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寰球會客室】香港的27 Club?活著才能見證奇蹟──《自然早死》藝術家吳暐君

2020/10/22 — 10:25

《行年27──2019年活下去的原因》

《行年27──2019年活下去的原因》

【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圖︰受訪者提供】

「究竟有沒有一種方法,早死但不影響到人?」28歲的藝術家吳暐君(Sharon)多年前和朋友無意間談起。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她心頭。

近年,她重新審視這個疑問︰「我想探討社會對死亡的容忍度是怎樣?人以什麼態度面對死亡,似乎也左右我們以怎樣的心態,在這個社會生存下去。」吳暐君說。「香港人面對租金貴,工時又長,而平均壽命亦很長,我們這樣長命,是否為了做一些社會為我們預備的任務呢?」帶著這個疑問,Sharon開始籌備這個項目──《自然早死》。

廣告

死都要留在香港?

《zine of fragebogen》

《zine of fragebogen》

廣告

《zine of fragebogen》

《zine of fragebogen》

談及死亡,「死去哪」也是個問題。這不免要說到墳場,香港有幾個「華人永遠墳場」,華人墳場為何有「永遠」二字?這引起了她的好奇,就如香港身份證上的「永久」與墳場的「永遠」是否也有關聯。「你知道嗎?只有香港身份證才會特地印上『永久』二字,其他地方都沒有的。香港一直被人說是難民社會、移民社會,外來人的根不在此,這裡的人卻喜歡往外跑,然而我們卻有一張『永久』居民身份證。」 

「華人永遠墳場」始於20世紀初,當時華人領袖關注,香港有否地方讓華人埋葬遺骨,於是他們向殖民政府成功爭取土地,並且寫成法例《華人永遠墳場條例》,保障逝者的屍骨可以「永遠」留在香港。「上一代香港人給了我啟示──曾經有一班人,為了永遠安寧地留在一個地方而去『抗爭』,並且成功爭取。」Sharon說。

《Angst》

《Angst》

《Angst》

《Angst》

《Angst》

《Angst》

作品《Angst》是一塊刻著「永遠」的花崗岩,被放在象徵永恆的生態瓶中,彷彿是墳場內綠色草地的墓碑,希望大家反思「永遠留下」的概念。

「總要有人活著,記得他們如何死去。」

《行年 27》

《行年 27》

另一個作品《行年27》,是Sharon自2019年起蒐集資料的創作。2019年是香港翻天覆地的一年,在時代的巨變下,整座城市都體驗了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Sharon針對27歲的年輕人,請他們回答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下去的意義是什麼?

「我希望從收集的信息中,找到作為互相扶持的理由,來好好面對香港人接下來的日子。」 

《行年 27》

《行年 27》

為什麼是27歲?原因來自西方有「27 Club」的迷思,很多歌手、藝術家或青年選擇在27歲那年自殺。Sharon希望探討經歷反送中運動後,27歲被時代選中的青年在想什麼。

她收到七百多個回應,「有些說,活著的人要記住現在的事,好好承傳下去;很多人說家人和伴侶,是他們活下去的原因;或者更加簡單,就是很喜歡香港。」她發現,受訪者希望回饋社會,並不是為了得到甚麼然後離開,更多的是希望給予和付出︰「還有的是想見證一個大時代的轉捩點,回想以前在歷史書、藝術創作中所描述的場面,終於也被我們這代人碰上了。」

《行年 27》

《行年 27》

展覽在艺鵠書店舉行,回應的紙張貼滿了小書店的幾面牆。在經歷絕望的陣痛後,這座城市彷彿孕育出新的能量,在年輕的香港人心裡滋長。記得小時後筆者看小丸子,裡面有句話說:「活著就會有好事發生!」 

27歲還很年輕,更不需要說「鬥長命」,奇蹟的降臨,總是突如其來的。

⁠吳暐君與作品《Angst》

⁠吳暐君與作品《Angst》

香港電台普通話台《寰聽世界》由陳嘉佩、孟繁旭、黃梓瑜主持,「寰球會客室」環節每周專訪文化界嘉賓,讓聽眾深入了解其創作意念。節目逢星期一至五下午2時至4時於香港電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足本重溫︰https://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huantingshijie/episode/7095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