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士別一時,藝高百里 赫德里希.艾德敦與「港樂」

2019/8/19 — 16:04

艾德敦
(圖片來源自港樂網頁)

艾德敦
(圖片來源自港樂網頁)

香港管弦樂團前音樂總監艾德敦(David Atherton)自從於2000年離任後,回港指揮的次數不多,闊別年了幾年,這次適逢樂團慶祝四十五周年(而他上任之年,也為香港文化中心開幕之年),他也繼幾個月前的另一位前音樂總監迪華特(Edo De Waart)後,回到「港樂」的舞台。熟悉的步伐、笑容、手勢、依舊在地上出現的小電風扇,把當年的畫面與回憶,像在牆上貼舊照片一樣,一幅一幅地重組串連起來。只是,他眼前的新相識,又再比之前更多;而台下的舊面孔,亦也應比早年更少了。

整套節目的重點,都放在英國作品上,但相較於之後兩首著名樂曲,開首作為亞洲首演的狄伯特(Michael Tippett)《為銅管樂、鐘及敲擊樂而寫的序曲》(Praeludium for Brass, Bells and Percussion),便相當陌生,要找多幾個錄音版本去比較都不容易。回想起艾德敦在任的年代,雖然銅管組都在不斷努力並有明顯的進步,音樂演繹也常有出人意表的時刻,但不齊整或失誤的情況也常常發生。艾德敦這次找來一首令銅管組演出無所遁形的樂曲,確實也令人有點心顫。在簡短的幾分鐘裡,「港樂」成員從開端至結尾,也沒有令人失望,在空洞的舞台上,他們在後排吹奏出豐厚而回響持久的音色,非常動聽。四組管樂的音量控制,也相當平均。而作品裡不斷上落的情緒,團員表現在對比的著墨上,所花的心思頗為細密,圓渾雄壯與輕巧之間的情緒變化非常大,色彩的改變,在高聳的音樂廳樓底上徘迴,產生極之漂亮的音響效果。偶然出現作為點綴的幾件敲擊樂器,團員在情緒的演繹上,對於整首樂曲的氣氛進行,帶出了很多出奇不意的感覺。整體來說,團員在演繹這首簡短的作品非常成功,而艾德敦的指揮也顯得相當輕鬆。

一般情況下,一隊樂團在宣傳音樂會時,都會以當中的協奏曲作為主要賣點,但這次港樂卻捨棄了這個基礎定律,把風頭都留給他們的前音樂總監兼前「桂冠指揮」艾德敦。這套節目中擔任獨奏明星的小提琴家赫德里希(Augustin Hadelich),為近年其中一位冒起的新一代技藝並重的音樂家,幾年前也曾來港參加室樂演出,也曾來開過獨奏會。當時的他,演繹上雖然屬於上佳,但他偏向於拘謹的表現,卻沒有令人感受到他作為一個音樂家的大師氣質。今次,他所演奏的布列頓(Benjamin Britten)小提琴協奏曲,雖並非熱門作品,但也卻是近代最重要的新作小提琴協奏曲之一。相對於他兩三年前的獨奏會,今次赫德里希的表現可謂判若兩人,改變與進步的程度可謂相當驚人。

廣告

在第一樂章寬廣的歌唱旋律中,赫德里希對於整體的漸進深層次佈局,有著非常深刻的體會與演繹,像說故事一樣,慢慢把內容訴說。最明顯的是,他運弓的力量與速度變化,比起對上一次來港,實在高明了很多倍,令他在不同的音域中的演繹都得心應手,飽滿而亮麗的音色,將樂句中音符起落的微弱力量與色彩變化,巧妙又自然地隨著音樂而推進。而在內容更為複雜的第二樂章,仿如蕭斯達高維契或普羅歌菲夫特色的機械式風格,與陰柔旖旎的藍調旋律交拼,也有許多運弓技巧上的棘手段落,赫德里希乾淨的弓法與無懈可擊的音準,已充份展示他高超的技巧;最重要是,他靈活多變的色彩與音樂感、自然而奔放的演繹,都是跟上次完全不一樣的面貌。而他近乎完美的技巧,更是從容不逼、輕而易舉。第三樂章再次傾向於歌唱的表現,他自然而不著痕跡地脫離了硬技巧的表現,順暢地回落到講故事的歌唱片段,音樂上的領略與演繹,無疑展示出他確實是藝術性凌駕於一切,這實在是非常難能可貴。

