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色幽默中找到希望:談久石讓的北野武電影配樂

【文:夏如芸】

日本天才導演北野武的暴力美學和黑色幽默,擅長以極少對白,只是透過鏡頭、剪接和演員之間的張力,把日本黑幫恩怨情仇和人生的種種無奈作出深刻的描寫。北野武近乎默片的電影風格,並沒有用上大量的電影配樂去推動劇情張力,反而在不能言喻的複雜情緒之中,才娓娓引出音樂,交待角色心聲。如此獨到的簡約風格,和喜愛創作現代極簡音樂的久石讓不謀而合。縱然久石讓的極簡主義作品在三十歲前苦無發表機會,但宮崎駿及北野武這兩位伯樂,讓久石讓的音樂在更廣闊的天空綻放。 

北野武在其作品《花火》和《菊次郎之夏》中,在人生盡頭及無奈之時,用久石讓的音樂以黑色幽默和專屬的「北野武藍」交織出人在黑暗盡頭堅持下去的動力——在絕境之中,提起腳步,遑論悲喜,只求人生最絢爛的時刻。 

《花火》最尾一幕,講述刑警西走投無路,在搶劫銀行後和即將離世的妻子作最後旅行,途中遇上兩位要逮捕西的刑警,而西的手槍內還有兩發子彈。 

《花火》電影照(網上圖片)

妻子簡單的「謝謝你。對不起。」感謝西所做的一切,但沒有久石讓悽美〈Thank You,... For Everything〉作情緒推進,實在難以令觀眾對此刻看似日常的唯美畫面感到錐心之痛。弦樂配上不斷反覆的懸疑伴奏旋律,把整個藍天碧海與伊人相伴的廣角畫面增添了不少不安感。藍調的海邊,北野武加上小女孩放風箏無心之失的喜感元素和久石讓壯麗的弦樂,這場甘願為愛無悔拼上生命的人生風景,可算是黑暗現實中最燦爛的花火。久石讓最近更為《花火》中的樂曲重新編曲。大家可以比較一下新編版本與電影原版的差別。 

相比之下,《菊次郎之夏》小學三年級學生正男和遊手好閒的菊次郎尋母之旅中,久石讓有更大篇幅發揮。其中一幕,主角正男和菊次郎在大雨後三次攔截順風車不果,只能踏實地以步行踏上路途。找順風車一幕在電影和電視之中並不是新鮮事。但北野武沒有為兩位主角的旅途安排方便之門,反而實實在在地給觀眾看到社會最真實的情況:不論你有小孩、扮盲還是被人撞倒也好,再滑稽的嘩眾取寵也鬥不過沒有順風車的世態炎涼,也不要寄望這個世界有天使降臨解決你眼前難關。 

《菊次郎之夏》電影照(網上圖片)

然而,畫面盡是詼諧,觀眾也不禁笑在人家人生潦倒時。北野武為了加強這種黑色幽默,更和久石讓用上了黑澤明的「……對位法,簡單來說就是利用電影結合影像與聲音,孕育出一種新次元的感情,尤其是配搭一段與影像表達的情感完全相反的聲音或音樂,藉此加深影像的情感,或是催生其他情感。」(頁271-272,2012年,野上照代《等雲到》)正男和菊次郎在人生中處處碰壁的情況,久石讓以淡淡然的〈The Rain〉道出他們的失望與無奈之餘,也在樂曲發展部中帶出他們不斷嘗試的堅持。最後兩位主角在失落中接受現實,引出另一首著名配樂〈Summer〉。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可算是兩位主角這幕的最徍寫照,但久石讓這首〈Summer〉此刻變得有夏天寫意和活力。這一轉也表示兩位主角的共同成長:縱然他們無言以對現實的種種不順,但如音樂所預告一樣,接受現實,展開未知的尋親之旅將會是他們共同的美好回憶。久石讓也把兩首歌收錄在他最新精選專輯《Songs of Hope》之中,大家也可一再回味他如何在北野武的黑色幽默中以音樂表現人生的希望與勇氣。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