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前進進」廿年妥協與堅持 藝術總監陳炳釗:我信劇場終可動員全社會

2018/6/4 — 17:25

一個炎熱的夏午,沙中線尚未通車,搭巴士在馬頭圍道下車,順著馬頭角道往海傍方向前行。經過四個街口,來到土瓜灣「十三街」,走入「前進進牛棚劇場」。路程雖然短短五分鐘,但烈日當空,也足以令人汗流浹背。推開「前進進」辦公室的大門,迎來的是貓,還有穿短褲的陳炳釗和著背心的馮程程(Vee)。坐下來,我們先說起近來天氣酷熱,再談到牛棚的交通不便,然後 Vee 說:「所以願意山長水遠來牛棚的,都是年輕、好奇的觀眾。」

說起「前進進」,腦海浮現核心人物陳炳釗、鄭綺釵、馮程程等面孔,再來是他們的作品《西夏旅館》、《醜男子》、《後殖民食神之歌》、《石頭與金子》、《午睡》,乃至去年年底上演的《聽搖滾的北京猿人》,更憑著觀眾口碑,吸引平日並非劇場常客進場,在文藝青年、知識份子之間一度成為話題。

「我懷疑,現在觀眾帶著一種『需要』來到劇場。那不一定是消費的需要,而是如此激烈的社會氛圍下,他們有些感覺和疑惑,需要透過劇場連結和介入社會。」作為駐場導演的 Vee 如是說。然而,藝術總監陳炳釗卻不盡同意。他認為觀眾始終有種消費的欲望。若然先考慮觀眾,再構思創作,便會出現很多計算,道:「有意突破這個層面的創作人,應該都作出了不少自覺或不自覺的犧牲和妥協吧!」

廣告

那麼,「前進進」過去二十年間經歷甚麼犧牲和妥協?又憑著甚麼信念一直堅持?

「前進進」藝術總監陳炳釗(左)駐團導演馮程程(右)

「前進進」藝術總監陳炳釗(左)駐團導演馮程程(右)

廣告

推動「新文本」 倡劇場關懷時代

成長於七十年代的陳炳釗,中學時代就讀皇仁書院,加入劇社。他笑言,自己不懂得玩音樂,又不懂得舞動身體,劇場「比較容易入手」。受到當年「認祖關社」的氛圍影響,他希望以戲劇介入社會。八十年代,他考入中大新聞系,加入新亞劇社,繼續創作。1984 年畢業後不久,他更入讀演藝學院進修戲劇,並於 1988 年與張達明、鄺為立、馮敏兒等人成立「沙磚上」劇團,後又成立「臨流鳥工作室」,再於 1999 年正式加入「前進進」。

八九十年代畢業投身劇場,陳炳釗形容那正是各種演出風格湧入香港的時期。劇場既是古老的藝術形式,但又不斷更新演變,讓他著迷。加上,那年代正值香港前途談判,他更積極地參與戲劇創作,期望尋找出梳理現實的方向,說:「劇場的形式是對於時間和空間的解放,我們可否借用寬闊的劇場世界,去看相對被困的現實呢?」

《後殖民食神之歌》劇照
(圖片來源: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facebook)

《後殖民食神之歌》劇照
(圖片來源: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facebook)

由青年教育到文化交流,乃至「前進進」近年推動的「新文本運動」,劇團始終期望「塑造關懷時代、創新形式的當代劇場」。自 2012 年以來,陳炳釗用「新文本運動」為主題,凝聚本地劇場工作者,包括:馮程程、潘詩韻、鄧正健、甄拔濤、俞若玫,研究英國、德國、法國的當代戲劇作品,通過「本土轉化」創作出「新文本」劇場。來到 2018 年,劇團更改編香港作家的小說,編成《建豐二年》和《對倒‧時光》兩個作品,借鑑歷史對照當下。

打正旗號做「新文本」以來,陳炳釗眼見業界由抗拒到接受,甚至想了解更多,但始終覺得未做得夠好的事情更多。礙於有限的人手、時間和能耐,往往開始研究一個地區的「新文本」又無以為繼,結果未能帶動藝術思潮。然而,Vee 卻認為「新文本運動」的經驗,為日後發展奠定方向。她相信,不能單靠一個劇團持續製作,更需要學術研究、媒體論述,以及跨地區文本比較三方面,持之以恆互動交流,方可推動一個藝術思潮或運動。

