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妙想天開之中國音畫 — 楊雪霏《中國素描》個人專輯聽後感

2020/12/14 — 12:20

楊雪霏《中國素描》

楊雪霏《中國素描》

【文:董芷菁】

楊雪霏是當今少數活躍於國際舞台的華人女性古典結他演奏家,她早於千禧年間揚名國際,並開始與唱片公司及聯同其他音樂家推出個人及合作專輯。多年來周遊世界巡迴演出過後,畢竟情牽故土,作為一位在古典結他界具影響力的演奏家,她更渴望以音樂尋根。但萬事起頭難,尋根之路亦非一帆風順,有如她在唱片中的小書所言:「在我演奏生涯初期,我開始了挖掘古典結他中國作品的旅程,苦於中國結他作品少之又少,所以我開始自已改編...... 也陸續在音樂會及多張專輯加入了中國風格音樂。」即使在外巡演時,亦不忘初心:「隨着多年周遊世界旅行演出,並且演奏了很多國家的音樂後,我從其他的角度更清楚地認識到影響自己成長背景,更加渴望在世界各地與聽眾分享來自自己文化的音樂,於是我開始了個人的積累中國曲目的重要工程。」楊雪霏的《中國素描》便是她的階段性成果集。

唱片封面以稍有掉漆的中式大門獸頭把手為背景,楊雪霏手上拿住她的愛琴站在門前,帶領我們進入她的中國音樂之旅。本碟由環球音樂出版,打開唱片盒內有兩隻天藍色光碟於內。細看光碟盒背面:碟一以傳統中國古典名曲為主,碟二則以較近年所創作之中國器樂獨奏曲及委約創作作品為主,曲風廣泛之餘亦可見其心思及編排。正如楊雪霏所言:「《中國素描》的曲目廣泛而有深度;(作品創作)時間跨越從漢代到當代,風格迥異包含了古曲經典,民間音樂和現代風格,形式上有獨奏,室內樂和結他與管弦樂團的合奏。既有經典作品改編,也有原創的作品。我希望這張專輯展現出結他的豐富表現力。」

廣告

不一樣的中國味道

由作曲家及指揮家傅人長所改編的管弦樂隊與結他《可愛的一朵玫瑰花》引領聽眾進入古典結他之中國素描,編曲者選用《可愛的一朵玫瑰花》作為管弦樂和古典結他之協奏是十分聰明之做法;《可愛的一朵玫瑰花》之原曲來源於哈薩克,原名為《都達爾和瑪麗亞》。後來,此曲傳到新疆,再被有「西部歌王」之稱的王洛賓所收集。此曲本來便帶有中亞血統,行走七聲音階,在編配後反而能部分還原此曲原貌 —— 原曲《都達爾和瑪麗亞》中,悲傷之愛情故事中一點孤單凋零之情感。接着的《花鼓》則改編自瞿維於上世紀四十年代的鋼琴曲,楊雪霏更在這結他獨奏版本加入特有的打擊樂器效果,模仿安徽所流行花鼓音樂文化,是首經鬆而別出心裁的小品。

廣告

到了幾首中國音樂經典作品:《春江花月夜》、《胡笳》及《梅花三弄》。《春江花月夜》又名《夕陽簫鼓》,早見於琵琶曲譜,是首琵琶獨奏曲。原曲所表達山水間之空靈,琵琶之演奏較為強調留白及空間。而專輯中的演奏則以另一角度演繹中國古典美學了:楊雪霏的演奏中,首先是把一板一眼的節奏框架去除,句法及節奏隨着演奏者之氣息而行;原本留白之處加上泛音點綴,猶如在本來黑白的水墨畫上大膽加上其他色彩,靜態的山水畫頓時變得生動而且充滿活力。與笛簫大師張維良所合奏的《胡笳》有更大驚喜 —— 簫聲之蒼涼與敦厚沉實的結他結合,結他在技法上仍着力保留原曲古琴之滑音及泛音演奏,快板演奏得更為瀟灑,回歸慢板時與簫對答鬆弛有道。除了收納了幾首古曲經典外,亦有改編自中國彈撥樂器的器樂獨奏曲;包括《陽春白雪》(琵琶)、《劍器》(柳琴)和《絲路駝鈴》(阮),皆以盡量保留原來技法為基礎,再疊上古典結他語言。可見演奏者在此類古曲中亦相當尊重原曲演奏及當中之技法,在不破壞傳統基礎下進行創新,帶出不一樣的中國味道,此亦是本專輯的一大亮點。

除了中國音樂的曲調外,由陳怡和譚盾所寫的幾首新派音樂在專輯中的角色如甜品般出現;篇幅不長而且對於大眾而言亦不難接受,輕輕把觀眾的口味和視野開拓。別出心裁的選曲下,楊雪霏《中國素描》專輯曲風廣泛,風格各異,刷亮了大眾對中國音樂的印象。

作者簡介:董芷菁,香港九十後,現為文化工作者及竹韻小集二胡樂師。拉琴之外,亦會偶爾動筆寫字。編有《華樂大典‧高胡卷》及《聽賞中國音樂》作者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