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屍殺半島》和《致莎瑪》 人性狠惡比喪屍可怕

2020/9/1 — 9:47

四年前南韓喪屍片《屍殺列車》大獲成功,現在同一導演延尚昊拍出續篇《屍殺半島》,當然熱門。儘管在疫症時期戲院只能局部重開,但不乏餓戲的影迷捧場,香港開映也票房奏捷。

不能期望《屍殺半島》像前作別出心裁,富於創意,難免把西方和各地早已拍了很多的喪屍片、生化危機片、危城特攻隊片、妖獸都市片和反烏托邦片的元素炒來炒去,越看越見慣見熟,缺乏驚人之筆。今次總算不惜工本,加料炮製特技和動作,弄出「屍山屍海」、輪船浩劫、飛車橫衝直撞、槍林彈雨和廢墟空城的奇觀,妙在還有香港場面,觀眾要求不高的話可說值回票價。

新片的人物角色與前作完全不同,主體劇情是南韓爆發屍變大禍四年之後,朝鮮半島變為被外界隔離的死地。男主角姜棟元飾演流落香港四年的前南韓軍人,被國際強徒集團威迫利誘,與另外幾個韓人冒險回國,謀取遺留的鉅額美金。

廣告

過程當然搞到險象橫生,半島不但滿佈喪屍,還有殘存的軍隊變成凶殘暴戾的「山大王」,比喪屍更可怕。男主角死裡逃生,還遇到被絕境磨練得智勇雙全的英雌(李貞賢)和她兩個女兒,於是一起惡鬥喪屍和暴軍。

此片的場面處理保持南韓大製作的專業技能,然而故事人物無法像前作那樣出人意表,合乎情理。今次顯得牽強做戲,又很煽情,我越看越不耐煩。

廣告

男主角姜棟元外型不錯,被形容為神勇打不死,弊在有時反應很慢,每當千鈞一髮生死關頭,他總是呆着遲疑成分鐘,我覺得非常不對勁。李貞賢演英雌女俠,和擅長飛車的長女,都爽快得多。其他角色方面,暴軍固然醜惡變態,正派的姐夫和老翁也醜樣。

總之,對《屍殺半島》無謂苛求,只能說反映了危難時候,劣性大發的人可能多過同舟共濟的人。此片對暴軍凌虐別人拍得很誇張,簡直離譜,不過現實世界的確常有人虐人的離譜新聞。人性似乎真的危險。

至於紀錄片《致莎瑪:叙利亞家書 (For Sama) 》,比《屍殺半島》冷門得多,但實錄人禍釀成旳慘酷戰火,可見人性好鬥,自相殘殺,同時亦能強調人性善良一面,就比《屍殺半島》真切和優異得多,因而國際得獎不少,包括康城影展最佳紀錄片獎。

此片由年輕漂亮的叙利亞才女娃艾嘉塔 (Waad Al-Kateab) 自演自導兼自製自攝,合導的愛德華屈斯 (Edward Watts) 大概是後期參與。

和常規紀錄片不同,這是娃艾嘉塔的「真人騷」,由她二十歲讀大學時起不斷用攝錄機拍攝自己的生活,一直拍到二十五歲,經歷戀愛、結婚、生下女兒莎瑪,片名就是給女兒的有聲有色備忘錄。

《致莎瑪》亦有強烈政治性,可說是亂世佳人實錄。因為這五年過程,見証了叙利亞反阿薩德政府的示威抗爭,釀成傾國傾城的內戰,而至阿薩德在俄羅斯軍隊支持下得勝,娃艾嘉塔一家流亡出國。

娃艾嘉塔大學時代便積極投入反政府,其間相戀結合的丈夫亦屬抗爭派,他並非勇武戰士,而是熱心救人的好醫生。這對夫婦就在戰火連天的險境共赴患難,在死亡陰影下生女,各式情景充滿現場迫切感。最可怕是美好城市逐漸被轟擊成頽垣敗瓦,好像人間地獄。最後能否安全出境呢?也步步驚心。

《致莎瑪》的私人自拍方式,隨機隨意,剪輯就很有技巧,甚至頗為賣弄。妙在娃艾嘉塔顯然有「天生麗質難自棄」的自戀和自我表演傾向,五年來不停對着鏡頭自拍自語,看來自覺預備讓別人欣賞,因此真實紀錄中也有「演藝」成份。

事實上,紀錄片(包括新聞片),早已由於觀點角度與立場,常有傾向性或宣傳性,又有惡搞式「偽紀錄片」,往往真中有偽。何況現在人人隨手攝錄和自拍,又能上網廣傳,加上閉路電視和天眼,好像天下事都無所遁形。但另一方面亦多了偏面之見,真相越來越像「羅生門」,經常引起爭議。

無論如何,《致莎瑪》很有特色,是私人自由發揮而又名副其實的「亂世備忘」。當然,叙利亞的內戰很複雜難明,不能單憑此片了解實況,但片中戰亂毀城、傷亡慘重,確有真實感和震撼力。娃艾嘉塔本身亦是有型有趣的妙女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