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選擇「好的」兒童劇?(舞台藝術家篇)

2020/5/12 — 10:48

照片為2015《五個孩子與沙仙》劇照

照片為2015《五個孩子與沙仙》劇照

🕺舞台藝術家(講故事的人)

#兒童劇藝家必須升格成兒童心理學家

藝術家都有他們的技巧限制,演藝技術基本上都是同傳統舞台沒有差別,只是他們要加入兒童心理學的能力,才能蛻變成兒童劇藝專才。

廣告

所以,藝術家都有自己的長處及訓練的基礎,不同的表演藝術品種,在兒童劇世界都有完全不同的表現,但面向的兒童的基本需要還是一致的,你要感動兒童,對兒童心理學的掌握,是不容置疑的功夫。

#表演品種的差異

廣告

最先踏上兒童劇舞台的是「木偶戲」及「面具戲」,木偶戲最初是因為其節奏及快速的動作而吸引小朋友,因此成為兒童劇的寵兒。

木偶由於其造型之獨特,加上來自演員的表情、動作、故事、語氣,使觀眾更必須通過想像力才能連結木偶師與戲偶,貫穿其中,進行欣賞,想像力吸引三歲以上所有年輕人長時間的眼球。

「面具」的出現,是因為要演出「話劇」中動物或擬人化角色而借用及加入。但話劇並非八歲以下兒童的至愛,原因是話劇的長篇故事都要以懸疑作為連貫及張力基礎,孩子未必擁有這個專注力去長時間追隨劇情發展,當專注力下降,他們就會迷失在故事情節之中,無法掌握情緒。

當他們在劇場無法找到認同,就會苦悶地做出破壞行為,這就是小朋友在劇場胡亂走動及發出古怪聲音的原因。所以「好」兒童劇的其中一個成敗關鍵,不在喧鬧,是在安靜。如果,有一班小朋友非常安靜地欣賞整出戲,就明顯說明是一出「好」的兒童劇。

後來,「講故事」與「戲偶」結合,也加入「影子戲」,「面具」亦與「音樂劇」結合,兩者都得到重生。一般而言,戲偶的演出橫跨年齡段最長,3至18歲都可以,音樂劇方面比較適合八歲以上的兒童。

近年由於嬰幼兒戲劇的發展,有兩種戲種忽然之間加入兒童劇世界,就是「舞蹈」為主的「肢體劇場」及以「音樂」為主的兒童音樂演奏。

由於三歲以下小朋友,說話基本沒有太大作用,反而肢體動作與表情使他們更明白內容,加上音樂可以頓然讓他們從右腦的感情反射行為,轉化回左腦的理性思考,左右腦交叉動作有利兒童被情感感染,並且鞏固記憶劇場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之後,大家更發現肢體動作與音樂不單對三歲以下的兒童有作用,原來對所有小朋友,一樣貢獻良多。於是,所有品種的表演,全面在兒童劇舞台集隊。

不同藝術家合作的「綜合表演」成為新寵兒,加上「馬戲、雜技」,近30年的兒童劇就由木偶及音樂劇轉化成全面的兒童及青少年劇場( theatre for young audience ),真正給年輕人看的舞台

#文化背景、地域歷史的我們

兒童劇發展的開端,都在20世紀20年代,位於捷克與德國南部、意大利北部、奧地利、匈牙利、及羅馬尼亞、保加利亞一帶。

這個時段與地域,不單是兒童劇的黃金時間,也是兒童教育發展及兒童心理學發展的相同位置。於是大家就開始明白兒童劇的出現,並非偶然,而是與兒童教育發展同步的產物。

在華人世界,兒童教育發展才剛起步追趕西方,要同步把兒童劇普及帶給他們並不容易及真實。

但細想之下,當年兒童劇的出現,正是為了配合教育的發展,他是一次由配角轉成主角的戲劇性轉變。借著前人的經驗,華人兒童劇是否可以再一次扮演成協助兒童教育發展的推手,用同步互動的方式,你行一步、我行一步,互相扶持,好像小丑魚與珊瑚一樣共生共贏。

#兒童劇商業化的迷思

大家對於兒童舞台商業化有很大保留,這個不難理解,因為大家覺得既然兒童劇是給我們的下一代看,過分商業化會否使他們為了利潤不擇手段,帶給兒童很多負面影響。兒童劇商業化是否就會演化成兒童精神文明的鴉片。

其實,問題不難解決,正在於我們的社會是否對兒童成長階段差異情況充分掌握,社會是否關心年輕人欣賞藝術的權利,藝術評論是否豐富與專業,家長對購票選擇能力是否足夠,公私營劇團的分工是否明確,私營單位兒童公益服務的資助制度是否確立,專業兒童劇藝舞台工作者是否有足夠培養與有所支援等等。所以,如果以上能力是肯定及鞏固,兒童劇商業化,或公私合營發展模式,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但如果以上的答案是「否定」,明顯說明我們現時傾向需要發展以公益角度出發的兒童藝術劇院。現在,世界各地的迷惑正是,獨立商業兒童劇單位正在公益化經營,公營的兒童劇場正商業化操作。

公帑未有去創造環境,反而在創造作品生產者,資助制度沒有充分被善用。商業兒童劇沒有應有的身份,被剔除於教育門外,成為創意產業的一部份。

而公營單位,還苦苦在競爭市場,需要與商業單位無差別地吸引家長的青睞。商業與公營兒童劇統一標準,於是視線模糊,「好」兒童劇更難出頭。

所以,兒童劇誰人在做,不再含糊,說得清清楚楚,反而是一個優勢。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