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將「劉曉波」去符號化 — 評陳鈞至的《審美與人的自由》

2020/5/11 — 9:58

一人前體驗劇場系列之一 : 審美與人的自由(抗疫測試版)
(圖:樹洞 treehole Facebook)

一人前體驗劇場系列之一 : 審美與人的自由(抗疫測試版)
(圖:樹洞 treehole Facebook)

如果要談劉曉波,大部份人的第一印象應是《零八憲章》、諾貝爾和平奬、空椅、劉霞,大概劉曉波作為一種「符號」,代表的是對抗極權、爭取自由等等。但劉曉波並不是一個符號,正如自由不應該只是作為口號與符號一樣,因此如何去談劉曉波,以至談「劉曉波」所指涉的「自由」,才能避免成為空洞的符號?

劇場作品《審美與人的自由》我認為作出了不錯的嘗試。陳鈞至的創作,在富德樓的八樓「樹洞」中呈現。這個全名為《一人前體驗劇場系列之一:審美與人的自由》(以下簡稱《審》)的創作,混合了多媒體設計及投影、動態偵測、聲音等的裝置,稱之為「劇場」可能有點勉強,它更像是一個藝術裝置。觀眾進入裝置時,要攜同一個平板電腦,可以控制投影、聲音速度與大小等等。所以觀眾在「表演」的三十分鐘內,可以自由選擇以怎樣的速度去聽,看到的是什麼等等。 由此,觀眾不再單單自是被動的接收體,而是更主動參與在作品之中。

很誠實的說,我一開始並沒有太多耐性去看,我大概用了 10 分鐘就摸索到可以調整的各種變化,幸而聲音一直朗誦的內容有吸引到我的興趣。不過,我在後來卻又慢慢進入了另一種體驗的狀態。這一點我會容後再提。

廣告

先回歸到作品題目。審美,是很個人的經驗,同時也是與歷史連接的經驗。一個人的審美觀必定和他身處的環境以及自身的歷史有關。審美也是人的自由的體現:美學也許有客觀的準則,但一個人覺得什麼是美,卻是主觀的、自由的。在這個作品中,觀眾有了一種自由去選擇。但那是真的自由嗎?

在《審》之中,觀眾的自由,還是受到創作者的「限制」。創作者決定了觀眾可以作出的選擇。但審美本身雖然主觀與自由,也是同樣受歷史與環境所影響與限制。因此我在《審》中的經驗,使我反思我日常的審美經驗,並藉此又了解並反思了「自由」一詞的複雜性。所以儘管觀眾能夠在「演出」中有自由選擇的空間,但一個更 sophisticated 的觀眾應該能夠意識到其選擇並不完全自由。

廣告

自由,可以說是近來香港人最關心的議題。由反修例運動,到武漢肺炎疫情下的各種措施與人的自由的關係。抗爭運動的主題,也在《審》的創作中出現,《審》的聲音包括兩個部份,一個由電腦人聲朗誦的論文,以及一段於去年國慶日的示威活動中錄取的聲音。

電腦朗誦的論文,正是劉曉波的博士論文《審美與人的自由》。這篇於 1988 年答辯的論文,貫穿中國文化與西方哲學對審美與自由的思辯,劉曉波從中論述自己對審美與自由的觀點。由此,劉曉波在「演出」中便超越了單純地作為「自由」的符號出現,而是觀眾一直聆聽(以及透過投影的文字閱讀到)他的論文,更深入了解他的思想。(當然,觀眾也可以選擇快速播放朗誦的聲音與文字)

同時,我在體驗《審》的過程中,聯想到一種猶如未來的「Archivist」的感覺。即仿如置身一個 dystopic future 中的「存檔部門」,翻看一段有關「自由」的歷史資料。當然這個dystopic future 會是一種像《1984》 的極權社會。放諸今天香港,這種想像也許並不那麼遙遠。不過作品引用《審美與人的自由》中的論述,又使我思考「自由」與我們身處的文化之間的關係。

文化、歷史、社會等的脈絡 (context),是我們思考「自由」二字時的重要因素。我認為在《審》之中,透過劉曉波的論文內容、裝置的設計等等,創作者嘗試把觀眾置於一個不那麼平面化與符號化的位置當中,意圖透過文本與體驗兩者刺激觀眾,使他們走出「自由」的口號,更深層的思考這二字的複雜性與自身的關係。這一點我認為是難能可貴的。

另一個值得討論的,是《審》以「體驗式劇場」為名。然而以我所知道,一些看過的觀眾都覺得其更像是「裝置藝術」。我還是會把這個作品歸類為劇場。其一是創作者對觀眾的要求。一般放於當代藝術的背景下的裝置藝術,觀眾較多能按自己的喜惡或興趣,決定花多少時間觀看。在《審》之中,創作者則要求觀眾像走進劇場一樣,盡量在那個從現實中抽離的空間全程感受或參與。因此,時間變成了很重要的元素。這亦是我觀看到作品後半段時,推翻了一開始的某種 skeptical 的情緒,真正感受作品帶來的思緒衝擊。

這一點我亦想探討,現代的劇場,也許更適合以這種「一人前」的方式去做。劇場是一個要求觀眾感受與思考的表演形式。思考,即為觀看到的事情以及其帶來的感受,對照自身經驗與知識,從而得出一個屬於自己的觀點與想法。獨立思考在現代社會中越益困難,那些不是作為娛樂消費品的戲劇,有時還是無法擺脫這種模式:創作人藉戲劇提出的不是讓觀眾思考的道德(或價值觀)問題,而是道出創作人對某個議題的價值取向或道德教誨,觀眾由此跟隨創作者的思路再作「思考」。然而自由的人往往都帶點孤獨:因為他們為了自由能欣然接受獨處。假若現代人真要追求自由,其必須先具備獨處的能力,並由此作出獨立的思考。「一人前」的體驗劇場正正把「獨處」與「思考」兩者的空間交予觀眾,並讓觀眾與創作者一同感受那三十分鐘。

我認為《審》的嘗試,同時在於其沒有把「自由」或「劉曉波」符號化,或是把「自由」作為一種教誨傳達,而是把劉曉波的思想平實地羅列在觀眾之前,並由觀眾自行決定如何觀看與感受。創作人是否完全認同劉曉波的觀點在此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觀眾看完以後作出怎樣的思考,並與常駐現場的創作者交流分享。而正是這一點,我認為我看到了一個久違了的,讓我思緒迴轉的作品。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原題是「評陳鈞至的《審美與人的自由》」,現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