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寰球會客室】沈莘的「挑釁」︰對於國家機制,我更關注每個個體

2019/12/30 — 12:18

《夜鶯的挑釁》2017 年/四頻道錄像裝置(彩色、有聲)53 分鐘/M+,香港。王兵捐贈,2018 年
(圖片由香港M+提供)

《夜鶯的挑釁》2017 年/四頻道錄像裝置(彩色、有聲)53 分鐘/M+,香港。王兵捐贈,2018 年
(圖片由香港M+提供)

【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

M+首屆「希克獎」入圍的藝術家中,沈莘是最年輕的一位。近年,他已成為各個影像展中常被提及的中國青年藝術家之一。自己寫劇本,自己拍攝紀錄片,探討身份認同、性別、宗教和階層的問題。一個作品的創作過程,藝術家需要2至3年,去翻查大量資料,看歷史小說,閱讀不同身分背景的人創作之詩,與有關的人相處很久,以嘗試理解他人的看法。

沈莘(圖片由香港M+提供)

沈莘(圖片由香港M+提供)

廣告

這兩年大大小小的展覽上,都常看見沈莘的作品。別人看這是他創作的高峰,他卻說,這兩年是十分困難的日子,經歷父親的離世,創作也不像以往般無拘無束了。不過,他願意分享,將自己的對世界的思考帶出來,再觀察對方的反饋。

廣告

看沈莘的作品,你會驚訝這位年輕藝術家的嚴肅,對人類社會具有某種挑釁和批判。

《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與沈莘(右)合照

《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與沈莘(右)合照

「我從小印象深刻的是《莊子》裡對世界的理解,我將其看成是無政府主義的思想基礎,是對自我反省有用的工具。」——沈莘

早年在新加坡、英國讀書,作為海外留學生的沈莘亦遭遇身份認同的問題。他透露,為希克獎明年3月的表演所做的作品,便涉及到韓國移民在中東、俄羅斯和日本還有美國的經歷。在南北韓未分開時,一群韓國人移民到烏克蘭,結果遭遇當時針對韓國移民的一場大屠殺,很多人逃往美國。他找到一位韓裔烏克蘭女孩,細聽他祖輩逃亡的經歷,寫出了一個俄文的劇本。另外,沈莘還在籌備拍攝有關加拿大土著人的紀錄片。

「我想去探討國家作為代表機制,對於個體的影響。這個代表機制,在我看來是需要不斷探討和將其弱化的。沒有必要因為一個政治事件,對個體加上定義。」

沈莘說,「這些韓國移民在俄羅斯和日本,因為南北韓的分割,他無法擁有任何一種身份認同,他們只能是韓裔。哪怕他們去南韓,給他們的身份也並不是公民身份。這些個體在逃脫政治事件對他的定義時,他是否在建立一種新的身份認同呢?」

沈莘常看這種「無國籍」、沒有所謂「國家歸屬」的個體,以及這些給群體帶來不同的感受和關係。既然政府、國家機制是偽命題,改變也可以有不同方式,改變也會有時間性。身份認同不應以國家劃分,而是對文化的共融性,大家是否擁抱同一個文化。

對於國家機制的探討,最先是來自初高中時代看的「抗戰電影」,沈莘起初看時會感到憤怒,之後會反思,為什麼會產生這些情感,他試圖去解釋這個情緒的形成過程。

時間是一個交換價值的媒介

在倫敦讀研究生時,沈莘開始確定透過影像去創作,想要去理解圖像與語言之間擁有的共通性的關係。

「影像對我而言,它是以時間為單位的一個媒介,我可能一年只能創造一個作品,觀眾在看的時候,他們也需要給予時間,才能完整地從這個作品中得到空間去利用它。」所以,他會選擇時間作為一個交換價值的媒介。

「自己作為一個個體,有不一樣的層次在其中,有自我中的他者,別人眼中看你所投射出的影像,也有很多層次的。」——沈莘

《夜鶯的挑釁》

《夜鶯的挑釁》2017年/四頻道錄像裝置(彩色、有聲)53分鐘/M+,香港。王兵捐贈,2018年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夜鶯的挑釁》2017年/四頻道錄像裝置(彩色、有聲)53分鐘/M+,香港。王兵捐贈,2018年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這次在香港M+的展覽,是2017年的作品《夜鶯的挑釁》,通過四屏裝置和音效迴圈交疊的方式,呈現了沈莘對關於權力與信任、人與人情感關係的思考。

女性佛教徒和基因產品經理在舞台上討論人生、科學和信仰,流露彼此愛慕之情。其中,基因產品經理講述自己兒時被性侵的經歷。「兩個女人的關係是建基在戀人之上,他們的對話帶有表演性,特別是在熱戀期(笑)。可能對於關係有一種敏感度,他能做的,也就是去問他一些問題,試圖去理解他,但也不會告訴他,你應該怎麼做。」兩位女性代表著不同的關係網絡和信仰系統,他們互相挑釁的狀態是非常有趣。

以女性身體所承受的暴力來構建情感的空間,這些情感空間其實有很多附加條件,就好比你能否真正理解一個慰安婦所經歷的痛苦。

「一個經歷過性侵的個體,無論是男女或其他性別能否真正有共情和同理心,有了的時候,你作為一個個體的關心,可以到什麼樣的程度。這個對藝術家而言是很大的問號。」

沈莘(圖片由香港M+提供)

沈莘(圖片由香港M+提供)

另一個畫面,是兩位舞者互相對立,彼此表演暴力,用暴力為主題讓他們引導編舞。最後藝術家將舞蹈的部分全部剪去,留下的是他們休息和觀看彼此的狀態,作為抽象的背景,給其他的影片製造一個對比。你看似他們在對立,但卻不知道他們對立的原因,產生的效果又是很值得思考的。

就如本次展覽的策展人皮力所說:「藝術本身並不能解決歷史政治的衝突,卻可以在現實中不斷製造出與既有規範的差異,哪怕只是抽象縹緲、難以察覺的意象,其內涵有時甚至會超越藝術家創作時的主觀立場,並脫胎成一種獨立的言說,讓觀眾隨意出入於其中,激發想像與思考。」沈莘的作品,涵蓋著對宗教、社會、歷史和戰爭之間的糾葛,所有的交叉點轉變成不斷去挑釁觀眾的方式。

——

「希克獎2019」展覽

2019年12月7日至2020年4月13日

星期三至星期日以及公眾假期上午11時至下午6時
(展覽於2019年12月25日、2020年1月1日、1月25日及26日關閉。展覽期間,梁碩的《山頂裏》於下午5時關閉。)

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M+展亭

——

香港電台普通話台《寰聽世界》由陳嘉佩、孟繁旭、黃梓瑜主持,「寰球會客室」環節每周專訪文化界嘉賓,讓聽眾深入了解其創作意念。節目逢星期一至五下午2時至4時於香港電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足本重溫︰https://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huantingshijie/episode/61358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