「前進進」駐團導演馮程程

「前進進」駐團導演馮程程

赤裸面對觀眾 「變招」適應大環境

誠然,各個持份者的合作,不但有助推動思潮,也是行業持續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從事舞台工作廿年,陳炳釗同意良好生態不但有利創作人,更有效推動那個藝術界的創作和關係,但感嘆近年社會氣氛有所轉變,說:「以前文化版各方面好盛行,不會覺得你小眾,而好少去採訪。當時在這種文化氛圍包圍之下,我們創作人沒那麼赤裸地去面對與觀眾的關係」。

陳炳釗形容,八九十年代創作人與觀眾關係相對疏遠,觀眾傾向渴望被啟蒙,或者仰慕某些實驗性創作。然而,他認為今天觀眾「眼界開了,要求高了」,甚至有部分更從「交換利益關係」出發,導致創作人與觀眾的互動複雜,甚至無法交流。各方面的意見都有,但缺乏一個好好的平台去組織整理,他坦言:「我們處理不來,沒有能力去處理這些複雜的溝通狀態」。他認為,今日社會物質豐裕,年輕人容易覺得自己早就掌握豐富經驗。他以飲食為喻:當你覺得幾特別的食物都已經吃過之後,你對食物的滿足感一定不似從前,藝術文化亦然,「當各種形態早被界定之後,創作人和觀眾的動力都會減少」。

「圍爐不取暖」業界廿年逸話
(圖片來源: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facebook)

「圍爐不取暖」業界廿年逸話
(圖片來源: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facebook)

陳炳釗雖然覺得不能整天從大環境出發去考慮如何做創作,但有時也願意隨著觀眾轉變而「變招」去適應大環境。就像「前進進」今年夏天的劇季,劇團嘗試積極回應觀眾的意見,首次採用「輪演」安排。四個劇目各設兩輪演期,期望首輪觀眾欣賞作品的回應,可應用於第二輪的演出,作出相應的改良。Vee 補充指,創作人需要在同一劇場進行輪演,簡約的空間佈置亦成為挑戰,「推使導演不去搞那麼多花樣,專注於思考有效表達故事的方法」。

納入觀眾意見與忠於自己之間的平衡,往往是創作人最是苦惱的事。Vee 認為創作人有責任,「在作品中努力搭橋,期望與進場的觀眾溝通到」。陳炳釗亦笑言,過去自己非常抗拒大眾化,覺得做給廣大的觀眾看「好cheap」,但現在也漸漸覺得廣大觀眾也不過是人,他們都有文化的需要,「我們常常說,政治上要有各種可能性。大家都可以上街,都可以爭取某些事。為甚麼普通人不可以入劇場呢?」

《西邊碼頭》劇照
(圖片來源: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facebook)

《西邊碼頭》劇照
(圖片來源: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facebook)

劇場即使小眾 終將可動員社會

那麼,「前進進」計劃走進群眾嗎?

陳炳釗亳不猶豫地咬定,「前進進」將會繼續做小眾劇場,但他相信劇場也終將能夠動員整個社會。過去廿年的觀察,他眼見的香港劇壇,小劇場猶如「同樂會」,走不出小眾的框架;藝術節又走向庸俗化,「動員力」限於吸引大量消費者。對他來說,觀眾像一把雙面刃--他想接觸更多觀眾,但又怕被觀眾牽著走,擔心「以為自己在動員,但其實被它反過來吸住」。

就像議員需要經由投票產生,社會運作需要群體共識推動,陳炳釗承認劇場去不到大眾,的確無法改變大環境,但他不敢輕言能夠找出方程式,只望「前進進」可以接觸到嚴肅的觀眾,吸引他們持續參與關注,形成到透過藝術介入社會的氛圍,「到最後未必是由我動員,但我期待劇場有日有人能夠做到」。

之於今日香港社會,藝術雖然傾向小眾,但陳炳釗相信任何藝術工作者都有一種欲望--自己堅持的領域在重要時刻能夠動員群眾的作用。或如,「前進進」曾上演改編捷克劇作家哈維爾的「新文本」劇作--而哈維爾也是捷克首名總統。哈維爾透過書寫以虛構的荒謬,發表《七七憲章》的人權宣言,用文字對抗現實的政治壓迫,卻屢次被捕入獄。一言一行,讓他成為捷克民眾的精神領袖。經歷「天鵝絨革命」之後,捷克舉行民主選舉,哈維爾獲推舉為總統。

一個劇作家改變一個社會,不是沒有發生過,叫陳炳釗相信劇場潛藏動員的力量,故他說:「希望自己喜歡的藝術形式,有朝一日在某些重要的時刻可以動員到整個社會。劇場的夢應該如此。」

「前進進」藝術總監陳炳釗

「前進進」藝術總監陳炳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