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複製品展覽門票值百元? 都會美術館創辦人親身解說

2020/4/7 — 17:08

位於黃竹坑的「都會美術館」(Metropolis Museum)上月底開幕,首場展覽陳列莫奈畫作。新聞稿提到,展品全為複製品,門票收費每張百元港幣,引起市民熱議:複製品係咪都值得睇?點解要俾成百蚊去睇複製品?

「我們並非要瞞騙別人,白紙黑字寫明是複製品。我明白,有些人可能不感興趣,因為他們有條件出國,去到世界各地親眼目睹真跡,但這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事。」都會美術館創辦人Vanessa Robine 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說。

都會美術館創辦人Vanessa Robine

都會美術館創辦人Vanessa Robine

廣告

稱畫家死後70年可自行複製 重視質素多於價錢

廣告

畢業於美國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 Hartford)的 Vanessa Robine,大學主攻經濟及藝術史,在商界打滾多年,12 年前來港發展。身為四孩之母的她,其中一名女兒正在藝術學院就讀,志願是做一個藝術家。去年夏天,她一如以往放暑假去旅行的時候,到訪奧地利維也納的阿爾貝蒂娜博物館( Albertina Museum),參觀正在舉行的莫奈展覽。她讚嘆展覽「令人印象難忘」,「多希望孩子都在,但他們都與祖父母在一起」。她認為,香港需要有這樣的展覽,但缺乏古典及現代美術館(classic and modern art museum)。她相信自己應該有能力在香港做到類似的項目,遂開始醞釀設立「都會美術館」的念頭。第一步,她先去閱讀版權法相關文件,隨即發現作者死後70 年,作品即可放於公共領域。由於莫奈死於 1926 年,距今已逾 90 年,所以她從其複製品開始著手籌劃。

「製作莫奈畫作的複製品,我們不需要申請許可,我亦沒有支付任何牌照費用。如果我想做畢加索畫作的複製品,那將是另一回事。」她又強調,專業繪製的藝術複製品並非罕見,其他國際知名的美術館,例如羅浮宮等,都樂於採用。

都會美術館

都會美術館

說起藝術複製品,大家可能想起深圳大芬村。Vanessa Robine 去年也去過,但覺得他們「做得不夠好」,並認為「不能夠將貨就價」,強調「我不是看錢看。我重視的是質素」。研究之下,她發現行頭極大,而且質素參差。尋訪英美歐洲多國之後,她直接與藝術家接觸,促成合作。現時展覽陳列的大部分手繪複製品,均出自一名替法國吉維尼莫奈故居繪製畫作的畫師。她又說,選擇畫師製作複製品之後,委約也是「先落單,再挑選」,「最好的那一幅,我們才會留用」。

同時,Vanessa Robine 也尋求手繪以外,科技與藝術合作的可能性。展覽其中兩張作品與加拿大國家美術館合作,並「外判予專門的公司」進行打印,惟未有透露合作單位名稱。她形容,3D 打印複製的效果非常細緻,細緻到頭髮十分之一的程度,不但捕捉到 2D 的畫面,更包括筆觸高度。

3D 打印複製的效果非常細緻,細緻到頭髮十分之一的程度。

3D 打印複製的效果非常細緻,細緻到頭髮十分之一的程度。

展示真跡限制多 複製可讓散落畫作再「聚頭」

「從藝術教育的立場出發,這些複製品已經非常足夠。」Vanessa Robine 認為,藝術史課堂通常只看到平面 2D 的投映,或者平面的書本,但「都會美術館」提供「非常高質素的複製品」,讓香港人不用到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這些經典。

Vanessa Robine 坦言,開業之初「總有些人抱有懷疑(skeptical)」,故首場展覽《莫奈 – 光影與色彩》由她親自策展。展覽旨在呈現莫奈繪畫同一個題材,隨著作畫時的季節和時間的變化,作品光線和顏色有所不同。她又主動提到 2016 年文化博物館的「他鄉情韻─ 克勞德‧莫奈作品展」比較:「文化博物館當年的莫奈展覽只有 17 幅作品,但我們這裡有 30  幅。雖然文化博物館的展示很受歡迎,但也有一定的限制,因為用原作策展頗為困難。」她舉例,是次展覽部分畫作屬於私人藏品,原作「很難,甚至無法在別處看到」,唯有通過複製品才可讓散落多處的同類型作品「聚頭」。「都會美術館」的做法方便觀眾一次過飽覽多地藏品,並從中對比系列畫作的異同。

