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海姆城中心

寫在德國曼海姆 給劇場觀眾的信

各位再構造劇場的觀眾,

大家好!自從《有你,故我在》、《洪水來了,我一個人在台北》(網上版)一別之後,好像很久沒有聯絡了。大家近來好嗎?有多喝水嗎?

今年9月開始,我將會出任德國曼海姆邦立劇院(Nationaltheater Mannheim)的駐院作家一職,為期一年(如果想知道一點關於曼海姆是什麼地方,文末有個小註解)。這也是我一生第一次做全職創作,以前絕對是難以想像的。

曼海姆邦立劇院

雖然職位是駐院作家,不過不用朝九晚六般上班,時間比較有彈性。所以我在香港的工作也沒有閑下來,同時繼續做本團藝術總監的工作。2022年1月,我們將聯同二十多名香港大學學生,創作社區聲音導航劇場《某種不明的東西》,內容關於發生在香港的三場瘟疫:鼠疫、沙士及至今個未見終點的COVID-19。《某種不明的東西》由本人編劇,並邀得大家熟悉的陳秄沁和我一起聯合導演(今次佢唔演嘞!一次咁多啦!)表演及AR工作坊亦密鑼緊鼓籌備中。

另外,這幾個月,本團一直在準備為期三年的網絡小說改編計劃。經同事介紹,我才發現自己錯過了近年崛起的一批年輕網絡作家。他們綻放的創意及創造力教我驚訝,相逢恨晚。佳作眾多,第一階段先改編三個作家的小說,每年一個:擅於血腥驚慄的橘子綠茶、透過陰陽相隔故事勘破生死的西樓月如鈎、最貼近年輕男女感情世界的唉瘋人。打頭陣將會是橘子綠茶的新故事《魂端視訊會議進行中》。詳情雖容後公佈,trailer 卻籌備得如火如荼,希望十月可以和大家見面。

曼海姆街頭藝術

好忙了嗎?未算!跟著我分享一下在外國的演出。今年年初,我應美國 Climate Change Theatre Action (CCTA)邀請,以英文寫了一齣短劇《最後的蜜蜂在天空飛》(The last bee is flying over the sky)。此劇獲奧地利格拉茨劇院垂青,譯成德文,於今年9月29日首演。秘魯的一個劇團亦會譯成西班牙文演出,詳情待訂。

在德國杜塞多夫和朋友合照

至於我在曼海姆的工作,於今年內完成兩個劇作。明年3月,將上演《宇宙到處的聲音》(Sound everywhere in the universe)。這是[後人類旅程]三部曲的最終章(即俗稱《未來簡史》三部曲)。故事講述OO星球被扯進黑洞消失了。根據霍金所說,黑洞有入口有出口,但只有單程。任何人、事、物進入黑洞,都會被重組,所以離開黑洞之後,你再也不是之前的那個你了。OO星球遺民T,決意尋找重組後的OO星球。我亦會擔任這部劇作的導演,首次和德國演員合作,既興奮又緊張緊張。

另一部劇作是《詛咒和拯救》(The Damned and the Saved),受曼海姆邦立劇院及慕尼黑雙年展(Munich Biennale: New Music Festival)委約寫成的歌劇劇本,將由Malin Bång作曲,Sandra Strunz導演。故事講述兩個受盡凌辱的女子如何復仇。明年5月首演。

當我想跟那個城市連結的時候,我便會在那裏跑步。圖片中的曼海姆河邊,就是我新發掘的路線。在如此變動不安的時代,我們仍然有許多東西可以做呀。行動是對抗絕望的最好方法。希望碰面之前,大家都要把自己照顧好,讓我們有更美好的精神面貌相見!

甄拔濤
2021.9.1
德國曼海姆

曼海姆及其邦立劇院小註解

曼海姆是德國巴登-符登堡邦的第三大城市,毗鄰海德堡(Heidelberg),即海德堡大學所在地。曼海姆和法蘭克福亦只有四十分鐘車程。第一任駐院作家(House Author)是席勒(Friedrich Schiller)。今次是第一次由亞洲人出任此職位。

 

《未來簡史》演出小註解

《未來簡史》粵語版於2016年香港新視野藝術節首演。今年亦由蕯爾布魯根邦立劇院(The Staatsschauspiel Saarbrücken)製作,為德語首演。第二部《後人類狀況》(Posthuman Condition)今年4月由法蘭克福劇院(Schauspiel Frankfurt)製作網上版,亦為世界首演(德語演出)。本團仍然努力發掘在香港演出第二、三部的機會。三部曲均以英文寫成。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