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妖鈴鈴》和《奇門遁甲》

2018/1/2 — 9:49

吳君如自導自演的搞鬼喜劇《妖鈴鈴》,和袁和平導演,徐克編劇的奇幻武俠片《奇門遁甲》,都由香港影人在中國內地拍攝。

過去一年,龐大的中國影市出現「本土化」大躍進,即內地本身的人材進一步冒起,最驕人是吳京自導自演《戰狼 2》狂收 56.787 億元人民幣(8.73 億美元),號召力拋離香港導演和明星之作。相比之下,吳宇森導演的重本新作《追捕》慘敗,票房僅得一億。香港影人在內地是否由紅變黑呢?

大陸市場越做越大,香港影人郤越拍越失威,顯然不妙。再看看近期吧,票房最高是內地名導演馮小剛的《芳華》,已映十八天收入十二億人元,遠勝同期香港影人攝製收三億的《奇門遁甲》。大陸名牌陳凱歌導演《妖貓傳》個多星期收約五億,也壓倒同期香港成龍主演收三億的《機器之血》。

廣告

其實收三億也不差了,但製作成本高的話,就勉強過得去吧了。風水輪流轉,現在常見大陸國產影人更賣座,其中小本搞笑起家的「開心麻花影業」, 2015 年拍出《夏洛特煩惱》,爆冷大收十四億人元,近作《羞羞的鐵拳》提高成本,票房增至廿二億人元,成為2017年國慶期最賣座影片。

近日香港影人北上攝製之作,奇在票房較好是製作簡陋的《妖鈴鈴》,內地開映頭四天便過三億,「貓眼」電影網預測總票房可達四億三千萬人元。

廣告

《妖鈴鈴》本身胡鬧兒戲,不是佳作,為什麼比大導演、大製作、大卡士的《追捕》旺場得多呢?當然因為吳君如和監製陳可辛聰明,與「開心麻花」合作,把香港式搞鬼搞笑搬到內地背景,果然迎合到正在盛行妖魔鬼怪又喜歡笑料的通俗市場,賺到錢了。

故事發生於今日大陸某個大城市,無數摩登華麗高樓大廈包圍着鬼域廢墟似的舊樓區「萌貴坊」,停電停水,住着幾家拒絕遷拆的「釘子戶」。發展地產的奸商找人扮鬼,企圖嚇走他們,他們請「天師」吳君如到來捉鬼。結果吳君如與他們合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扮牛頭馬面扮閻王,讓奸商自食其果。

這類扮鬼扮馬的橋段很古老,包公審烏盆就是經典。數十年前也有香港片加以現代化。 2016 年多段體港片《GOOD TAKE》有一段黃精甫導演,蔡卓妍主演,是舊樓住房們合謀扮鬼,對抗迫遷的地產發展商。《妖鈴鈴》變為大陸遷拆狂潮之下的釘子戶,切合內地現實問題 (連吳京在《戰狼 2》也怒打強拆民居的地產奸商)。搞鬼而不是真鬼,亦符合大陸電檢。

除了主演的吳君如搞笑,還有香港的方中信、吳鎮宇演過氣古惑仔,其他住客是大陸藝人扮演的山寨「發明家」夫婦,懷念亡妻的父子,以及一個「網紅」妙女郎,他們撞鬼又扮鬼,總算熱熱鬧鬧,但儍儍蠢蠢。其實數月前港片《西慌極樂・太爆 太子 太空艙》拍攝本港殘樓劏房的「廢柴」住客們,怪雞荒謬感甚強。《妖鈴鈴》比不上該片,而勝在炮製內地釘子戶與地產奸商鬥法,合乎大陸時宜。

至於《奇門遁甲》,袁和平早在三十多年前拍過同名港片,今次徐克構思的故事完全不同,成為大搞電腦特技和武打動作的古裝神怪武俠。描述「霧隱門」一批奇俠惡鬥妖人和天外妖魔,跟不少華語奇幻武俠同樣複雜、古怪,而又差不多,看後很易混淆,很難記起劇情怎樣。

比較有趣是周冬雨飾演白痴女孩,但有異能神功,疑似預言中的新掌門人,竟能令李治廷的斷肢迅速復生!此外,師兄大鵬與師妹倪妮違規相戀,也算生動,還弄出互打耳光越打越愛,則有些變態。

袁和平導演與武指保持熟練,全無冷場,然而不是西方魔幻奇俠、超級英雄那種水準。

奇門遁甲到底是什麼呢?傳說中此乃神秘術數,可以呼風喚雨,高深莫測。當然,這一部和八十年代那一部都只是借題搞作,沒有真正觸及奇門遁甲之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