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將至 藝文空間點睇? 合舍王天仁﹕進退有時 怯不一定輸一世

2020/5/23 — 12:15

《國安法》迫在眉睫。昨日《立場新聞》報道多位香港藝術家無畏無懼,堅持創作,固然鼓舞。然而,打理一個空間、背負一些員工、面對市場和生意的藝文空間,考慮複雜得多。月底即將進行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的合舍,創辦人王天仁坦言每個人的家庭背景不同,顧慮亦有所差異,無須比較。有人即使表面上有所顧忌而退讓,「也不一定是怯就輸一世」。因應《國安法》來臨作出行為調整,他認為既可負面地形容為「對極權的恐懼」,但亦可正面理解為「不作硬碰,保存有用之軀」,最重要是「各人按自己的能力或可承擔的後果,在不同崗位上繼續以不同方式互補」。

進退有時 怯不一定輸一世

《立場新聞》向畫廊及獨立藝文空間查詢《國安法》可能對他們策展、營運構成的影響。

廣告

位於深水埗大南街的「合舍」,創辦人王天仁形容《國安法》的出現,有如「大家搭搭吓車,有個人拿著刀或槍上咗車四圍望,然後坐低了在我旁邊,即使佢什麼都沒有做,已夠令我及整車人不安」,車上的人不期然會考慮「究竟在出事之前落車好?定試吓同車上其他乘客一齊嘗試制服那人好?」作為藝文空間經營者,他認為無法估計代價,心理壓力自然「大了很多」,繼而需要盤算自己的承受能力,「最多唯有劃下一條界線,在甚麼情況下會繼續,甚麼情況下要放棄」。

王天仁開在大南街的店舖,取名叫「合舍」,即湊合不同人的組合 、合作。
(圖:香港電台)

王天仁開在大南街的店舖,取名叫「合舍」,即湊合不同人的組合 、合作。
(圖:香港電台)

廣告

王天仁強調,每個人的家庭背景不同,顧慮自然不一樣。他自己有家庭、有孩子,會擔心他朝出事,對家人有甚麼影響。因此,他理解部分人或因應《國安法》而作出行為調整。負面來看,表面上有所顧忌而退讓可以形容為「對極權的恐懼」,但正面來看亦可理解成「不作硬碰,保存有用之軀」。他認為「不一定是怯就輸一世」,「幾時要堅持,幾時要先避其鋒,其實在未有任何事情發生時,大家的答案都是想像而已,作不得準」。過去一年的社會運動之中,他深感核心精神在於「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國安法》當前亦然,「各人按自己的能力或可承擔的後果,在不同崗位上繼續以不同方式互補,暫時是我們唯一可做的罷?」

異見藝術家巴丟草在香港的作品展取消後,原獲邀出席開幕對談的講者 11 月 3 日在合舍一起回應是次事件。

異見藝術家巴丟草在香港的作品展取消後,原獲邀出席開幕對談的講者 11 月 3 日在合舍一起回應是次事件。

考慮同事安危 展覽或由明示變暗示

同一條街上,還有曾舉辦「Yellow Objects」海報展、現正舉行擺放香港民主女神像的「我哋重未_ 」抗爭一周年展覽的藝文空間「openground」,其中一名創辦人 Keith Lam 預期,回應社會政治的展覽不會因而減少,但相信策劃展覽者會「由而家嘅明示變暗示」。他認為,與其他展場一樣,openground 每次租場出去舉行展覽時,必先考慮「會唔會連累到其他同事」;展覽主辦方亦可能多作「自我審查」,考慮會否影響場地而再決定展覽地點。

圖片來源:openground

圖片來源:openground

至於於灣仔富德樓、曾舉辦「眾籌登報全球報紙集合展」的藝文機構「艺鵠」雖也認同《國安法》具體細節尚未公布,但認為立法「肯定是中國政府不信任部份香港人」的表現,並欲「促化一國一制」。機構又指,香港人過去一年見證香港政府管治上對中國政府「唯命是從」,所以即使有沒有《國安法》,他們認為生活還是要好好繼續,「如往常般好好照料自己,好好閲讀,好好創作」。艺鵠一如既往地透過藝文工作,參與香港公民社會發展,提昇香港優質生活,並勉勵港人「堅持真理,保持善良,不要悲觀,不要自我否定或放棄努力。」

《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全球報紙集合展》
(圖片由艺鵠及反送中國際資訊台提供)

《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全球報紙集合展》
(圖片由艺鵠及反送中國際資訊台提供)

畫廊緘默 僅有匿名業界表憂慮

相對獨立藝文空間,大型藝文機構和畫廊傾向保持緘默。曾展出哼唱國歌作品的刺點畫廊,以及曾陳列「反送中」相關作品的 Para Site,均以現階段資料不足為由,暫時不作回應。另外曾為藝術家周俊輝抗爭運動油畫舉行個展的安全口畫廊則未有回覆。

有匿名畫廊工作者表示,《國安法》雖然存在於其他國家,但綜觀香港的情况「根本不存在恐怖主義」,而立法過程亦未有廣泛諮詢港人。加上,他又指中國共產黨過往「人權紀錄不良」,憂慮日後不知如何界定展覽內容是否會觸及《國安法》、觸及的話又有甚麼後果。他又提到其畫廊一次展覽,有參觀者為每件作拍照,並問及一些敏感問題,「若果將來再出現的話,我會懷疑他們是有特別任務的」。他重申,創作要有自由、任何事件思想都可受批評,是做展覽最根本的條件,「沒有人知道將來怎樣,我們唯有更謹慎,更聰明的處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