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館表演藝術季:SPOTLIGHT」的Show Must Go On

2021/3/26 — 15:10

圖片來源:大館 Tai Kwun Facebook專頁

圖片來源:大館 Tai Kwun Facebook專頁

「全城防疫」延續超過一年,市民生活大受影響,其中文化活動因為藝術場地時開時關幾近全面停擺;隨著疫情發展近來稍稍喘定,文藝開始復興,其中大館重頭節目「大館表演藝術季:SPOTLIGHT」(Tai Kwun Performing Arts Season: SPOTLIGHT) 終於宣布正式上演。其實早於去年,團隊已經密鑼緊鼓籌備,令人認真期待,一方面大館過去推出的表演藝術節目口碑甚佳,包括《Tri家仔》及《維多利雅講》等都叫好叫座,另一方面SPOTLIGHT台前幕後更是全本地班底、香港藝術家及創作人,充分反映本地文化內涵,可惜正當一切準備就緒之際,一波接一波的疫情就讓節目無法如期上演。面對後疫情的時勢,「SPOTLIGHT」靈魂人物、大館表演藝術主管錢佑(Eddy)始終強調「The show must go on」。乍聽之下,以為只是簡單口號,仔細研讀,卻體會到團隊上下對表演藝術的執著:「Must」並不是罔顧大眾風險盲目堅持做騷;「Go on」既包括大費周章改動延期,也堅持以最原始、最純粹的方式在現場呈現藝術創作,讓觀眾即時同喜同悲。

「SPOTLIGHT」本來訂於上年九月在大館各個室內室外場地上演無伴奏說唱劇場、舞蹈、音樂,以及沉浸式體驗劇場等不同類型節目,在大概為期一個月的演期,觀眾有機會一口氣看盡、聽盡一眾香港藝術家的作品,參與單位包括無伴奏合唱劇團一舖清唱、劇場編劇及導演甄拔濤、獨立編舞及舞者李偉能、黃碧琪、弦樂四重奏樂團CONG、羅曼,以及小提琴家嚴天成等等。去年九月至今,疫情時好時壞,除了一般製作統籌工作,大館的表演藝術團隊亦一直密切留意變化,最終決定將整個項目延至今年春天方以以現場演出呈獻,「我們做的是表演藝術,始終觀眾少了一個親身體驗機會的話,其實是打了很大的折扣,對於表演者也好,對於觀眾來說也好,都不是一個最好的方案」,Eddy如是說。

新常態下,不論是本地或國際的藝術家及創作人紛紛選用數碼技術作為抗疫工具,Eddy及其團隊亦然。例如早於去年9月,基於現實情況的局限、制肘,以網上形式演出「大館舞台」(On Stage Online) 探索表演藝術包括「現場」及「即時」等特質在新常態下的不同實踐。然而大館並非單純把演出搬演至網上,而是於原有的現場演出計劃下將舞蹈、戲劇及音樂等節目作「外傳」或「前奏」的預覽,例如《無限聚音樂會》、《維多利雅講...住些少先》及《毛·恐不入—毛鬙鬙》階段展演等等。Eddy特別提到,現場演出與線上播放始終屬於兩個文化、兩種媒介,團隊日常與業界交流時都會建議,一旦疫情仍會持續下去,大家都應該在創作上重新思考未來方向。

