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亂世栽一片林:《「島物詩游」也斯進劇場》

2019/11/17 — 11:07

「折扣優惠買一頭吹氣的小膠鯨魚
分期付款買一角海景
在世界大事的旁邊
拍一個照」

這幾句來自已故詩人也斯的作品〈座頭鯨來到香港〉,寫於2009年。全詩以略帶嘲諷的語調,描繪香港人面對座頭鯨首次來訪的大事,展現出一貫的抽離以及狹隘視野。畢竟在這片方寸之地,我們慣於忍讓、慣於隱藏、慣於擠壓自我,不願成為眾人的焦點。「十年過去,詩人看到現在的香港,看見我們終於成為國際新聞的中心,大概忍不住會心微笑。」「進劇場」藝術總監陳麗珠說。

廣告

「進劇場」藝術總監陳麗珠

「進劇場」藝術總監陳麗珠

廣告

巨鯨翻身,引發千重浪。在陳麗珠開始創作《「島物詩游」也斯進劇場》的同時,香港社會經歷的高低起伏,如同詩人一生的反映:也斯生於1949年,卒於2013年,而且寫作時間很長,橫跨難民潮、經濟起飛、政權移交等,是很典型的香港故事。此外,他的題材廣泛又生活化,是港式生活、城市景觀的另類紀錄。「因此我覺得這片土地很肥沃,有很多東西可以探索。

有留意本地劇壇的朋友大概都知道,「進劇場」過往較常演出歐洲經典文本,近年相繼出現《樓城》、《長洲沿途》、《島物詩游》等多以本土為主題的作品。相比歐洲文化,他們更欣賞香港人的群體意識和靈活彈性。「由屯門婦女會的戲劇計劃,到《樓城》,到現在社會上發生的事,都可以見到香港人如水的流動性。」陳麗珠希望將這些充滿特色的本土故事,在劇場裡流傳下去。

《長洲沿途》,陳麗珠(左)黃碧君(右)
攝:張志偉

《長洲沿途》,陳麗珠(左)黃碧君(右)
攝:張志偉

然而無論是《樓城》還是《長洲沿途》,都花了整整一年進行訪問、筆錄、資料整理,到最後只化成一兩個周末裡的幾場演出,難以延續和深化。這是香港劇壇的普遍困境,因此「進劇場」在《樓城》以後,舉辦了「演員運動」和其他工作坊、藝術實驗,希望建立一個空間,凝聚本地藝術家,不僅在內容上,也在形式上扎根,以香港原材料種出「土苗」。

譬如埋首創作《島物詩游》前,她曾於5月舉辦《進遊園》,與年輕演員一同探索也斯的作品,並把經驗帶到是次演出。而當第一株土苗日益茁壯,我們可以期待「進劇場」的園景之中,還會長出本地電影、建築等不同的植物。「希望藉著這些創作,打開大家對生活的敏感度。正如這個夏天發生的事,讓我們明白很多東西不只有慣常的、必然的一條路。如果我們願意,一定會有其他可能性。」

《進遊園》
攝:Jamie Wu

《進遊園》
攝:Jamie Wu

她說的可能性,包括詩作在劇場裡的呈現方式。就像〈座頭鯨來到香港〉,大家不會看到演員把它朗誦出來,甚至沒有直接用於演出,而是化作一個場景,邀請演員以肢體、空間去呈現它的色彩。同樣地,音樂演出不再是背景聲音,而成了一個角色,表達音樂家對也斯作品的閱讀和回應。「雖然詩人已經離世,但也可以算是和他的共同創作與實驗,是藝術對藝術的碰撞。」

另一項實驗,是在這個演出中,創作團隊來自迥然不同的背景,當中包括戲劇、舞蹈、音樂、戲曲,甚至於長洲經營茶餐廳的長者!「也斯的作品非常貼地,捕捉了生活的各種感覺。為了回應他對生活微細的欣賞,我希望團隊有這種多元、人性化的觸覺。」

《島物詩游》造型宣傳照
攝:hongnin

《島物詩游》造型宣傳照
攝:hongnin

正如陳麗珠對「詩」的理解,並非高雅、風花雪月的東西,而是提供了更豐富的詞彙、更多的可能性,去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從而令我們獲得更多自由。她記得有個小女孩曾經指著天空說:「姨姨,今晚天上有十粒星!」女孩要表達的,是天上有很多星星,但是她所學的數量詞只去到「十」 ,所以用她自己的語言,去表達看到滿天星宿的喜悅。「這樣簡單的一句,其實也充滿詩意,能令生活變得更加滋潤。」

基於以上原因,《島物詩游》團隊在多次討論、掙扎後,仍然決定在巨大浪潮中繼續演出。「在這個環境下,更加應該在自己本位做到最好。」如水百態,既能翻天覆地,也能滋養萬物;在亂世栽種的幼苗,或者可以成為他日遮風擋雨的密林。

「透過這個演出,我希望每個人心中都保留那一點種子。」

陳麗珠希望,「透過這個演出,我希望每個人心中都保留那一點種子。」

陳麗珠希望,「透過這個演出,我希望每個人心中都保留那一點種子。」

——

進劇場《「島物詩游」也斯進劇場》

2019 年 11 月 29 日至 12 月 1 日
香港大會堂劇院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503120373075517/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