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下,水墨的 Guernica

2020/7/14 — 12:30

麥錫恩 / 荒 / 2020 / 96 x 180 cm / 水墨設色紙本

麥錫恩 / 荒 / 2020 / 96 x 180 cm / 水墨設色紙本

畢卡索有過好多流傳後世的故事,當中最為人所知的,是關於其畫作 Guernica 。話說時為 1937 年,正值西班牙內戰,納粹德軍對西班牙的 Guernica 進行了人類史上第一次地毯式轟炸。

當時畢卡索受西班牙共和國政府委託,為巴黎世博繪畫,他就畫了 Guernica。作品雖是立體派,並非寫實,但看那些人頭、屍骸、肢體,卻仍可感受到轟炸後有如地獄一般的景況。

後來,二次大戰德軍佔領巴黎,畢卡索在畫室內閉門作畫。冬天天氣嚴寒,德國大使送畢卡索一批燃料,卻被他拒絕。

廣告

畢卡索說:「西班牙人永遠不會感到冷。」

德國大使在畫室看到畫作 Guernica 的照片,問畢卡索:「這是你畫的?」

廣告

畢卡索答:「不,是你們畫的!」

想起這段故事,無他,是因為灣仔 Our Gallery 新展覽《身份的思辨》中,也有這樣一幅畫。吓?有 Guernica?當然不是原作,但也不能說是老翻,仔細一看,原來是用水墨創作的 Guernica。

這幅水墨版 Guernica 名為《荒》,由第四代嶺南畫派畫家麥錫恩所作。當代水墨,香港之特產也。混合東西文化,西方故事用中華技法述說,背後自有含意。我們可以問﹕「在 2020 年,為甚麼一個香港人要在香港說 Guernica 的故事?」其意便彰彰明甚。國安法下,你們懂的。像 5201314,不必明言已然言盡。

說起來當年納粹也有「國安法」。在其統治下搞藝術創作,你不審查自己,蓋世太保就會來審你。

畫幅畫嗟,點解納粹咁驚?

因為希特拉深知藝術的力量 — 一來,他是個畫家;二來,其近親意大利納粹,在文化政策史上,是首個將文化納入政治參與考量的政權。希特拉如是說﹕「藝術在任何時候都是意識形態的表達、宗教經驗的表達,此外也是政治意志的表達。」啱聽的表達,捧;唔岩聽的表達,殺。在他的政策中,到處都可以找到文化藝術的身影,無論是用宣傳,抑或打壓。

有時我這樣想﹕二戰時在納粹黨殘暴政治下受苦受難的人,那一刻他們並不知道後來歷史如何,肯定也有人悲憤過、絕望過、覺得世界已經變成地獄,而且永遠不會好轉。可是我們都知道,不用幾年,1945 年 4 月 30 日,希特拉吞槍自殺。德國納粹成為人類史上公認的罪惡。

回顧歷史,古今中外沒有一個邪惡而不倒的政權。過去既然未曾有,今後也不會有。

我等著這一天。

《身份的思辨》

日期:2020 年 6 月 8 日至 8 月 31 日 
時間:星期一至五 11:00 – 18:00 
ㅤㅤㅤ星期六 13:00 – 17:00
ㅤㅤㅤ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休館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 302-8 號集成中心 UG 10 Our Gallery 
費用:免費入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