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館《乞嗤》個展

2020/11/11 — 9:02

作者:波利

這是一個最令人不安的展覧,並不是說內容,而是整天有個大叔在打乞嗤。開個玩笑,說的只是影片裡的大叔;在疫症橫行的時候,氣氛令人神經緊張,也可以說這也是其中一個展覽上帶來的訊息。

Mika Rottenberg – Sneeze

Mika Rottenberg – Sneeze

廣告

先談一談藝術家Mika本身在超現實的領域進行了很多創作,而在2019年正式加盟了top tier的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畫廊,作品的環球曝光機會更加隨之而上升,展覽中不難看到策展方鳴謝畫廊的語句。

廣告

寫到這裏我也體會到策展方撰寫介紹的困難,因為如果單單籠統地說藝術家描寫的是有關資本主義和經濟分配的特性和弊端時,這似乎仍有點偏頗。始終我認為批判的不是一個經濟理念而是,社會構成這種自然而然的走向及人們無意識的接受才是藝術家所想喚醒的地方。雖是這樣,藝術品本身仍有很多各項元素可以在這主線以外分開探索的。

由於大部份展品都是影片,波利也很難拍攝什麼相片。礙於自己的體質,看某些類精神污染或直接意識接觸的影片是很容易有些反應,部份影片或只能強行跳過。例如《發電機》中有部份模擬管道或液體的片段,聲浪還是令人不安。相對《沒有鼻子知道》中還有少許的故事線或脈落可隨,雖說是無意識的聯繫,但對於入門者而言尚算有跡可尋。

沒什麼實物,波利只能拍攝個大菠蘿

沒什麼實物,波利只能拍攝個大菠蘿

若是只打算簡單了解一下藝術家或這類藝術的朋友,不妨集中看完《意粉區塊鏈》。因為它運用了ASMR技術,不難容易有直接的感受,同時無意識以及片段的揣測性亦是藝術家主要的特色之一。《乞嗤》亦是另一部簡單明快的影片總結整個展覧題材。

若偏要解釋聲音便是主軸,有部落的女歌手唱歌的聲響,聲音借代的便是萬物運作的借代語言。機器的運作,收割機的運作,蜜蜂的運作,幻化至社會的運作仍然運作的目的不必然嘴唇茶。例如旋轉棉花糖的壓碎,化學物的燃燒,同樣指向在這運作的定律。世界的運行不一定在於建設,有可能要在於破壞,指明了世界的一種無序性。當然這不是無政府主義者的那種強烈控訴,但同時警告着勿對資本主義有無限的頌歌,文明的社會似乎和自然型態別無他樣。然而大師的解讀又何止一樣,我亦只是順著策展介紹的主思路而行罷了;作品中單抽質感對話的成份閱讀也未嘗不可。權威點的解讀不妨參考場刊中對每展品的訪問錄,都透露了作者的心路歷程。

有興趣串起大館兩個當代展的朋友應先看邊界與遊戲,以免精神狀態過於強烈,造成回不去童真印象的場面。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