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門小雷等五組本地畫家聯展 探討混亂平靜「零距離」

疫症之下,我們與藝術的距離是更遠?更近?在多個大型藝術展因疫情停辨之際,深水埗大南街藝文空間 Parallel Space 現正舉辦本地藝術家聯展《Distance Zero 距離 零》,是次五組參展畫家均非學院派出身,風格鮮明,包括漫畫家門小雷、鐘晚亭、Don’t cry in the morning、Graphicairlines 以及 Overloaddance。

當抗爭緊接抗疫,港人只能隨機應變,未能停歇,街頭抗爭頓成在家抗疫。半年前,我們在街頭上曾與暴力的距離是零;半年後,政府遲未封關,病毒跟我們的距離是零。但猶如《Distance Zero》展覽介紹所言,經歷過種種跌宕起伏,「原來和隔離的距離是零,發現和香港的距離是零,混亂和平靜的距離是零」。展覽團隊坦言,五位藝術家的畫作或反映當下身邊發生的一些事情,或僅僅是在抒發著某種情緒。

是次參展藝術家包括:門小雷、鐘晚亭、Don’t cry in the morning、Graphicairlines 以及 Overloaddance。其中門小雷的《Magical Girl》一下子讓人聯想到抗爭少女。畫中穿著校服的女孩手持一把斧頭,上面綁著一朵紙百合,背包則裝著瓶生理鹽水,這位可愛之餘,又帶點陽剛、倔強的少女,應是隨時準備上街抗爭,也順道去為亡者獻上祝福吧。 

此外,鐘晚亭一幅健美先生的畫作,亦饒富趣味。健美先生擺好姿勢,凸顯其肌肉線條,穿著藍色泳褲,別上選手號碼牌。畫作名為「我有冧把㗎你有冇呀」,不知健美先生是否在向不出示警員編號的警察挑機呢?鍾晚亭另一幅「唔係人」,畫作中間是一隻紅色生物,歸在地上,藍色尾巴左右擺動,一旁寫上「Dogs are friends. This is not」。此詭異生物,非人非狗,那是什麼呢?

疫症之下,無法上街,但仍可用不同方式延續抗爭,拒絕遺忘。

鐘晚亭《我有冧把㗎你有冇呀》

鍾晚亭《唔係人》

鍾晚亭《帶埋落去》

鍾晚亭《開心樂園》

鍾晚亭《更快活谷》

門小雷《Magical Girl》

Don’t cry in the morning《入侵》

Overladdance《夜孖孖》

Overladdance黑瞇擝

《Distance Zero》

展覽日期: 即日起至 4月5日(星期一二休息)
時間: 1pm - 8pm
主辦及地點 : Parallel Space
地址 : 香港九龍深水埗大南街202號地舖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