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時代的書寫

2021/1/11 — 14:29

《凝視》展覽海報

《凝視》展覽海報

【文:余偉杰】

數天前看到這裡一則「拓印街頭地貌 凝視抗爭者眼神顯影」的貼文,便匆匆抽空於周末閒逛陳啟駿於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展覽 ──「凝視」。記得當時還特意上網查究有關拓印的資料,覺得甚是新奇。

拓印

廣告

拓印的技術始於複製雕刻或石刻上的圖案,其源起主要落於紙張發明後與雕版印刷之間。拓印是將柔韌的紙浸濕,再覆蓋在欲複製的作品上,以刷子敲打以完整地再現作品的紋路與起伏,待紙張乾透後塗以墨,將紙揭下便可。是次展覽作品以拓印重現香港街道的角隅,配以28位青年的照片而成,靜置於微弱射燈的黑房下,宛如漆黑中的點點火光。有說黑暗是沒有光明的狀態,黑暗並不真實存在,我是如此相信著。雖說這些微弱的火光未能照亮世界,卻提醒著人們希望不滅,黎明會重臨這地,這段沒有光的歷史進程,應是難熬而又短暫的。

噤聲

廣告

現在這個「後國安法時期」,自由逐塊逐塊被剝落,我們都被迫不能長成人樣。展覽黑房的一面牆放置了桌子與輯錄 99 位受訪青年完整意見的展覽書籍,另外三面牆則分別投影一段影片,訴說受訪青年的內容提要,如「從來,令到社會亂的只有當權者,而不是反抗者」、「不能對任何形式的不公妥協」。當中留意到有至少兩位受訪青年的意見為空白,不知曉是有意為之或是身陷囹圄而無法繼續參與計劃,這種留白是一種恐怖。除了意見的留白,還有被過濾的字眼 ──「  香港,時代  」、「香港    」,這種空白格外分明,各人心中知道「河蟹」是一貫的手段,但未曾意料已成今日香港。

記錄

記得友人早前撰寫論文到台灣論壇刊登,嘗試不同於歷史主流的眼光記錄香港片面的事實與意見,這樣的行為彌足珍貴,補缺了歷史的盲區,更加完整歷史拼圖。作為星斗市民,於這個大網路時代,相信以不同媒介作為載體,用自身方式去記錄不同面向的意見,是義務,也是需要的書寫。容我以一位受訪青年的話作結,「照片下一張張看不到見不到的臉,卻美得不可思議,沒有你們的善良正直,也沒有這樣的風景。是你們用生命刻劃這個時代。」

(個人簡介:中文系學生,慢慢學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