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MK日》(圖片來源:舞台劇 大MK日 Facebook)

《大MK日》開足 38 場 商業劇場代表劇場創作獨立生存的可能

香港的商業劇場作品,值得有劇評和詳細的文字紀錄。一個劇作如果沒有留下文字紀錄,特別是在網上,幾乎是等於不曾在這個世界存在。

1/ 100毛和W Theatre聯手創作的《大MK日》,在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一連開足38場,但在網上見到的劇照和文字介紹,少得不可思議。

2/ 一來是林日曦(a.k.a. 男主角、編劇、100毛老闆)在謝幕時呼籲不能劇透。

3/ 散場後我只在自己ig寫了一些怪碼:MK=HK#Happy Pigs=HKP#重建 > MK#壞過海霆#好like胡麗英……

4/ 二來也是商業劇場的慣性,重視前期宣傳,少跟進售後演後的報導、紀錄和評論。

5/ 《大MK日》劇情:九十年代三個中學生常在旺角的卡拉OK唱K、去機舖打機,二十年後其中一人將「移民」天水圍,而他們當年流連的旺角商場Cheap之城亦即將清拆。三人因而相約在行將消失的商場聚舊。

6/ 開場時,搭了竹棚的商場景,相當有香港機場的落地玻璃feel。別離之意,在我看來是不言而喻。

7/ 主角三人組:傑少(楊偉倫飾)、粗麵(白只飾)、海霆(林日曦飾),加上旺角K場的南哥(朱栢謙飾),是開港漫的玩笑。OMG,我們在懷鄭伊健與《古惑仔》的舊!

8/ 未開場,劇院一直播鄭伊健的歌,大家chill住傾偈打卡,是W的招牌暖場方式。場刊勁靚,學足港漫,但沒有分場表、劇情概要等基本資料。

9/ 開場,傑少即將和老婆、孩子搬去天水圍,所以約廿年前的好兄弟再去Cheap之城,想找回當年南哥開的卡拉OK。粗麵現在是唔怕你老的社交舞導師,海霆現在是Happy Pig食店吉祥物。

10/ 回到商場憶起往事,三人當年在機舖打機,傑少發現情敵羅柏豪(龍志權飾),柏豪父親是商場保安寶強(東方昇),有收購商場的發展商Heidi姐(胡麗英飾)做靠山。傑少女友Yuki(利君牙)終為了柏豪拋棄手。

11/ 傑少、粗麵、海霆受南哥鼓勵參加商場歌唱比賽,組成了「壞南孩」。比賽由Heidi姐任評判,內定柏豪勝出。大會隨即宣布商場將發展成Hi之城。

12/ 編劇是林日曦,但整個呈現方式是相常有黃智龍的風格,或曰W Theatre的美學。誇張的角色造型,明快的節奏,靈活運用流行語和意象,海霆壞唔過凱婷,傑少表演食兩支煙追回Yuki,是非常《小人國》,但也非常八九十年代。

13/ MK即HK,拆掉Cheap之城是拆掉香港文化積累。

14/ 三個中佬在就拆的商場,遇上nice過譚仔阿姐的美鳳(也是胡麗英飾),知道南哥已過世,她接手了K場。她按南哥遺願將當年練哥的K房鎖匙給三人,南哥留給他們的果盆已變壞,但房中的唱K裝置仍能運作。

15/ 結尾,一貫W美學的歌舞演出,給觀眾爆發堆積了兩個半小時,甚或更長時間的情緒。

16/ 說實話,《大MK日》和港版《大叔的愛》一樣,不是沒有瑕疵,但觀眾在網上是一面倒好評,可見流行文化劇作有着質素以外更扣人心弦的東西,在《大MK日》而言是100毛、港漫文化和香港情懷。

17/ 當下年輕人知100毛的應該比知W Theatre的為多。可是,香港商業劇場,或曰流行文化劇場,由千禧年開始能行到現在的只有W Theatre,W始終如一地商業到底。

18/ 2000年前後香港的商業劇場冒起,簡而言之是以普羅大眾為目標受眾,以娛樂作招徠的牟利演出, 當時除了W Theatre,還有詹瑞文的PIP、英皇娛樂、東亞娛樂……到現在仍屹立不倒,定期有新作的只剩W Theatre。

19/ 你可能會說,W Theatre的長期合作伙伴風車草劇團,不是也營運至今?我會說,風車草劇團十多年已來逐漸轉型,做的不純粹是商業劇場。你覺得他們演Michael Cristofer、Martin Sherman、Sarah Kane的劇作算商業?能支持二十場以上的票房?不。另,風車草2014年以後的「忙與盲」系列在創作層面而言,亦不是以商業掛帥。

20/ 只有W和黃智龍始終如一。2017年黃智龍以W Theatre創作總監的身份宣布無期限暫停創作,連帶和葵青劇院的場地伙伴合作關係也暫停。休息約一年,2018年開始和100毛合作,創作100毛首個大型舞台劇《我殺死了尊貴客戶》,2019年再來《大辭職日》,及今年的《大MK日》。

21/ 行事低調的黃智龍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劇場人。首先,他不是演藝學院出身。現在有多少劇場人不是APA出身而能站在主導的位置?風車草三子、莊梅岩、陳曙曦、HKREP馮蔚衡、蘇玉華&潘燦良、KP導師彭秀慧……誰不是演藝校友?

22/ 黃智龍並非來自演藝,城大畢業,壹傳媒出身,在弱肉強食的流行文化媒體坐到高位,一天忽然想達成學生時代的心願——搞戲劇,遂辭掉傳媒高職走進劇場。壹傳媒練就的流行文化觸覺和求存意志,可信有助他在劇圈知進退免被潮流吞噬。2017年由高產量的葵青場地伙伴計劃退下來,2018年起和100毛合作,轉型為低產量長演期的創作方式。

23/ 一年一劇意味劇本有更多時間沉澱、雕琢。長演期達三十八場,門票收入提供的製作資源,和八至十場門票收入是天淵之別,可以玩嘅嘢更多,機舖的遊戲機極度像真?整個劇轉了多少次景?無budget的劇作好多時只能一景到尾。非常期望下次100毛聯乘W Theatre的製作有live band演奏。

24/ 最後好想講,胡麗英的演出很精彩,她訪問時總是很謙虛,演出時卻給人驚喜。選角是出色的,三個男角,楊偉倫擔戲最重,由他和白只拱照舞台經驗較淺的林日曦,效果非常理想。現在的戲劇流行脫衣服,入場前萬萬想不到楊偉倫竟是肉體擔當。

25/ 最最後,為甚麼我那麼看重商業劇場?商業劇場代表了劇場創作能獨立生存的可能性,雖然有人會不屑創作必須回應觀眾的需求,而將之視為不自由。但為接受資助而必須履行的義務,亦是另一種不自由。我覺得劇場到最後,始終需要觀眾。而願意相信觀眾是劇場創作的必經階段,建立了信任之後,觀眾會更明白,就算不明白也會更願意了解劇團的實驗性作品。

26/ 導演及監製 / 黃智龍,編劇 / 林日曦,白只 / 粗麵,楊偉倫 / 傑少,林日曦 / 海霆,朱栢謙 / 南哥,胡麗英 / Heidi姐&美鳳,利君牙 / Yuki,龍志權 / 羅柏豪,東方昇 / 羅寶強,專家Dickson / Ken。

 

作者 Facebook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