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展於網 vs. 網上展 — 談展覽《給火星人類學家》

2020/8/12 — 11:07

大如出入境限制,微小若人與人之間保持社交距離,瘟疫迫使我們重新感受空間,重視現場交流的藝術活動承受具體而直接的影響。劇場座位間隔拉開,展覽和表演場地被迫停業。不少項目被驅逐離開實景,逃亡到網絡世界。電腦和互聯網普及應用都已經幾十年,我們早已習慣每日栽在小螢幕的時間比身邊人多,自以為熟悉網絡世界,一切活動轉移線上,「又有乜好怕喎」!

連月來,種種項目迫上網際,我才猛地發現原來網絡是如此陌生的空間。

作為觀眾,我喜歡探索觀察,無法現場體驗變成一大挑戰。我抱怨只剩視聽效果,感受好像太過平面。在手機裡,或在電腦前,我總不能像人在劇場/展場那樣專注。看演出,我會忍不住會翻手機,或與身邊人即場討論;看展覽,我見到訊息又跳出去先回覆,看一半擇日再看——觀賞經驗變得零碎。藝術活動搬到網上,可不只是換一個媒介,而是整個空間感都徹底改變。累積幾個月的「虛擬藝術體驗」來到前幾天,我終於頓悟這道理。

廣告

轉折點在於新北市藝文中心近日開幕的展覽《給火星人類學家》。對,這是不在香港境內的展覽,但當地朋友提供的資訊,讓我很感興趣。她說:「展覽的真正現場在虛擬空間;留在實體展廳內的是線索、或稱痕跡。藉時局議題,翻轉線上線下的二元觀念。」這正巧處理當今藝術行業一大疑問:實體限制太多,舊路不可通;虛擬世界似乎是唯一出口,但新路又不知道怎樣走。

我覺得《給火星人類學家》做了挺不錯的嘗試。

廣告

用手機登入展覽官網,一開就是實體展場的虛擬導覽(VR tour)。這個不特別,很有多人都有做。有趣的是,你按入「作品」的分頁時,展出的卻是與實體展場不同的線上特定作品。網頁設計巧妙地抓住了人們用手機時姆指滑動的習慣,掃著滑著,一個一個作品換上來,非常順手貼心,大部分的展品都有互動的特點。

克羅德.克勞斯基(Claude CLOSKY)《拍賣價》
(《給火星人類學家》線上展覽截圖)

克羅德.克勞斯基(Claude CLOSKY)《拍賣價》
(《給火星人類學家》線上展覽截圖)

比如,克羅德.克勞斯基(Claude CLOSKY)的《拍賣價》,藝術家收集近來在蘇富比、佳士德、富藝斯(Phillips)拍賣行上拍的作品,製成一個二選一的小遊戲,叫觀眾猜出哪幅作品成交價較高。左右翻轉點擊,這種隨意選擇的格式有如 Tinder 等交友平台。又如,杜利安.高登(Dorian GAUDIN)的《代罪者》,觀眾獲邀在陳列陶瓷之中選一個「最醜」的,每個星期最高票數的一個將會在實場展場上被砸碎。艾瑞克.瓦提耶(Eric WATIER)與張君懿合作的《低調的作品(向布魯哲爾致謝)》也很好玩,觀眾須在頁面尋回指定的圖樣,找到按上之後,圖樣便會顯現顏色。當所有圖樣都尋回時,全幅作品就完整地呈現眼前。

8 月 9 日下午,杜利安.高登(Dorian GAUDIN)《代罪者》一作中的陶瓷「查理」經「先行告別」,化為一地碎片;同時,藝術家為其餘八個陶瓶留在此架上更新「求生宣言」,拉票求存。
(《給火星人類學家》Facebook 截圖)

8 月 9 日下午,杜利安.高登(Dorian GAUDIN)《代罪者》一作中的陶瓷「查理」經「先行告別」,化為一地碎片;同時,藝術家為其餘八個陶瓶留在此架上更新「求生宣言」,拉票求存。
(《給火星人類學家》Facebook 截圖)

台灣藝術家的作品也有類似的嘗試。就像謝佑承的《星叢》,觀眾可於空白的頁面上隨意按,按一下就會出現每次不同的三張相片,按住的時間愈長、相片放得愈大。李明學的《遙望的空洞》最可恨,頁面一片空間,註有「作品於兩人同時上線時,才會呈現」。等待另一個人上線可是「空洞的遙望」,蠻能抓住人在網上的寂寞心情。當兩個人同時在線時,頁面淡淡地浮現出「To see is the believe」的字樣,真夠諷刺。

李明學《遙望的空洞》
(《給火星人類學家》線上展覽截圖)

李明學《遙望的空洞》
(《給火星人類學家》線上展覽截圖)

長久以來,我們太習慣藝術活動在線下進行,「迷信」實體現場是唯一、最好的陳示平台。創作人和觀眾都憂慮線上局限很多,尤其是無法面對面互動,交流似乎都很難做到。 從《給火星人類學家》看來,情況其實不然。正如策展人張君懿寫道「藝術家們以『網頁』作為作品發生的特定地點」,即是說,線上展覽不單是實際展場搬到網絡,而是可以更進一步,把「線上」看成特定展覽空間,因應空間特性創作「場域特定」(site-specific)的作品,暫且稱之為「網際特定」(online-specific)。《給火星人類學家》的線上展覽搭載於「互動響應網頁」(interactive and responsive web page),以網絡世界的方法,透過按按滑滑,投投票選選看,讓離散的觀眾得以參與。互動並非難行、不可行,而是要適應網頁和科技用品特性,提出另一種互動的方法。

艾瑞克.瓦提耶(Eric WATIER)與張君懿合作的《低調的作品(向布魯哲爾致謝)》
(《給火星人類學家》線上展覽截圖)

艾瑞克.瓦提耶(Eric WATIER)與張君懿合作的《低調的作品(向布魯哲爾致謝)》
(《給火星人類學家》線上展覽截圖)

誠然,擅於在現場實景發揮的創作人,不代表在虛擬世界都同樣揮灑自如。科技素養(technological literacy)因人而異,而且不限於創作人,觀眾亦可能在看線上展覽時,出現「水土不服」的狀況。《給火星人類學家》網頁提供的「互動」大多不是甚麼「高科技」,而是在「科技日常」當中加入藝術元素,做成作品。想得到,做得出來,我相信這不光是藝術家的功勞,更是策展團體協力解決技術挑戰的成果。不難理解,這樣線上線下同步的展覽為甚麼會發生在科技發展相對全面普及的台灣。

「線上才是主場?」展覽手冊寫在開頭。

線上展覽內容豐富,甚至要比線下的完整。反過來,實體展場似是「考古遺址」,留下一些藝術創作的痕跡。這也正好套用於展覽標題「火星人類學家」的敘事框架。我覺得,線上線下雖然是兩個不同的空間,但展覽卻是平行地進行。如前所說,我們早已游戈於現實與虛擬之間,實體與網絡各留下人類活著的痕跡。「火星人類學家」要了解地球的人類嗎?線上線下展覽可都要看光光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