赫德里希在這首協奏曲的演繹,強烈的氣場可謂由頭帶到尾,技巧似乎並不在於他演繹的清單裡,他所極度專注的,反而是深情表達每段精細的如歌片段。大刀闊斧充滿美感的音色,卻無時無刻自然而然地奔騰於他委婉的琴聲之中,令人感受到他的大師級藝術家風範。

廣告

艾德敦過往的指揮風格,處理樂曲的音量強弱對比可以相當大,但一旦控制不當,浮誇的情況也屢見不鮮。今次打著他的旗號作重點的霍爾斯特《行星組曲》,艾德敦依然保持著他的作風,但在由他接管「港樂」前所聘任的、由他聘任的、以及他離任後由其他音樂總監所挑選的、橫跨三十多年來組成的新舊班底樂師所演繹出的成績,效果卻是令人極為滿意。各人對於指揮臨場提示的表現,像是「一指就明」一樣,整體的共識非常一致,靈敏度與靈活性也相當高,實為非常美妙的合作!

指揮在處理音場的寬度方面,豐厚而排山倒海而來的音量變化、冷靜而漸次蘊漾的蓄勢爆發力,在《火星》裡已毫無保留地流露出指揮與樂團之間的深入理解;如波濤一樣的突強音,奏出的效果更是一流。而艾德敦對於處理柔和的樂章,依然是一貫的從容優雅,幾位首席在《金星》裡的表現極佳,特別是圓號與雙簧管的獨奏,則更為出色。不過,最感人的時刻,莫過於《木星》的中段,艾德敦在這段音樂的處裡,所用上的速度較為徐緩,使樂團成員都能夠從前段雄糾糾的片段中放慢下來,在本來已經動人的旋律中,發揮出最牽動人心的內在歌聲。整個樂團都沉醉在心靈上的深度演繹,正直而婉若的歌聲實在莊嚴而淒美,自然的演繹令人觸動不已。團員們的動人演繹的確令人讚嘆。在《天王星》的樂章中,指揮與樂師之間,對於掌握層次與音響的默契,可謂達到極致,樂團成員再加上唐展煌的管風琴演奏,音色的融合令聲勢強大而不吵耳,而聲響差不多佔據了整個舞台與上方,這種優質的音響,有賴不同聲部極平衡的音量控制所達至。不過,對於《海王星》中,「港樂」合唱團女聲部不太完美的音準,卻令演出帶來一點遺憾。

其實,「港樂」這次與艾德敦的合作的確令人相當滿意,指揮過往的習慣還在,但在大部分互不相熟的班底演出下,指揮的個人特色與這首作品的輝煌瑰麗風格,卻表達得從容不逼、易如反掌,的確是意料之外。他們之間所產生的化學作用極佳,令人感覺到「當年的」艾德敦與港樂重現了。當晚每個聲部都極出色,但圓號組的整體表現,確實是更上一層樓。指揮與樂團之間的合作演出,卻實令人永留回憶。

【後記】

對於較年輕的樂迷來說,大概只知道艾德敦是「港樂」其中一位音樂總監,他當年把樂團的水平逐年提升,當然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也惹來怨聲四起;當然,也招來了許多當時得令的國際樂壇粒粒巨星,來擔任「港樂」的獨奏或客席指揮。其實,在他上任初期,除了提升樂團演奏的水平至世界級外,另一樣鮮為人知的創舉,卻是曾為香港的古典音樂評論界,作出過貢獻,嘗試把本地的音樂評論水準,也推上至與當時歐美評論界看齊的國際級鑑賞標準。

——

觀演場次

日期:2019年6月8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節目 :香港管弦樂團《艾德敦-行星組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