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蘇玉華、申偉強 天使魔鬼的哲學思辯 如何在劇場感悟寬恕?

「我可唔可以呢度坐?」
「我可唔可以去嗰度摘朵花?」

今年八月,香港話劇團正式排練新作《往大馬士革之路》。蘇玉華第一天走進白牆灰地板的排練室,便雀躍得像個孩子,走來走去。「一年零九個月沒排過戲了。我覺得自己好澎湃、好有 energy。」她最近一次幕前演出已是 2019 年 11 月的《親親麗南》。共演對手戲的申偉強說,蘇玉華意念不斷,不斷嘗試,「坦白說,我也好想學她。我最初都好澎湃,但好快就好累」。

擔正的申偉強戲分極多,台詞量大,內容又艱澀,幾乎沒有空間消化。訪問當日,他們正在排戲。年過七十歲的舞台劇導演毛俊輝邊看邊思量,想了又想還是叫停,走上台向申偉強說「唔好輸咁多」、「你要 man 啲咁先有說服力」。大夥人馬上重演一段,毛 Sir 看畢,即宣佈「今日到此為止」。申偉強說這種情況常常出現,「我以為做到指示,但他見到我 hang 了機,即說『放工放工』。每一日,我們都在挫敗中成長。」

「雖然有時都幾多挫敗感,但當你在好好奇的情況下發現一些事情,那份滿足感也是很巨大的。」蘇玉華認為,疫下重返舞台之際,接觸到陌生的劇本,要比平時付出更多努力,更打開自己的心去接受新事物,參演《往大馬士革之路》有如「一趟神奇之旅」,與角色一同「自我修復、改良、更新」。

《往大馬士革之路》排練時,毛 Sir 不時親身指導演員。(攝:Oiyan)

「天使」與「魔鬼」的哲學思辯

《往大馬士革之路》出自瑞典劇作家史特林堡(August Strindberg)之手,撰寫於 1898 至 1904 年間,距今約 120 年歷史。故事講述「陌生男」(申偉強飾)遇上有夫之婦的年輕女子(蘇玉華飾),彼此一見傾心。二人私奔的過程中,經歷反叛和誘惑,進行命運、愛情、信仰及自我的思辯。曾經偏執的「陌生男」最終放下自我,與年輕女子展開新生活。

蘇玉華透露,毛 Sir 早在三四年前已提出有意在港搬演此劇。直到最近成事,她翻閱劇本細讀,「老實說,第一次看到劇本,我是一頭霧水的」。她坦言事前不認識這個劇本,也不太認識這個劇作家。劇本不像平日常見戲劇,起承轉合不明顯,角色發展推進也不多,「每一場的跳躍非常大,無時間醞釀,要一步到位,所以有好多功課要做」。走進排練室,毛 Sir 對她說劇中年輕女子之於「陌生男」有若「天使」。她在腦海想像天使的模樣,「應該要令到男主角好、改造他」,但愈去排練愈覺得「天使」也有其苦難和問題,性格上亦有很多弱點和缺陷,「每個人在不同關卡都會有生命上不同的領悟,她可能比男主角早一些,但都有需要去自我修復、改良、更新」。

相隔一年零九個月再排戲,蘇玉華感到「好澎湃、好有 energy」。(攝:Oiyan)

女主角既是「天使」,男主角便順理成章是「魔鬼」嗎?

「說是魔鬼可能太簡化了!」申偉強指,「陌生男」出身低微,媽媽是「妹仔」被有錢佬搞大個肚,一出世就沒有好的開始。旁人的奚落、侮辱、鄙視,播下報仇的種子,令他常常覺得世界不公平,全世界都欠了自己,所以有時會用一些偏激方法處事。同時,他也是個富正義感的人,見到不公平的現象會為弱勢社群去發聲,但在那個時代並不受人景仰,甚至引起既得利益者的不滿。去到哪裡,他都因為發聲、多事、出書講自己認為正義的理論,而被人圍攻令他無法維生,唯有繼續流浪,「他內心有很多鬥爭,有好多靈魂在裡面。角色那麼複雜,不是要寫一個特殊的人物,反而是他包含了很多不同的人的一些面貌。」

