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寰球會客室】直面黑暗,尋找救贖 — 藝術家 Ken Currie 的藝術重生力

2021/3/23 — 13:38

【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

在黑暗的佈景,中間照下一束光,身體部分很難說是一種健康的狀態,皮膚青筋暴露、帶血、蒼白、各種皺紋,讓人聯想到的是死亡。格拉斯哥藝術家肯‧柯里(Ken Currie)的作品似乎將此視為正常,不健康的、殘缺的身體,受苦的人群,或許是世界的殘忍本質。

若說藝術作品的「正能量」,那應該是人類透過灰暗的作品,去面對真實世界的一份勇氣。

廣告

有人說「任何腸胃不好的人,都應該像躲避瘟疫一樣,避開Ken Currie的繪畫。」他筆下從不避諱地描述世界的黑暗、腐敗與血腥。藝術創作當然不是為了宣揚正能量,藝術也不只旨在傳遞美,然而觀眾在作品裡不可言喻的黑暗與殘缺中,解讀到重生的力量。

廣告

同樣痛苦和血色眼睛的,是《海洋生物》中的場景,一個身穿潛水衣的小孩,手托水母,眼神似乎流露出被蜇的疼痛感,又或者是對死去海洋生物的惋惜。Currie透露出他對蘇格蘭島嶼文化的濃厚興趣,以及人類對海洋的依賴。

「手套」是Ken Currie多次繪畫的對象,充滿隱喻。一向關注勞工、社會階層問題的他,在《清算者》中描繪的服裝和手套,讓人想起之前畫作解剖鯨魚的漁民形象,似乎又有血腥,到底是清算誰?他沒有給出答案。《中國手套》裡被工業化學品染色的手套掛在牆上,手套是人體的部分延伸,本身作為人造物的角色;替人體抵擋了很多外界的化學物、污穢物的狀態,掛在牆上斑斕的狀態,讓人不禁想像手套的主人是誰?類似的議題似乎在《赤腳》中有提及,擁有一雙黑色足底的會是什麼人?

「危機恰恰包括這樣一個事實︰舊的在消亡,但新的卻無法誕生;就在這一過渡期中各種各樣的病症開始出現。」——安東尼奧.葛蘭西(Antonio Gramsci)《獄中札記》

《過渡期》用黑色的物件遮蓋了自己整張臉,都指向某些歷史的線索,令人想起黑死病的鳥嘴醫生,是否人戴上面具,能夠獲得新的力量?

疫情未見明朗的當下,最讓人害怕的是病毒本身,還是人類在大災難下的恐懼、脆弱並束手無策?Ken Currie在畫作裡或許給出了一些答案。面對恐懼與腐敗的世界,不要逃避,去面對它、直視它,我們終將在黑暗裡獲得救贖。

 

 

Ken Currie(肯.柯里)個展 《過渡期》

弗勞爾斯畫廊(香港)
展覽日期:2021年3月18日– 2021年5月29日
地址:上環東街49號地下

(本文結合筆者觀後感以及與藝評人Chris Wan於電台節目《寰球世界》──「寰球會客室」之對談內容。)

——

以上內容將於4月1日下午2時至4時,在香港電台普通話台《寰聽世界》播出,節目由陳嘉佩、孟繁旭、黃梓瑜主持,「寰球會客室」環節專訪文化界嘉賓,讓聽眾深入了解其創作意念;足本重溫︰https://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huantingshiji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