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身體創作裡聽見自己 再聽見他人 — 新約舞流音語來回劇場《對 不對》

2020/8/4 — 15:25

自年初新冠肺炎入境香港,香港人的生活逐漸脫軌,早已計劃好的事情,不是延期就是取消,生活裡再沒有常態,明明努力應變,轉眼又被一件件荒謬事情打擊,恐懼﹑不安﹑憤怒交替出現,處理公事過後,已精疲力竭,不想跟身邊的人表達自己。然而,在創作的世界裡,身體比起語言,也許是更直接純粹地探索自我的創作媒介,而變幻不斷的現在,正是創作的好時機。兩位編舞家葉麗兒(Cally)和梁芷茵(Cherry)獲新約舞流的藝術總監周佩韻邀請,圍繞「溝通」這個主題,編出舞作《對 不對》。

新約舞流音語來回劇場《對不對》排練相片

新約舞流音語來回劇場《對不對》排練相片

廣告

葉麗兒:即使內心紛亂 學習聆聽自己的力量

Cally相隔六年後再編舞,今次她聚焦在內心的聲音,在舞台上編出一場自我對話。我本來以為,她會編一支對鏡自省的獨舞,原來是我自作聰明,Cally澄清:「不是,我編的是雙人舞,內在的聲音也可以有互動啊」,她邀請了盧敬燊和陸慧珊兩位舞者演繹這場自我對話,一位男舞者一位女舞者,我看過排練之後,大膽推測,盧敬燊象徵的是沉穩澄明的自我,陸慧珊象徵的是不安於室,缺乏安全感的自我。起初,陸慧珊在自我懷疑之中奮力掙扎,被外間的期望拉扯,失去方向,無法停下。盧敬燊一邊觀照她的歷程,一邊身同感受,引導她放下不必要的執著。最使我印象深刻的部分是,當陸慧珊依靠著盧敬燊,盧掩著陸的眼睛,跟她一起深呼吸數下,互相支持,那一刻使我聯想到,孤獨時還有自己支撐自己的溫暖。

廣告

真誠回應他人 反而梳理出自己的特質

Cally,是新約舞流的創團成員之一,曾經擔任過不同崗位,教學和表演經驗豐富,她待人謙遜,而對創作真誠。每當有人問她問題,她會在腦內細細思考,然後不徐不疾地回答,就如今次舞作的靈感,也是從她回應一個藝術家朋友的問題而來。某次開會之前,藝術家朋友問:「妳有沒有很難面對的事情?」Cally認真想了想,回答:「我都頗介意別人的看法。」,Cally遂用這次編舞的機會,跟自己溝通,後來,她反思,介意別人看法的心態,來自成長中被規訓的經驗,漸漸養成不夠自信、只留在舒適圈的性格。Cally比喻,雖然成長經驗像枷鎖,鎖住了人的身體細胞,不過,舞蹈開發了她對身體的理解,使她懂得以身體更了解自己。

新約舞流音語來回劇場《對不對》排練相片

新約舞流音語來回劇場《對不對》排練相片

梁芷茵:小團體舞蹈 找出舒服的溝通方式

坐在Cherry身邊,會感覺到她散發著和諧的氣場。訪問期間,Cherry一邊聽我和Cally聊天,每當她記起一些相關的資訊,她便會補充幾句有趣的事,或者總結一些討論的觀點,她善於觀察,也很懂得融入團體。今次,她在《對 不對》舞作主題的靈感,來自她在早前任教的工作坊中留意到,課上參加者討論的時候,每當某人說起某件事,過了一段時間,總有人漸漸出神,或是轉向其他人開新的話題,她反問自己,團體之間的溝通需要甚麼元素呢?而她最討厭跟哪種人溝通呢?

新約舞流音語來回劇場《對不對》排練相片

新約舞流音語來回劇場《對不對》排練相片

Cherry邀請了陳俊瑋、許俊傑、林薇薇、盧敬燊、羅思朗、陸慧珊六位舞者,三男三女,以輕鬆活潑的猜拳遊戲開始,再經過一連串的獨舞﹑雙人舞﹑群舞,表演過程很有機,六位舞者遊走整個舞台,像在不同的地方建立對話框,以身體跟彼此溝通。與此同時,有些人又偏偏站在一旁,顧影自憐,拒絕對話。漸漸,觀眾會看到眾人之間的溝通,如何由相處愉快,走向溝通失敗,然後有人主動協商,卻又因為太沉迷於引人注意,打斷別人的對話,整個團體一同跌入不耐煩的狀態。我問Cherry,在生活上遇到無法溝通的人會如何處理呢?Cherry爽快地回答:「我們之所以能夠溝通,是建基於一種彼此都舒服的溝通方式,如果我跟某人聊了一段時間,感覺到大家正在走不同方向,我會選擇保持距離。」

我們的城市跌入了一個很大的未知,要是正在讀這篇文章的你,過往忙著工作賺錢,很少跟自己的內心溝通,請你藉著這段停擺的時間,多點接觸藝術,讓自己漫無目的在內心浪遊,唯有了解自己的心,才懂得肯定自己的價值,日後自然有合適的人,跟你平等舒服地溝通,建立屬於你們的小團體。

編舞家梁芷茵(左)、葉麗兒(右)

編舞家梁芷茵(左)、葉麗兒(右)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