蘇玉華續指,「陌生男」像個「人版」,每個觀眾都可能從他身上見到一部分的自己,「這一秒的自己打倒上一秒的自己。現在好多時會有這種辯論:內心打一場交,然後不知道隔多久,終於再悟出一個道理。」尋求寬恕、放下自我的結局,在他們看來並不算失敗,像申偉強所說是「與自己講和」,「如果你不寬恕自己,不去放過自己,你永遠都站在哪裡,繼續帶著痛苦和包袱行下去」。負責改編及執導的毛俊輝曾言,《往大馬士革之路》是他「回饋社會的感恩之作」。蘇玉華同意,觀眾可以從中得到力量,「不多不少都可以從中有所啟發和頓悟,可以令你好好繼續行人生的路」。

處理過百年前的劇作,加上內容充滿哲學思辯,申偉強和蘇玉華都大叫挑戰很大,每日在挫敗中成長。(攝:Oiyan)

寬恕自己 追求心靈的平靜

處理過百年前的劇作,消化翻譯文字的劇本,加上內容充滿哲學思辯,申偉強和蘇玉華都大叫挑戰很大。角色走上「自我修復、改良、更新」之路,演員也一同踏上「自我修復、改良、更新」的旅程,探索「表現主義」劇作的演繹方法。

申偉強透露「入戲」小秘密。他習慣每演一個角色都會思考與自己的距離,即是「陌生男」與申偉強有多相似或相異。他提到自己小時候家裡很窮,曾經被人奚落,「好憎人家看不起我,這點與『陌生男』有幾分相似」。現實中,他雖然思考過、嘗試過作出改變,但發現可以做到的事很少,往往無能為力,「活了這麼多年,一定試過這樣慘敗,一定試過一蹶不振,萌生歪念,甚至有精神病」。他不諱言,曾經需要精神科藥物,「本來要食半年,但去到第五月,我跟自己說:我要靠自己打敗它,不可以被病情控制」。自從那天丟掉藥物起,他一路走到今天。

這份曾經對抗命運的經歷,讓他對「陌生男」多一份理解,「我經歷過,不是我特別,而是那個角色所涵蓋的面貌,很多人都經歷過」。說到寬恕,他也找到可以對應的經歷。他提到父母雖然對自己很好,但相處過程都有過一些磨擦和誤解,曾經沒有好好珍惜。父母現在已經過世,「無機會向他們 say sorry」,他一度自責,其後問自己「是否就這樣一蹶不振?不可以,因為父母想你好好地度過餘生。有時不是求神寬恕,而是要與自己講和,寬恕自己」。

申偉強習慣每演一個角色都會思考與自己的距離,投入個人經歷理解角色。(攝:Oiyan)

蘇玉華也提到,戲中很多情節啟發思考,不只怎樣去演繹角色,同時也在觀照自己的生命,「人的一生永遠不會停下來,或者只得一種想法和出路。不同狀態和關係當中,我們都可以不斷去檢視自己」。她相信《往大馬士革之路》應該有其使命,但並非勸人信教。它能夠帶領人們去回應世界,和平共處,善待彼此,「找一個出口,追求平靜的心、安寧的狀態」。相對扣連個人經歷,她更多思考劇作的時代意義。她所飾演的年輕女子,雖然打破承諾,似是做了壞事,但從中又領悟到一些道理,令往後的事情沒有繼續往壞方向走,流露出樂天正面的希冀。劇情雖然不乏人性陰暗面的描述,但她認為藝術作品精彩之處在於,它所說的不等同它所提倡的價值,亦不等於你要接受它所提倡的價值,「隨便舉個例子:一部電影講謀殺案,難道在鼓吹謀殺嗎?我們應該要去珍惜、去明瞭劇場的意義和功能是甚麼。」

香港話劇團作品《往大馬士革之路》由申偉強與蘇玉華主演。(攝:Oiyan)

香港話劇團《往大馬士革之路》

地點 香港大會堂劇院
場次 7:45pm 18-20, 22, 24-25, 28-30.9
2, 5-9.10.2021
2:45pm 26.9#
1, 3, 10.10.2021

#此場為「通達專場」,設有粵語口述影像

詳情:https://www.hkrep.com/event/21-3/

 

展覽:戲夢逍遙—毛俊輝從藝五十年(導演/表演作品選)

日期及時間:2021年9月11日 下午2時 至9月24日 下午1時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地下大堂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