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市當代舞蹈節開幕新作《Re-mark》:桑吉加為香港重寫印記

2019/11/19 — 15:24

城市記載著每個人生活留下的印記。人每天走過的路,做過的事情,都集體為這個城市繪製著一個烙印的圖譜。而這個階段的香港,城市留下了是很多革命的印記、對抗的印記、撕裂的印記及仇視的印記。但舞蹈家桑吉加卻說,他對香港這城市,首先想到是兩個詞 —「關愛」及「互助」。因此,他希望在新作《Re-mark》中,與十三位舞者重新書寫這城市的印記 (mark)。

《Re-mark》作為「城市當代舞蹈節2019」的開幕舞蹈延續了桑吉加於2018年被邀於意大利佛羅倫斯「法比加藝術節」的創作概念,與一眾舞者發掘他們對城市的記憶,尋回那些曾受觸動的時刻。

攝影 Terry TSANG

攝影 Terry TSANG

廣告

「手」的意象

廣告

可能作品始於意大利佛羅倫斯這文藝復興的發源地,在宣傳上兩隻手觸碰的大特寫及色調不禁令人聯想到意大利文藝復興大畫家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 的作品《創造亞當》兩根指尖接觸的一刻。

的確,《Re-mark》充滿了「手」的意象及傳譯。當你向對方伸手時,可以是一個友善的示意,也可以是一個堅決的拒絶;若你以手接觸對方時,可以是一個親切的撫摸、一個有力的支持、也可以是一個無情的推倒。

《Re-mark》大量以手連繋的意象編進作品當中,在張弛有度的舞蹈動作間,及在音樂家龔志成的原創音欒及楊我華的音響設計配合下,去表達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張力、互相支持及排擠的情景。

攝影 Terry TSANG

攝影 Terry TSANG

其中一段群舞,五位女舞者把手繫上,成為一個緊密的圓,不斷在舞台上遊走,「圓」亦成為古老舞蹈儀式團結的象徵。其中一位舞者把手鬆開,走到圓的另一端,即被圓的其他成員融和,互相支持。這也許亦是桑吉加對呈現「關愛」及「互助」這主題的表達。

曾為國際舞蹈家威廉‧科西 (William Forsythe) 的舞者,桑吉加很熟識那些以純肢體表達的抽象舞蹈的美學,因此今次他在《Re-mark》做了一個全新的嘗試 -- 把表情加進作品當中。其中一幕,女舞者曲著身體做出痛苦的表情,再把手及張大的手指用力地伸向斜上方,手加上表情此刻變成強裂的渴求,無聲的吶喊。另一位舞者把頭碰觸她的手指,繃緊的手及臉容才被這溫柔的接觸慢慢地溶化下來。

攝影 Terry TSANG

攝影 Terry TSANG

營造虛構的世界

作品從一個裝置藝術開始,一道圓鏡斜放在舞台中央,一串強光從上打在鏡面上,並反射在佑大的灰牆上,但經過反射的光再不能聚焦,光暈散發在牆上,若隱若現。光的方向同時帶領觀眾察看到一盞紙製吊燈,微弱的燈光照著一堆躺在綠色草坡上的圓潤石頭。燈暗,燈再亮起時,舞者躺臥在不同位置,身體尤像水波般移動。一舞者抱著圓鏡,另一舞者彎腰低看鏡中的自己。背景是五幅像中國直幡畫連在一起的大掛畫,淡黃的紙質上滿佈以墨色打造的印記。前面是三面鏡子及二個通透的圓型,在天花是一個以多條長鏡拼合的弧形掛飾,在下面是一條很長的木櫈。這是編舞桑吉加夥拍布景設計王健偉及燈光設計羅文偉希望讓觀眾抽離現實世界,為《Re-mark》營造的一個虛構、寧謐的世界。

桑吉加一開始便以鏡子入題,好像在問:鏡像的自己是否真實的自己?舞者追逐著鏡裡的自己,這個觸摸不到的反射有多少「我」的存在?真實與虛構的界線在那裡?「記憶」會否也像鏡像般同樣虛空,有多少記憶是確切真實,還只是好像作品開始時的反射光暈只留下蒙糊片記?

這個真實虛像的探討一直帶到完場觀眾離開的一刻 -- 台上投影的影像是在水裡暢泳的魚兒、還是剛才舞者的舞動身影?

攝影 Terry TSANG

攝影 Terry TSANG

為這城重寫印記

在作品最後,所有舞者演釋最後一段澎湃有勁的舞蹈,然後他們分開,在不同地方舉起雙手,然後跌倒在地上,有人過來拉扶,有人繼續跌倒,有人過來拉扶;這個情景不斷重覆,直至所有人離開,只乘下唯一一人抱膝坐在地上。此時,有正離開的人見到她,便跑到石頭堆中不停地把石頭放在她跟前,其他人看到,也學她為抱膝者以石頭創造一條新路。然而僑上卻還有在只作旁觀的人。

這段舞不難與現今的時局作出連繫,因此,《Re-mark》也許是桑吉加給香港的一個祝願,願香港人能夠為這個城市Re-mark,以「關愛」及「互助」重寫這城市的印記,希望在這亂局中為這城注入一點溫暖。

(本文為贊助內容)

城市當代舞蹈團──Re-Mark

日期及時間:2019年11月23日  晚上7時
                  2019年11月24日  下午3時

地點: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自由空間大盒

購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