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這城尚存一道氣 — 鍾正《不宜呼吸》

2020/9/7 — 10:22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反修例運動演變成國際大事,成為了每個香港人不能回避的生活議題。不像雨傘運動後,藝術家有意識地為佔領做一些作品;近大半年來的展覽,總閃現激盪人心不能驅散的陰影。這不是說大家都在做政治藝術或以創作回應社會,而是社會運動成為我們的集體情緒,生活每個細節的大環境。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廣告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廣告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於七、八月期間駐留de Sarthe gallery,以邀請觀眾置身其中的場景裝置(immersive cinematic environments)作結,道出他對香港的想法。他替畫廊空間動了個大手術,把各冷氣風口全部集中於一個房間內,卻仍保住它的運作。房間很冷,大半場地則如戶外般濕熱;冷氣如血液般倒流,冷得如雪。(註)房間的玻璃好像給人砸裂了,冰花成為觀眾的眼簾,我們看到的均難免破碎。房間的玻璃又彷彿抵受不住內外溫差的拉扯,迫逼崩緊得自行爆開。繁華盛世的中環美景,正好打在這房間牆上。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Cyberpunk的色調來自幻彩詠香江的旋律,金屬色管道映襯的士高的迷幻,烏託邦的幻滅不知是因為政制再詮釋,還是充滿(過於)理想的公民抗命。幽暗環境裡,張貼起數張朦朧的影像,例如記者在示威現場用閃光燈拍攝一刻的身影,及大霧瀰漫下給消音的鬧市。《漫游》鍍鋅鋼板上極為抽象的絲印,來自紅隧外一塊空置的廣告牌。殘影其實滿佈城市各處,被強行清洗的事實,與民眾的聲音。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如果這城市尚存一道氣,它應該會如《紐結》般蒼白的。冷氣散熱槽、水管或排污渠,被擠在大廈的後方,人們不易碰見的位置。東西被劃分為好與醜、高與低,及該見與不該見。城市在大手術過程中「重生」為異獸,如小說《輸水管森林》(1998年)眾生被困在巨大的機器裡的情境。「不宜呼吸」,即你仍可呼吸,仍可生存;只是宜與不宜,及接不接受的問題。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

鍾正《不宜呼吸》@de Sarthe gallery,展期至2020年9月19日。

可延伸討論的展覽:《梁御東的空間介入》(2016年)。(阿三@Art Appraisal Club)

(註:房間內外溫差,有時候不如藝術家設計般分明。這取決於當日的溫度,是陰是晴,及走火通道冷氣的強弱。而房間該冷得冒出水點,筆者到訪當日惜未見。)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