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壞旅程

2020/11/6 — 11:44

關子維《壞旅程》

關子維《壞旅程》

【文:吳顯揚(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學生)】

遊戲開始,你在一個漆黑暗淡的世界醒來,霎時間看不清是闖入了錯綜複雜的精神領域,還是走進了一個由藝術家一筆一畫勾勒出來的世界,四周呈現着多少奇怪地形,全都輪廓黑白分明。你顧不得眼前的不合常理,只曉得朝着一片荒蕪邁開腳步,踽踽獨行,越過高低起伏的山丘,攀過了倨佝纏繞天梯,終於在某個角落發現了線索── 幾個散發着異彩,懸浮半空中的立方造型。

關子維《壞旅程》

關子維《壞旅程》

廣告

甫走進這些立方體,它的不同面向突然呈現出活潑影像,同時耳畔隨之響起嘈雜的都市喧聲── 這一切原來是作者以第一身呈獻的生活視像片段,慢慢地圖畫自暗淡變得光彩,從靜謐換作吵鬧,種種視覺及聽覺的改變,就好像硬生生將無瑕的靈魂,套進一組陌生的意識,替徘徊虛空良久的參觀者/ 電玩迷帶來莫大心靈震撼。

廣告

你趕緊到處張望,好奇地承受着突如其來的轉化,並且極目觀察方體不同面塊中泛現的映畫片段,但見陌生人與朋友進餐、跟孩子嬉戲、同家人出遊 …… 當人們離開了這堆立方體繼續探索,方才明白這些記憶方塊竟又散落荒蕪世界的不同角落,當觀眾往內探頭張望,總能瞧見主人翁諸多生活點滴。

關子維《壞旅程》

關子維《壞旅程》

上述以第一人稱的片段,原是來自遊戲開發者關子維,他於2011年末在眼鏡框裝鉗過攝錄機,刻意讓眼前所見所聞一一記錄儲存,然後炮製出命名為《壞旅程》的類遊戲,誠邀欣賞者在虛擬的數碼世界傲遊,一窺這位才華洋溢藝術家的日常生活。

通過這些設置,藝術家嘗試讓參與玩家暢通無阻地往當事人的意識宇宙進行探索,載浮於他的記憶,打滾翻騰,順道親歷其境般體驗另一個體的生命;如此匪擬所思安排叫人不禁神往,或者反省一回:倘若科技進步,能允許後人於眾生的意識界穿梭旅遊,就有如關子維這個電子遊戲,能輕易僭越匿藏別人的腦袋,肆意偷窺偵查他的既往,世界又將會如何?

一直以來讓人們無法理解和滲透的潛意識,是否只算個承載記憶的領域? 其實只是全無 深意的虛擬之境,能容許傍人染指,說三道四呢?在關子維這個以影視呈現腦海的構思,藝術家所創造當然沒有那麼簡單,他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擅長利用電腦軟件等科技呈獻藝術,這一回合在中環畢打行的 Pearl Lam 畫廊,以影片和電子遊戲等方式帶出人性陰暗、回憶等不同課題,讓視覺影像不再停步於2D平面,經由電腦轉化成高度互動的多媒體作品,大大增強視覺效果及觀者的代入,成功地應用媒體的靈活和巧思,刷新了人們對藝術固有的認知。

關子維《壞旅程》

關子維《壞旅程》

關子維透過視像紀錄,拼湊出個人夢幻似的領域,鼓勵人們依據提供的地圖,遍歷始作蛹者整整一年的生活見聞,當中自然不乏讓人一頭霧水的場境或事件,例如攀上某座高山,看見一個頭如枯樹的小孩,正向着同樣怪異、穿上西裝的成年人以不同肢體語言作溝通。作品中各式各樣叫人摸不着頭腦的情節,無論是漆黑背景那隻猶如眼睛俯瞰世界的偌大圓圈圈,抑或是平地中突兀屹立的莫明巨柱,全屬作者的數碼模擬世界,此中添上了幾分玄虛、幾分神秘,令參與變得不再是兒戲,實質進入了一個超現實空間,供人們以耍樂形式全方位欣賞精彩藝術品。儘管這作品新奇有趣,卻也有令人詬病之處,當你我步入幻象似的方塊,浮現的記憶片段因重疊、搖晃等原因導致畫面過分紛亂,人們怎能不眼花繚亂?同時聲音總覺吵雜難辨,時間久了自然沒法忍受,結果混淆了作品的中心重點,讓投射的生活片段倒成為晦澀難懂的夢境,削弱了作品的力量,如果能將電影片段稍為分門別類,整理好方塊內資訊條理,肯定能提升觀賞體驗效果,百尺竿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