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代官山遇見 Turner

2020/7/29 — 17:42

Turner written by Michael Bockemühl (作者提供)

Turner written by Michael Bockemühl (作者提供)

如果有朋友問我最喜歡的畫家是誰,我一定會二話不說地回答 J. M. W. Turner。記得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是在一位朋友家的書架上,那位朋友喜歡逛藝術館,每到一家都必定收藏一本藏本冊,我隨手拿起倫敦 Natioanl Gallery 的那一本,厚厚的書中記載著許多傑出畫家,在翻閱的過程中,我被一片海深深吸引。

朋友看我愣住這麼久,好奇走過來看我正在看什麼,「原來是 Turner 啊,我也很喜歡他。」朋友說,然後在書架上拿出另外一本書,那是 TASCHEN monographs 系列中的 Turner,薄薄的一本是,精簡地紀錄了畫家最廣為人知的故事與作品。我喜歡 Turner 所畫的海與山,雖然朦朧,但比起清晰的鉅細靡遺的畫作更觸動我的心,也更貼近我心目中大海、大山的印象,從此我記住了他的名字。

Norham Castle, Sunrise c.1845 by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collected by Tate Britain

Norham Castle, Sunrise c.1845 by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collected by Tate Britain

廣告

兩年前獨遊英國,最期待的莫過於可以親眼看看 Turner 的畫作,National Gallery 中關於 Turner 的館藏可以用琳琅滿目來形同,除了有不同時期的油畫,更有許多沒有在書本出現的手稿、水彩本子,我細心看作品的時候,聽間遠方一對帶有英式口音的老夫婦說 “Oh, it’s Turner.” 然後徐徐走近,我喜歡 Turner 可以說是純粹地被他的作品吸引,但在英國人的心目中,這種喜歡似乎多了一層民族驕傲。

廣告

Ship in a Storm c.1823–6 by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collected by Tate Britain

Ship in a Storm c.1823–6 by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collected by Tate Britain

隔天我去了 Tate Britain,關於 Turner 的藏品數量或許沒有 National Gallery 那麼驚人,但我卻遇見了我最愛的 Turner 畫作 Norham Castle, Sunrise,那是一幅用色清淡,甚至有人推測還未完成的畫作,正中間有一座隱約可見的城堡,前方有一隻牛,從牛的倒影可以看到一面朦朧的湖。那是 Turner 比較晚期的作品,沒有他早期作品的驚濤駭浪或黑暗氛圍,這幅畫可以用雲淡風輕來形容。我坐在作品正前方的椅子上,默默地感受畫家的溫柔,不帶任何批評或分析,純粹地感受著。

J.M.W. Turner: The ‘Skies’ Sketchbook

J.M.W. Turner: The ‘Skies’ Sketchbook

然後,收藏 Turner 的作品集也變成了我的習慣。有一次在東京,代官山的蔦屋書店裡,找到一本名為 J.M.W. Turner: The ‘Skies’ Sketchbook 的水彩速寫本,紀錄了他在途上所看到的風景,從中感受到他畫畫的速度,有寫畫作甚至只有幾筆,又或幾種顏色的重疊,卻已經足夠讓人看見他眼中的山與海,朦朧而浪漫的印象。聽說,琉森是他最愛的地方,他常常到那邊旅居,用畫筆紀錄琉森的春夏秋冬。

The Blue Rigi, Sunrise c.1842 by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The Blue Rigi, Sunrise c.1842 by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記得有一家以藝術品味為核心價值的企業,要我在職位表上回答一條問題:「如果你可以成為一件藝術品,你會選哪一件?」我誠實地回答想成為 Turner 的水彩畫,隨意卻不隨便,懂的人就會懂。

可是,那個職位我最後並沒有被選上,但我也沒有一絲失望,不懂的人,就算了吧。

Self-portrait c. 1799 by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Self-portrait c. 1799 by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