都會美術館的莫奈展覽將同一主題、散落多處的作品,透過複製品重新組合。

都會美術館的莫奈展覽將同一主題、散落多處的作品,透過複製品重新組合。

另一方面,「都會美術館」與香港藝術家林嘉裕(Inkgo)合作,邀請她對莫奈的複製品作出回應。莫奈曾形容自己的畫作是捕捉大自然的顏色和光影,而以樹葉作為媒材的林嘉裕正好也是「用大自然去重現大自然的臨摹和複製」。「都會美術館」向合作藝術家提供製作及委約費用,但作品不作銷售,藝術家可以取回,再自行安排。惟「都會美術館」強調,合作藝術家不一定是香港本地創作人,他們更重視是否能夠與展覽互相呼應,而且「可以做到古今中西的跨時空對話」。

「都會美術館」與香港藝術家林嘉裕(Inkgo)合作,委約創作,回應莫奈的複製品。

「都會美術館」與香港藝術家林嘉裕(Inkgo)合作,委約創作,回應莫奈的複製品。

計劃展品可供出售 拒認「畫廊」

委約藝術家、手繪複製品、3D 打印技術,加上創協坊(Genesis)的租金(同幢大廈 12 樓為香港藝術發展局營運的「ADC 藝術空間」),可以推斷成立「都會美術館」的投資可不小。記者多次詢問,Vanessa Robine 亦不願透露金額,「這是頗貴的,當然。相信我,花費一定好大,你自己都可以計到。」

相對於官方博物館有政府資助,Vanessa Robine 認為私人美術館要持續營運,必須設定門票收費。她又解釋,「都會美術館」提供會員制,以及向學生和長者提供各種門票優惠,「世界各地博物館大多都設有門票,而我們很可能是最平的價位」。

都會美術館舉辦適合不同年齡的藝術課程。

都會美術館舉辦適合不同年齡的藝術課程。

提到私人美術館,香港私人美術館不多,近年其中一個例子要算是位於觀塘 SML Tower 的「一新美術館」。SML 集團是產品包裝標籤公司,主席是全國政協委員孫少文。該館則由其女孫燕華主理的「孫少文基金會」創立,以非牟利機構方式營運。 問及「都會美術館」是否同樣託管於基金會、以非牟利機構(non-profit making organization)方式營運,Vanessa Robine 這樣回應:

「現階段我們是 loss-making,而且可能持續一段時間。這不是非牟利機構,或者可以稱之為『loss-making organization』。」她解釋,做甚麼決定都不能違反成本,「我要支付成本,但我的錢不夠多,不能夠全盤出資,所以必須要企業化」。

都會美術館賣書處。

都會美術館賣書處。

所謂「企業化」的做法是指,「都會美術館」現以商業登記的「公司」營運,並成功申請公眾娛樂牌照。Vanessa Robine 又透露,展場內所有複製藝術品都會以「先到先得」的方式發售,但具體銷售程序未定,甚至不排除日後成立基金會營運的可能,「任何未來計劃我都不能好確定地告訴你,因為現在的情況每日都在改變」。

根據國際博物館協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 ICOM)對博物館的定義,博物館(museum)需要是向公眾開放的「非營利、常設性」機構(non-profit, permanent institution),旨在服務社會與促進社會發展,從而做到「以教育、學習與娛樂為目標,蒐集、維護、研究、溝通與展示人類的有形與無形文化遺產」。

企業化,賣畫,又不否認「牟利 」,到底「都會美術館」是「私人博物館」還是「商業畫廊」?

「畫廊,你不是去學習,而是去買東西;但在都會美術館,人們是來學習,自我教育的。」Vanessa Robine 如是說。

位於黃竹坑創協坊(Genesis)的「都會美術館」,同幢大廈 12 樓為香港藝術發展局營運的「ADC藝術空間」。

位於黃竹坑創協坊(Genesis)的「都會美術館」,同幢大廈 12 樓為香港藝術發展局營運的「ADC藝術空間」。

 

文/黎家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