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花不長開:金大班與梅卓燕的愛情實相

2020/7/6 — 15:35

(資料由客戶提供)

華燈四起的時份,夜總會的樓梯響起一陣高跟鞋聲,金大班一身黑紗金絲旗袍掛滿水鑽飾物,帶著十幾個舞女綽約登場……台灣小說家白先勇的短篇名作〈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這樣開場,故事講述年屆四十的舞女金兆麗第二天要下嫁六十歲富商陳榮發,最後一晚回到夜總會上班,勾起了過去在上海百樂門的初戀和風光日子,以及遷徙台北後的起伏際遇——香港資深編舞家梅卓燕決定將它編成《最後一夜》,一趟文學與舞蹈跨界的實驗劇場。跟梅卓燕在舞蹈團的排練室翻開小說的書頁,從創作的話題提問:為何選擇〈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小說有甚麽吸引的地方?她似乎很喜歡白先勇的小說,前作有獨舞《遊園驚夢》,究竟白先勇筆下的女性有甚麽特質讓她念茲在茲?為何選擇一個男同志的書寫而不是女作家(例如張愛玲)?《遊園驚夢》是一個獨舞作品,《最後一夜》會是怎樣的形式?小梅率先回答的竟然關於張愛玲!

香港舞蹈團《最後一夜》
攝影: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香港舞蹈團《最後一夜》
攝影: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廣告

交際舞和國語老歌的愛情範式

廣告

文學與舞蹈的轉化關係,第一關要面對的便是文字如何入舞?每個媒介都有它的屬性,要將兩種不同體系的東西連結一起,要看彼此能否互相通過;張愛玲的小說自成一個相當完整而圓滿的世界,文字非常綿密,對小梅來說是難於轉化和潛入的堡壘,任何意圖挪用或改造都容易破壞原有的文本,但白先勇的小說很不一樣,人物和場景留給她許多可以發揮的空間(空位和間隙),能夠擺放自己的想法,尤其是意識流的書寫,來回外在環境與內在心境之間有無盡變動的可能。以〈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為例,首先吸引她的是「夜總會」的場景,那本來就是一個跳舞的地方,卻發生許多奇異的人際關係,那種場合可以讓她發揮劇場的實驗元素。

香港舞蹈團《最後一夜》
攝影:Michael CW Chiu

香港舞蹈團《最後一夜》
攝影:Michael CW Chiu

《最後一夜》從原著三段愛情切入,以三種不同的交際舞顯示女主角跟三個男人的關係:第一段採用交纏挑逗的探戈,襯托年青時期跟月如的純愛初戀,第二段是帶點挑釁進攻的牛仔舞,寄寓中年之後跟海員秦雄的忘年戀,第三段是浪漫優雅的華爾茲,代表她從良後獲得的安逸。這是《最後一夜》的基本人物設定,梅卓燕砍掉其餘支線角色,集中金兆麗的愛情生涯,不講故事(那是小說的做法),卻以舞蹈呈現女性在愛情和青春流逝後面對現實的情態。夜總會是歌舞昇平的風月場所,自然少不了唱歌的環節,小梅特意挑選了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老歌,包括姚蘇蓉的〈情人的眼淚〉、葛蘭的〈卡門〉、張露的〈給我一個吻〉、蓓蕾的〈我一見你就笑〉,以及蔡琴為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演唱的主題曲〈最後一夜〉等等,來營造氣氛、鋪演動作和浮映人物。這樣看來,社交舞和國語老歌是梅卓燕切入原著空間和時間的重要技法,為作品建立了框架,裝載了人物的情感和意識,再讓觀眾浸淫其中的氛圍。

年華逝去的身體與情慾

以舞女的故事入舞,梅卓燕說是很順理成章的事情,但當中還牽涉一個更重要的關連,就是「年華逝去」的身體與愛情,「年齡」對舞女和舞者來說,都有同樣惘惘哀慽的考驗,到了某個階段必須有所選擇和放棄,而對金兆麗和那些舞廳客人來說,「愛情」到底是甚麽?小梅說夜總會是一個奇異場域,男人跑到這種地方當然是為了用金錢買來的愛情,即使是短暫的、利益交換的,他們也甘心情願而且樂此不疲,或許日常生活有太多壓抑和欲求不滿,祗有經過情色訓練的舞女才能滿足他們的幻愛。當一個人遇上另一個人,我們到底想得到甚麽(或為甚麽必須得到)?愛情其實是非常物質和身體的東西,哪怕是一個擁抱、一刻的陪伴、或為對方做一些事情,當現實的愛情或婚姻充滿瑣碎的麻煩時候,夜總會的愛情相對地來得簡單直接多了,在買和賣的過程,那些「愛」和「被愛」的感覺非常確實,是一種假作真時真亦假的幻想(甚至有人弄假成真),體現人性很真實的情感需求。

香港舞蹈團《最後一夜》
攝影: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香港舞蹈團《最後一夜》
攝影: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滾滾紅塵的盲目與通透

白先勇的小說恆常地表達過去的消失、人生如夢的懷緬和幻滅,但小梅覺得金大班的佈局有點不一樣,設計了一個表面看來格格不入、內層卻是反襯的人物,那是主角年輕時候在黃埔灘頭擾亂人間的姐妹拍檔吳喜奎,結婚後改頭換面變成皈依的大佛婆,終年吃素唸經,對比外號玉觀音的金兆麗,彷彿一正一反的重像。小梅疑惑為何作者要將佛家道理插入燈紅酒綠的故事?從佛學上看,夜總會的聲色犬馬正是荒謬沉淪的孽,是必須掙脫來淨化自我,小梅覺得白先勇是要通過人生無常來反證生命的思考,祗有洞悉情愛的真假有無,才能知道凡塵所在,而金兆麗不同大佛婆,她仍有貪嗔癡,仍徘徊滾滾紅塵,三段愛情經歷其實也是三種人生追求的因果,從純愛到命運自決、再到過盡千帆的落地生根,她不斷創造自己的世界,也永劫回歸地輪迴自己的慾望!到這裏,梅卓燕已經從原著的愛情轉入了佛家的哲學思維:愛情是制約的(conditioned)關係,我們必須瞭解和掌握愛情的實相,才能打破迷障,無論是舞女的行業還是現實的婚姻,終極的本質沒有不同(想起了張愛玲的名句「婚姻是長期的賣淫」),在盲目與通透之間,任憑如何折騰,最後祗有風流雲散的結果,而金兆麗不停戰鬥,便註定永遠循環不息!

——

舞蹈x文學《最後一夜》

場次:8月14—16日 (五—日)7:45pm;8月15—16日(六—日)3:00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320, $220
主辦:香港舞蹈團

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發售
http://www.urbtix.hk/internet/eventDetail/4059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