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婦人》:無論什麼世代都需要一個 Jo March

2020/1/24 — 14:02

Little Women 劇照

Little Women 劇照

看到太多句子這樣寫,「我不喜歡 Louisa May Alcott 的《小婦人》,Greta Gerwig 的《她們》(Little Women,《小婦人》)卻讓我愛上這個故事」諸如此類。無可否認,原著說教意味濃厚,宗教意識、家庭價值無孔不入,但是呀,不禁檢討起自己,你用什麼高度去評斷一部作品,這部作品就會用什麼高度回應,段小樓見劍就是一把尋常劍,有人視《戰爭與和平》不出一個尋常冒險故事,如何解讀一本書、一部電影,都不偏不倚反應我們的內在世界。

《她們》是 Greta Gerwig 眼裡的《小婦人》,當所有人大肆批評這樣一個中文翻譯時,我在心底默默讚賞 Sony Pictures 索尼影業 選擇如此切題、明瞭而別出心裁的片名。這不是一個人的故事,這是屬於她們的成長過程,有馬區家的女孩,有馬區家的母親,有生命的傳承也有病痛的磨難,處於《亂世佳人》南北戰爭的動盪時代,還存在樸實、美好、溫柔而純粹的一處淨土,持續告訴每個世代的女孩,無論嚮往愛情,順從傳統,走入家庭,不甘於平凡,都是值得擁抱的夢想。拍攝出一個新時代的女性故事,導演別無所求,在回應著當初的自己的同時鼓勵著世界上萬千女孩,請為每一個當下的自我而努力。

「女人有自主思考力,有靈魂,也有情感;女人有野心,有天賦,也有美貌,我厭倦聽到大家說,愛情就是女人的全部。」

廣告

與其說每個人心裡都有過一個喬馬區,不如引述導演的解釋,喬是某一階段的我們都想努力想成為的人,但人生的各個階段所重視的事物是隨心境而變的。年輕的時候,嚮往出人頭地功成名就,以為沒有婚姻與愛情的羈絆就是自由;漸漸嚐過失去後,開始渴望平凡穩定知足常樂的生活,學會不慌不忙也懂得溫暖來自何方。有一幕整個影廳爆出笑聲,但沙灘上的海無聲翻出了我的眼睛,就是當喬頂著一頭蓬亂短髮面對家人的頻頻驚呼,夜裡躲在角落暗自啜泣的畫面,才真正體會到縱使這個故作堅強的女孩心裡住著一個小男孩,卻始終以自己的性別、身體為傲,長大成人後才能領悟,選擇哪一條路都得有所犧牲,都得放棄一部分的自我。

Louisa May Alcott 筆下中年微胖的德國教授換成了法國男神 Louis Garrel,即使錯過天造地設的 Timothée Chalamet 仍舊給予 Saoirse Ronan 一個合適的歸屬,畢竟如果中規中矩按照原著結局拍攝,以當代故事而言顯得落於俗套,因此導演極為高明的巧手翻轉了必然的皆大歡喜。後設,就是後設手法,Saoirse Ronan 演繹一個女孩無比豐富的堅強、剛烈、可愛、脆弱、溫柔、孤獨、不服輸的過去時與現在時,只見 Greta Gerwig、Saoirse Ronan、Jo March、Lady Bird 的身影緩緩在時空中交錯,在瞳孔上重疊,當足以為某人而寫的時候,才有能力書寫自己的人生故事。

廣告

Little Women 劇照

Little Women 劇照

光影流動,冷暖交織,一段一段過程宛若追憶般寫意流暢,四個姊妹活成四種真誠善良而美麗的模樣,曾受虛榮心左右的學會透視物質,曾一心追求自由的學會安於平淡,曾恃寵而驕的學會成為更好版本的自己,曾帶來溫暖的再次透過生命讓周遭的家人因此成長,因此茁壯,因此勇敢,也因此得到寧靜。雨會落在每一個人的生命裡,唯有愛是一切的理由,我們都存在於彼此的歡笑與痛苦裡,而今帶著彼此的信念盡其所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並透過溫柔堅韌的態度努力實現當初的夢想。

而今,回頭看看 Greta Gerwig 的註解,一切更顯動人,身為一個成熟女性,時時刻刻與年輕的自己並肩同行,無論什麼世代始終需要一個《小婦人》,讓我們再三檢視自己是否成為當初期許的模樣,無論何種姿態,無論才華橫溢或自恃過高,無論覓得歸屬或孤獨終老,無論飛黃騰達或默默無名,皆值得被深度凝視,亦值得被溫柔以待,我們都應抬頭挺胸掌握自身選擇夢想與人生的權利。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