廣告

回歸現場演出, Eddy對於「SPOTLIGHT」經常提及的概念還有「香港」。受到疫情影響,多個海外單位無法來港參與,然而團隊非但沒有縮減活動規模,反而因緣際會,能夠將更多的目光聚焦於「港式」藝術,例如由一舖清唱製作的《維多利雅講 得壹次得壹次版》,首演原屬2018年大館的開館之作,由手信到移民,從語言到風俗,團隊透過旋律和文字建構了維港這個地標的前世今生,內容與香港息息相關,新版更由室內走到戶外,歡迎觀眾免費參與,在更大的天地繼續「港人自『講』」、「『唱』所欲言」;另一個節目《有你,故我在》,創作靈感則是編劇、導演甄拔濤偶然在大館前身的域多利監獄女子監獄發現了一塊寫滿情詩的床板,以此為起點凝鑄出一份真摯的感情、訴說著一段深刻的關係,並且揭示時代變遷。在沉浸式劇場的佈局下,觀眾將會根據演出發展去經歷、去體驗。Eddy形容,這全是香港藝術家對自身、對眾生的體察和感悟,屬於真正的香港藝術,而他特別指出,放眼當下香港社會發展,同業份外需要做好自己,「有一位非常出色的香港藝術家曾經說過,1997年的時候,全世界的目光都在香港身上,但是香港藝術家錯過了一個機會,沒有好好展示自己;我覺得今次是另一個機會,我們需要用力捉緊,將香港藝術帶給香港,以及全世界的觀眾。其實我們有很多很出色的作品,而且這些作品與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密切關係。」

不少藝術盛會、慶典都有特定主題,例如「生老病死」及「恩怨情仇」等等,那麼SPOTLIGHT又以什麼為題呢?「正如你所講,全世界很多不同的藝術節都會有一個主題,香港尤其如此,我常常對自己說,我不太傾向這樣做,因為當你設立一個主題後,你會發覺自己不知道如何去尋找節目,因為它會為你定下太實在的框框,而且它會過時,例如下一年回看上一年的主題,它已經完全是另一回事」;當Eddy進一步沉思,他卻發現「無題之下也有題」,「原來我自己終歸是有一個主題,當我回顧過去這麼多年的節目策劃,我的主題始終都是『香港』;其實我在選擇節目上,不知不覺間都是受到我身處的城市——香港——所影響的⋯⋯就算是來自外國的演出,都是因為我在香港感受到的一些議題,然後發現原來在外國都有人在做一些相同議題,當然不是具體地訴說著香港的情況,但是當中是有一種借鏡,那我就發覺自己終歸都是將焦點放在香港這個地方。」正因如此,「如何與香港藝術家同行並進」一直是他念茲在茲的關鍵課題,例如SPOTLIGHT的舞蹈節目中,兩位獨立編舞及舞者李偉能和黃碧琪均是大館的長期創作伙伴,早於2018年的舞蹈季,二人已獲委約分別創作兩個短篇作品,Eddy則視今次的再度合作為長遠發展的重要一步,「大館與香港藝術家合作時,總是希望關係不是一次過的⋯⋯例如今次的兩位新晉編舞,在香港都創作過不少短篇作品,但是我們知道一個表演藝術家要去發展其事業的話,長篇作品是非常重要的⋯⋯今次我們就和他們各自發展一個長篇新作,同時這也只是一個階段性的成果,因為我們知道仍有很多下一步需要去做。」

廣告

大館是本地文化藝術生態中的重要一環,談到藝術家及其作品的長遠發展,Eddy希望能夠做得更多,也做得更深,「之前我們也是以製作為起點,但是我想將工作再提前一步去開動,由階段性展演及研究開始⋯⋯直至做出一個相對長期的演出,然後等待演出慢慢成熟,我們就會協助藝術家及其作品走到國際舞台上去呈現,有可能的話,我們會幫他們安排世界各地的巡演及交流,這就是我們現時的計劃。」

延期大半年之後,「SPOTLIGHT」終於順利登場,縱使過程歷經重重波折,猶幸Eddy及其團隊一直保持「與香港藝術一同成長」的初心,繼續堅持發展別具特色的香港藝術,個別行動延誤儘管帶來短暫惋惜,卻不造成永久絕望。只要相信,便能看見:「 Our shows must still go on」。     

大館表演藝術主管錢佑(Eddy)
(攝:Nasha Chan)

大館表演藝術主管錢佑(Eddy)
(攝:Nasha Chan)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