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楊雪霏】用古典結他「素描」中國

2020/11/18 — 9:51

古典結他演奏家楊雪霏(環球唱片供圖)

古典結他演奏家楊雪霏(環球唱片供圖)

二十年前的九月,楊雪霏作為首位獲得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古典結他專業全額獎學金的中國學生,在大洋彼岸的倫敦開啟新的旅程。海外生活二十年,楊雪霏獲獎眾多,簽約知名唱片公司,到訪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演出,成為當代最具知名度和影響力的古典結他演奏家之一。不過,她有一個音樂夢想,卻遲遲未曾實現。

「當我與國外的音樂愛好者聊天,一百個人裡面有九十九個人對於中國音樂並不瞭解。」在不久前的一次電話訪問中,楊雪霏告訴我。今年八月底,她與德卡唱片公司(Decca)合作推出新專輯《中國素描》(Sketches of China),用古典結他這件西洋樂器演奏傳統及現當代中國曲目,介紹並展示中國音樂的意趣與魅力。

新專輯兼具廣度與深度

廣告

此番推出《中國素描》新專輯,距離2016年致敬巴西音樂作品的個人專輯《多彩巴西》,已有整整四年。出道二十多年來,楊雪霏灌錄的唱片眾多,《中國素描》是她花費心力最多的一張。儘管她在1999年推出的首張專輯《楊雪霏·古典結他》已收錄自己改編的中國民間音樂作品《彝族舞曲》,但專輯中的全部曲目都是中國音樂,卻是多年來的第一次。

《中國素描》裡的曲目,都是楊雪霏用心挑選的,從漢代的古琴曲《胡笳》到當代作曲家譚盾和陳怡的作品,時間跨度逾兩千年。專輯中的曲目類型也是多樣,既有古琴和洞簫等古代器樂名曲,也有《瑤族舞曲》等耳熟能詳的民間音樂,甚至還包括《月亮代表我的心》等當代流行金曲。用楊雪霏本人的話說,這張專輯的選曲「兼具廣度和深度」。「每每在國外談及中國音樂,當地人們通常首先想到的是歌劇《圖蘭朵》裡的《茉莉花》。」而楊雪霏希望在《中國素描》中呈現的,是面貌更為複雜多元的中國音樂,既溯古,亦指向當下。

廣告

所謂「溯古」,指的是專輯中收錄多首中國古曲,例如傳統琵琶曲《春江花月夜》,古琴曲《胡笳》以及古箏名曲《漁舟唱晚》等。在新專輯中,楊雪霏邀得中國知名古箏演奏家及教育家袁莎合作《長相思》和《新漁舟唱晚》,又與洞簫名家張維良合作《胡笳》,意在從東西樂器的合作中,找到溝通與對話的可能。

楊雪霏推出新專輯《中國素描》(環球唱片供圖)

楊雪霏推出新專輯《中國素描》(環球唱片供圖)

為順暢演奏這些中國古曲,楊雪霏在演奏技法以及情緒表達上,均有創新的嘗試。一方面,她用古典結他模擬琵琶、古箏以及古琴的音色,另一方面,又要保有古典結他本身的韻律與意味。熟悉中國音樂的人,或許不熟悉用古典結他演奏的中國樂曲;而瞭解古典結他的人,或許沒有聽過以此樂器演奏的中國旋律。在楊雪霏看來,於「熟悉」與「不熟悉」之間建構張力,是《中國素描》這張專輯最富新意的地方。

談及「指向當下」,則不得不說到楊雪霏與中國當代著名作曲家譚盾與陳怡的合作。新專輯中收錄的《七個願望》,是譚盾特意為古典結他演奏家量身定做的作品,借由七首時長不過數分鐘的短曲,凸顯樂器音色的多變。儘管古典結他由弱到強的區間較小,而彈奏《七個願望》時,尤其讓楊雪霏印象深刻的是作曲家用了各式方法,盡力呈現這件樂器聲音的動態與多變的音色。專輯中另一首與中國當代作曲家合作的作品,是陳怡創作的《說唱》。2013年,楊雪霏在倫敦首演此曲,此後數年又在多個音樂節或是個人演奏會現場重演。《說唱》由中國民間的擊鼓說唱汲取靈感,以古典結他的彈撥模擬鼓樂與人聲,時而激越,時而婉轉,在傳統音樂的曲調中加添現代音樂的實驗性,令到全曲起伏回轉、新意頻現,又不乏諧趣之感。

