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女人街,再見了》劇照

《女人街,再見了》:廖啟智與無證兒童問題

這部本周上映的香港片,是廖啟智遺作之一,當然有紀念性。據報他參演而未映的影片多達七八部,可見這位好戲之人長期保持專業水準,演技多面又不計較角色輕重,正是「好使好用」,難怪相當多產。另一因素,是過去兩年來戲院因動亂和疫症經常關門,不少港片無法上映,近月才陸續推出。故此積壓的廖啟智遺作有多部,這一部早在兩年前拍成。

關家忠導演的《女人街,再見了》,廖啟智演得甚好。他飾演九龍某條女人街的賣衫佬,十足粗魯的市井攤販,愛打麻雀,有時還似狂躁,但好心收容一個無證兒童,情如骨肉,又像鬥氣冤家,經常吵鬧而「父子」情深。

此片很通俗,拍攝女人街眾生相,亦像廟街龍蛇混雜,有黑幫有卧底,發生劫寶案和綁架案,搞出驚險追逃,同時煽情催淚。除了廖啟智和無證兒童,另一對重要角色是劉心悠與吳卓羲,結成「亡命鴛鴦」。可以說全片沒有冷場,然而堆砌搞戲,不能要求情理充足。

正式主角其實是無證兒童,由華洋混血的梁伽榕飾演,他「靚仔」又聰明生動,惹人好感。這角色由於無證,只能困在女人街假扮學生,被迫慣於說謊。男童偶然遇上被綁架的富家小女孩,發生天真的「兄妹情」,渴望有真正家庭,成為此片的戲肉。壓軸戲就是他與劉心悠、吳卓羲企圖救出小女孩的驚險過程,結局特別煽情。

梁伽榕是天才童星,小小年紀便有明星感,相信可以提名最佳新人。至於來自大陸的無證兒童,香港曾經有大新聞,惹起爭議,當年很多人認為應該遣返內地,恐怕一旦港府收容,便有越來越多無證兒童湧來。

片中廖啟智非常同情這個男童,很擔心他被警方查到而遣返大陸。不過,我覺得這男童留在女人街並非好事,因為不能上學,又不敢走出女人街,簡直毫無出路,而且患病無法求醫,有生命危險。其實這類情況,應該交由政府處理,平民難以解決,一片好心反而可能釀成悲劇。

想起近年大陸女導演白雪拍攝的《過春天》,主角並非無證兒童,而是「單非」有證中學女生,每天從深圳跨境到香港上學,她想賺錢旅遊日本,於是經常為非法集團帶「水貨」上大陸,終於出事。劇情主要發生在香港,拍得甚佳。

《過春天》的女生,與內地媽媽一起住在深圳,飾演香港爸爸的正是廖啟智,在香港有妻有孩,女生只能偷偷摸摸與他會面。廖啟智佔戲不多,低調而傳神,亦演得好。實際上,跨境有證學生甚多,又有香港出生的「雙非」有證兒童,原來超過二十萬,也曾引起爭議。相比起來,無證兒童大概不是很多吧?無論如何,香港與內地的關係實在很複雜。

說起來,廖啟智正式做主角的電影不多,做配角就無論佔戲多少也往往有突出表現。他主演之片,較多人提到《點五步》,他演捧球教練。我亦看過他在《大同:康有為在瑞典》主演康有為,這是陳耀成導演的冷門另類影片,結合紀錄片、劇情和舞台式表演。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