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寰球會客室」──寫在漢雅軒「搬屋」前 張頌仁:做藝術必須要「樂觀

2020/5/29 — 23:10

漢雅軒創辦人張頌仁(左)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

漢雅軒創辦人張頌仁(左)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

【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

採訪漢雅軒的創辦人張頌仁先生時,香港正處於抗疫的關鍵時期,藝術界的活動也大受影響,拍賣會取消、畫廊展覽也相繼改期,老字號的漢雅軒,卻在這特殊時期,舉辦13名藝術家的群展《樂/觀》。朱銘、成瑞嫻、葉世強……都是張頌仁合作多年的藝術家,在古色古香的空間中,張先生帶筆者瀏覽、講解每幅作品,不時穿插著藝術家們的軼事與回憶,體現他的作品與人個性的火花。

朱銘《人間系列》(圖片由藝術家及漢雅軒提供)

朱銘《人間系列》(圖片由藝術家及漢雅軒提供)

廣告

「所有好東西都是從危機中變出來!」這是藝術界沙場老將的心得。張頌仁認為,現在不只香港,全世界都面臨著一個重要的臨界點,人類的固有秩序要被打破,「我希望在危機、一種未知的情況下,發展出轉變的可能。」他說,「做策展的工作,若你不是一個樂觀的人,根本做不起來。」

廣告

所以,他在畢打行的畫廊舉行最後一個群展,取名為《樂/觀》。「樂,也是傳統儒家社會最重要的價值;觀,做藝術行業當然講究視覺觀感。」展品與主題配合得恰到好處──女藝術家成瑞嫻的作品涉及精神層面的創作,色彩優雅明亮,讓人乍眼看便有愉悅之感;陳福善的性格本來就很樂觀,風趣詼諧,把他的畫放進來亦順理成章。張頌仁希望大家能把疫情下壓抑的情緒,打開心懷。

成瑞嫻《可能性》(圖片由藝術家及漢雅軒提供)

成瑞嫻《可能性》(圖片由藝術家及漢雅軒提供)

「策展最重要是看到可能性,事情在未來將如何展開。」一直以唐裝示人的張頌仁,自80年代起,在香港做當代藝術,創辦香港第一家現當代藝術的商業畫廊──漢雅軒。不僅如此,有「中國當代藝術之父」之稱的他,是首位將中國內地藝術家,如曾梵志、張曉剛等,推向國際市場的人。他在改革開放後,首先嗅到這個先機,讓西方藏家看到中國當代藝術的可塑性。1989年在香港舉辦《星星十年》展覽,齊集中國星星畫會的所有成員,同時回顧第一波中國新潮藝術。「我只是將他們放到合適的位置,能跟這些藝術家合作也是我的榮幸。」張頌仁說。

在香港做文化產業,永遠被說是吃力不討好,甚至是「燒錢」的行為。張頌仁承認,這十幾年來,香港藝術走向更專業的平台,可是挑戰與壓力依然來自經濟。「香港生活成本太高,你要做一個成功的藝術家──既能生存,又在創作上擁有獨特的角度,是特別困難的。」他笑言,香港最需要的,或許是房產革命。

葉世強《一列葦》(圖片由藝術家及漢雅軒提供)

葉世強《一列葦》(圖片由藝術家及漢雅軒提供)

香港地方特殊,不同流派不同政見的人士都在。藝術圈也有微妙割裂的狀態,衣香鬢影的Art Fair和「貼地」的在地藝術、社運藝術同時存在,兩者相互鮮有交集仿佛平行時空。這種割裂是必然存在的嗎?張頌仁不置可否,但他認為這種割裂也是當代藝術迷人之處,「你要找到一些裂縫,嘗試打開此。」做藝術,就應該在這種無人地帶,找到聲音,打開大家未曾找到的感知。他特別提到現已關閉的油麻地獨立藝術空間「碧波押」,由三木做策展人,曾舉辦很多優秀的展覽。

「做創作的人,恰恰就在未必受支持的領域裡面,找到聲音,這才真正對藝術界有貢獻。所幸香港很多藝術家還是有這種地下藝術的心態,這亦是我認為香港藝術最寶貴的地方。」──張頌仁

《樂/觀》展覽現場(圖片由藝術家及漢雅軒提供)

《樂/觀》展覽現場(圖片由藝術家及漢雅軒提供)

截稿時,漢雅軒在畢打行的租期剛屆滿,將搬回在葵涌的漢雅立方(HANART SQUARE)展場。新址舉辦的第一個展覽就直接取名「搬屋」,聽上去有種邀請新朋舊友House Warming的意味。至於究竟這次張先生又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驚喜?就等6月20日開幕時揭曉!

——

港台普通話台《寰聽世界》由陳嘉佩、孟繁旭、黃梓瑜主持,「寰球會客室」環節每周專訪文化界嘉賓,讓聽眾深入了解其創作意念。節目逢星期一至五下午2時至4時於香港電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足本重溫︰https://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huantingshijie/episode/67889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