

鄧炳強

鄧炳強

想說一點事。

《立場新聞》博客楊天帥在 12 日有一篇文章,叫做《【多謝阿 SIR】警察貼催淚彈在牆上 鼓勵抗爭者加把勁!》。內容是用藝術評論角度,討論香港警察【無暴徒無暴力,警察就無須使用武力】帖文的潛在意義。楊天帥說,「出 POST 的阿 SIR 其實是在鼓勵香港抗爭者加把勁」。

廣告

小妹讀過文章,深有感慨。有人說警察全部都是壞人,也有人說當中有好人。小妹呢,寧願相信警察中確實有隱藏身份的善心者,以旁敲側擊的角度出帖支持香港抗爭。

正這樣想,忽然讀到某法律教授的一篇文章,讀後才發現,原來警察這帖文還可以再解讀﹕它不止撐示威者,而且,它可能觸犯法例。

廣告

先回顧一下事情始末。事件之初,是藝術家 Maurizio Cattelan 將一條香蕉貼在牆上,當做作品,叫它做 "Comedian"。正當許多人覺得他騙財,一名法國藏家以 120,000 美金(約 94 萬港元)將它買下。然後又有一個叫 David Datuna 的行為藝術家忽然將香蕉從牆上撕下,一口吃掉。那可是錢呀﹗畫廊為保作品「完整」,唯有說,David 沒有破壞作品,因為在這件作品中,「蕉是一個概念」。但是畫廊卻沒料到,這麼一聲明,人人都發現原來自己去吃蕉也不會被指破壞作品,結果就很多人去吃蕉,逼使畫廊最後不得不將作品撤展。

這件事引起世界各地藝術圈的討論。然後就有了警察的「抽水」帖,將香蕉換成催淚彈,同樣貼牆,聲稱﹕「警察一向都不希望使用武力,包括催淚彈。只要香港天下太平,無暴徒無暴力,警察就無須使用任何武力。向暴力說不,讓催淚彈永遠貼在牆上。」楊天帥的文章就是將警察的催淚彈和 Cattelan 的香蕉比較後,得出警察鼓勵示威者努力的結論。

接下來就是小妹要同大家介紹的事件進展﹕University of Kentucky 法律教授 Brian Frye 寫了一篇論文,懷疑賣蕉的畫廊 Perrotin 犯法。他的理據是,那蕉不是作品,而是美國法律規範下的「金融產品」。因為,他說,隨著藝術日益「非物質化」,它也日益變得接近法律上定義的「證券」,因為買家買下作品,某程度上等於買入這件作品今後衍等的利益,又或者說,買下作品衍生的名譽。

而金融產品,未經登記當然不能夠隨便發售。

「大多數概念藝術作品都是未經登記的證券,藝術市場充滿這種愚昧的犯法行為。」Brian Frye 寫道。

聽上去好像不無道理。不過許多法律學者看過 Frye 的論文後,都批評說指概念藝術與證券還是有很多法律上的相爾之處。而 Frye 說,他事實上也沒打算真讓畫廊和藝術家承擔法律責任。此外他還說,他寫這篇論文時喝得很醉 (-_-)。

更令人大呼「媽呀,你搞到我好亂」的是, Frye 將自己的論文起題為 SEC No-Action Letter Request,簡單而言就是向美國證券部門宣告他將要出售金融產品。這產品是甚麼呢?那就是他的論文。他說他打算將自己的論文當成「藝術品」,以每份 50 至 10,000 美元出售。細看之下,原來 Frye 隨了是個法律教授外,原來也是個藝術家﹗

香蕉風波鬧到現在還沒結束,很多人說,抽水勿跟車太貼,香港警察粒催淚彈又會不會被指觸犯法例?往後還又會不會有甚麼話題?小妹開定爆谷等睇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