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香港新青年合唱團】在難過的日子 來一場choir-tasting

2020/1/3 — 18:45

星期三的黃昏,從中環走到山上的聖約翰座堂,推開門,數十人,分四個聲部唱着「Sometimes one person, one good person can set a nation free」。

這是英國其中一位最著名的作曲家Bob Chilcott的名作,《Five Days that Changed the World》。唱合唱團長大的人,沒有人沒唱過Chilcott寫的歌。這數十個歌者,就是香港新青年合唱團的團員,在為本月的二十周年慶祝系列閉幕音樂會進行排練。這次音樂會,他們請來大師Bob Chilcott到香港首演,也會舉辦一場「Come and Sing with Bob Chilcott」工作坊,讓對合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親身受Bob指揮,親耳聽大師講解合唱音樂的知識。

「人聲是最獨特的樂器,一個合唱團,所有團員同步呼吸,同步唱出同一句歌詞,同步感受同一刻的音樂。」音樂總監鄭智山(Christopher)說起合唱音樂,一臉興奮地說。排練前,跟Christopher以及合唱團主席鄧百佑(Jason)約在教堂附近的餐廳進行訪問。約在餐廳,是因為兩位皆在下班後匆忙趕到中環,邊做訪問邊填肚。香港沒有職業合唱團,所有團員都是下班後趕來練歌,而新青年合唱團所有職員都是在正職以外,義務參與,全不收一分一毫——如Jason正職從事化驗工作,Christopher則是中學音樂老師。

廣告

Christopher在大學主修敲擊樂,卻一直沒有放棄過合唱指揮,因為合唱所帶來的滿足感並沒有其他樂器可以比擬。「管弦樂團樂手會有會有獨奏的部份,但在合唱團,每個聲部就是一體,每個人都要將自己放得很低,各自為自己的聲部貢獻,而又互相照應。」對Christopher來說,合唱團是一種「兄弟爬山式」的表演,每個人都將自己最好的呈上,才能組成一個好的合唱團。

「唱歌跟演奏樂器不同之處,是歌詞直接的表達。」對Jason來說,合唱的意義更超乎美學觀念。他本是合唱團的團員,後來兼顧主席的職份。「在這個時勢,辦合唱團特別有意義。人的心靈是很直接的,如果我們唱出的某句歌詞能令你感到安慰,或舒緩你的壓力,我就感到滿足。」在難過的日子,為大眾帶來力量,正是驅使Jason犧牲休息時間籌辦合唱團的動力。

廣告

在香港,大部分中小學都有自己的合唱團,無論做為團員或台下的觀眾,相信合唱團是不少人首次接觸的音樂表演。但說到買票入場聽合唱,卻不是主流的事。香港不如歐洲,並沒有任何職業合唱團,所以在香港辦合唱團並不容易——預訂場地的限制,缺少宣傳資金。「在難過的日子,更加需要做音樂。」但Jason如此說,「以這次演出為例,不是每個人也有能力買機票到英國看Bob Chilcott的指揮,我們邀請他到香港,希望以音樂為觀眾帶來安慰。」

「希望在音樂會的一個多小時中,可以讓觀眾心情得到平靜,然後開開心心、舒舒服服地回家。」作為音樂總監的Christopher點頭附和。Bob Chilcott在合唱界無人不曉,除了是個有名的作曲家,也是位指揮家。這次Chilcott來港,Christopher形容,這個音樂會就像一場beer tasting——每首歌的篇幅也相對短,盡量涉獵Chilcott不同風格的作品。「這場音樂會作選的曲目,涵蓋不同風格,例如爵士樂風格的《A Little Jazz Mass》;又有用風琴、銅管樂伴奏的《Gloria》,亦有無伴奏作品,所以對合唱音樂入門的朋友來說,這是很好的嘗試。」

社會不穩,Christopher和Jason坦言「今日唔知聽日事」,屆時如果活動因緊急情況被取消,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但現在距離音樂會只剩下 16 天,他們只有努力密鑼緊鼓,每周下班後趕來練歌,希望在難過的日子,為香港人送上一場choir-tasting。

節目詳情

2020 年 1 月 19 日(星期日)
20:00
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