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江玉儀 Fatina:唯有畫不會說謊

2021/2/3 — 10:09

作者:波利

與江玉儀(Fatina)約定下一個展覧我們來一次專訪,沒想到一過已是半年,終於在Contemporary by Angela Li的《平衡·夢工場》中見面。
當我們談到香港繪畫藝術,不得不承認其中最為清晰的主脈絡是中畫當代化。香港開埠以來便有很多藝術家再嘗試為中式繪畫加入現代化的意味,舉隅早期的王無邪、呂壽堒,中期劉國松,近年有石家豪的工筆。圖像一點去想,如果牆面上掛著以上畫家的作品,那麼牆上仍有餘下空白的位置,我會說是留給江玉儀的。

江玉儀 - 山麓

江玉儀 - 山麓

廣告

雖然包裝上的主題是談城市與自然的關係,但最不可忽略的卻是作品氛圍所透露著的,一種不可思議的文學性,我直接地質問著她其實遠不止如此吧?確實,系列正如其名,起點是白居易的《花非花》,而能夠將這《花非花》的意境確實傳達的則是其同樣不可思議的技法。

廣告

曾經看過木製的邊框,波利以為全畫便是在一個大木盤上繪製的,原來事實遠比此複雜。在兩層的設計中,Fatina先在底層的亞加力膠版上繪上背景,覆上絲娟後再行繪畫。她不愛起稿,落墨即是,以求寫意,不知這是像傳統山水還是古典油畫,但顯然這亦造就了作品強烈的表現特質;如她所言,畫見其人。此法之下比起傳統宣紙上的山水畫,連在遠處的山巒亦能看到其細部,但同時確確實實地在第二層中展現,在畫面中游移,好像重現肉眼的焦點轉移一樣。

江玉儀 - 浮城掠影

江玉儀 - 浮城掠影

一般而言我們會認為中大尤其在中畫方面,壟斷了香港藝術某一個時期的斷代史,有大師在其任教,又有大師從其所出的。波利好奇江在浸大的土壤之中如何繼承了這一藝術脈絡呢?這要從她的藝術偶像木心談起。木心從林風眠的上海美院畢業,亦文亦畫,而江則是從他的文學作品中進入了他的藝術世界;雖然不在香港代代傳承,卻無心插柳地切入了香港最主要的藝術脈落中。

其次則是在媒介的探究,Fatina的早期作品是油畫媒介的小花小草,不忘初心地亦在她《花非花》系列中看到了大量的植物細節。在海外藝術家留駐計劃中,她在西寧嘗試過唐卡技藝,又再日本嘗試過岩彩手法。對於媒介與素材的互動有更深一層的探索,而《花非花》系列顯然就是建基於這樣的素材基礎之中,讓他自行綻放。

江玉儀 - Somewhere, sometimes

江玉儀 - Somewhere, sometimes

Fatina經過一輪嚴選,最喜愛的是《Somewhere, sometimes》,事源作為她系列中第一批完成的作品,在《花非花》系列一直延續的時候,此畫亦常伴她的身旁。繪畫亦透露其人,她引用《月亮與六便士》的一句,大意大概是:「人會說謊,但唯有畫不會。」波利想到自己近來我集中看些美學或藝術理論,也許也忽略那些很文學的文學及其中的優美。

最欣喜的是未來她對《花非花》系列,仍會繼續探索,波利期望她在題材上能找更多突破。

*作品照片由Contemporary by Angela Li提供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MeWe: mewe.com/i/boliartMeWe小城藝術館社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