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 :大概總帶著愛

2019/12/19 — 12:26

對某些觀眾而言,《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可能是一部恐怖片。導演Noah Baumbach對夫婦/情侶的日常有著如此的洞察力。電影細緻的刻畫像彷佛說穿了每人在一段關係最醜陋又最真實的一面,亦也許是平常我們經常逃避、欺騙自己說不可能存在的一面。

電影以Charlie (Adam Driver飾) 與Nicole (Scarlett Johansson飾) 的情書讀白作開端 — 「她真的聆聽別人」、「他白手興家」、「他總有辦法提醒別人牙縫裡藏有食物殘渣但卻又不會令別人感到尷尬」、「她的手很有力,可以打開任何瓶子,我覺得這很性感」⋯但現實世界總是很殘酷,甜蜜過後便是痛苦的開始。

電影隨即跳到畫面解釋原來訴說甜言只是Charlie跟Nicole離婚輔導的一部分。二人離婚的因由,電影沒有交代清楚,大概只是Nicole覺得做婚姻生活迷失了自己?又或是Charlie的外遇成了導火線?又再或者是Charlie與太太的距離越來越遠?「雞與雞蛋」的爭拗,就如現實生活中,剪不清,理還亂。

廣告

接下來,整個離婚過程都變得醜陋。莫說當天的甜言蜜語一掃而空,就連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動作,就如電影中Charlie沒有把安全椅子好好綁上,又或者是Nicole與兒子晩飯時喝過的一杯半杯餐酒,通通都變成自己的彈藥,作為在對博公堂時對付對方的武器。

不過更恐怖的是那些衝口而出,充滿無情力的說話,又或者是那個能說出這些話語的模樣,更令人為之害怕。在那一場Nicole與Charlie殘酷對罵的一幕,爆炸力很強大,力度之大令我也不禁皺著眉頭,小心翼翼地看戲路的發展。「我每天醒來都希望你會死!我希望你得到絕症然後再被車撞死!」這一幕實在令人久久都未能釋懷。Adam Driver的演繹直接挑戰Joaquin Pheonix在《小丑》的演技。

廣告

《婚》以一種舞台劇的手法處理,調度、演員走位及場景設計無一不拉近觀眾的距離,將注意力集中在演員身上。片中甚至加插了百老匯音樂劇<Company>的兩首曲 – —<Being Alive> 及 <You Could Drive a Person Crazy>,這兩首曲的加插毫不突兀,反而更加投射出婚姻故事中二人複雜又難以三言兩語解釋清楚的立場。

說到尾,婚姻與否,是否只是一種形式?能將自己最醜惡的一面也坦蕩蕩地掏空,這人在生命中想必有一定的位置。所以「就算愛他已經沒有意義,我今生還是會愛着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