自從二十年前去國深造,楊雪霏離鄉多年,一直心系故土。此番推出《中國素描》,與中國演奏家及作曲家合作,終於讓她心願得償。「身在國外,對中國的歷史與文化反而有更深切的體會,也希望在其他國家和文化背景的觀眾面前,展示中國文化的悠久與博大。」楊雪霏如是說。

跨界合作 執著探索

不論與當代演奏家合作中國古代名曲,演奏流行音樂作品,抑或委約知名作曲家為古典結他量身訂制新作,都是楊雪霏不斷探索、不斷嘗試跨界的例證。她的好奇心十足,喜歡嘗試新鮮,尤其樂意從不同文化背景、不同音樂門類以及不同領域的音樂家身上,尋找靈感與啟迪。

楊雪霏十三歲時考入北京中央音樂學院,成為中央音樂學院附中招收的首位古典結他專業學生。當時在中國內地,古典結他是很小眾的樂器,以至於她起初決意成為古典結他演奏家時,曾讓父母憂心這職業無法帶給她安穩無憂的生活。本以為去到國外讀書會見到全然不同的世界,卻發現在歐洲,古典結他相較於鋼琴和小提琴,同樣小眾。

「小眾有小眾的好處。」楊雪霏說,正因為古典結他曲目較少,反而給了她不斷豐富曲目庫的機會。除了委約作曲家創作古典結他作品,楊雪霏亦不時嘗試將不同風格、不同器樂演奏的曲目改編為古典音樂版本。從首張專輯中的《彝族舞曲》到改編巴赫、維瓦爾第等西方著名作曲家的作品,再到新專輯中的《春江花月夜》等,都是例證。改編對於楊雪霏而言,並非一蹴而就,而是在不停的嘗試、調整與磨合中逐步完善。「(改編曲目)是相當耗費時間的事。」楊雪霏告訴我,即便是同一首作品,在不同的場合與情境中演奏,經由細部的變化與調整,或會呈現不一樣的效果。

楊雪霏從不會為了改編而改編。再創作作品之前,她要選擇適合結他演奏的曲目,要發揮結他聲音的特色,同時,盡可能地保留原曲的精髓。在她看來,改編西方作曲家的作品與改編中樂,是頗為迥異的創作體驗。西方音樂嚴謹,注重理性與邏輯;而中國音樂追求「神似」,強調留白,強調意在言外。故此,當改編中國樂曲時,最難的並非技巧與節奏,而是如何將原曲中的意蘊與情緒拿捏得當。「《春江花月夜》這首作品,我完成改編之後,一直在不斷地微調,以至於有些觀眾聽過幾次後會發覺:哎,怎麼又改了?」楊雪霏笑道。

出道以來,楊雪霏一直嘗試與不同界別的藝術家跨界互動(環球唱片供圖)

出道以來,楊雪霏一直嘗試與不同界別的藝術家跨界互動(環球唱片供圖)

除改編作品以豐富古典結他曲目庫外,楊雪霏的「跨界」之旅,也常常邀請不同界別的藝術家同行。她曾與小提琴家黃蒙拉共同錄製唱片《弦舞》,曾與英國知名男高音演唱家伊恩·博斯崔吉(Ian Bostridge)合作演出布列頓的藝術歌曲,曾與流行歌手李健合作,還曾將古典結他帶離音樂廳,帶到戶外,在埃菲爾鐵塔下、在數萬觀眾的露天慶典中表演。

在楊雪霏眼中,不論傳統與現代,不論古典與流行,音樂家的想像與自我表達,無需被不必要的邊界與框限束縛。與鋼琴、小提琴等西洋樂器相比,古典結他確實小眾,而她身為古典結他演奏者與普及者,不斷嘗試跨界,與不同界別、不同領域的藝術創作者合作互動,應可為這件樂器的發展提供更廣闊的平台。

自年初至今,受到新冠疫情影響,歐洲和美國的音樂演出幾乎全部取消。楊雪霏在過去數月間依舊頻繁與樂迷互動,不過方式由線下轉變為線上。她漸漸熟悉並適應隔著電腦屏幕與樂迷交流的演出新形態,甚至為確保線上音樂會的音效而購置高達三千英鎊的直播設備。在她看來,古典結他強調私密性,注重演奏者與聽眾深入的、直指內心的互動,而在家中舉辦並收聽的線上音樂會,恰恰為發揮古典結他的特性,提供了難得的機會與空間。

「演出取消,但音樂不停。」在楊雪霏看來,音樂從不會因一時或一事的阻隔而停止流動。艱困時候,身處不同時空的愛樂人因音樂相連相伴,彼此關顧,這又何嘗不是一場別具意義的「跨界」之旅呢?

 

(原文刊於《國家大劇院》雜誌,2020年10月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