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展覽簡評】Eaton HK 同志驕傲月《衣櫃裡的錄像》

2020/6/29 — 10:03

葉惠龍《業報輪迴》

葉惠龍《業報輪迴》

【文:阿三@Art Appraisal Club】

《衣櫃裡的錄像:錄映太奇錄像藝術之選》(7月26日)是逸東酒店「同志驕傲月」(Pride at Eaton)其中一項活動。放映長約一小時,包括四段錄像及一段行為藝術表演紀錄。

酷兒(Queer)彷彿成為很酷(cool)的代詞,不時被人掛在嘴邊;但男或女同性戀、雙性戀、無性戀或跨性別等形容對於一些人或事仍準確無誤,酷兒不是能潛越一切的概念。另一方面,酷兒乃抗拒同性戀族群身份與形象過於固定的想像,植根於美國同志運動脈絡。亞洲性小眾與同志運動,自有其生存情境及發展軌跡,美國的酷兒想像,決不能搬字過紙放進我們生活裡。葉惠龍《業報輪迴》中,「葉氏首次化身為乾旦,一個傳統粵劇中由男生扮演的女性角色。穿上前線常見的3M手套的他,表演一系列健身房常見的上舉、推舉、卧推和跑步等動作,意圖建立現代的男性氣質,達至完美的BMI和身形體態。」(摘自錄映太奇Facebook錄像簡介)怪異得叫我摸不著頭腦,乾旦裝、手套與健身器材是否象徵著甚麼的符號?而無對白的影像,聚焦角色身體各部的鏡頭,又意指甚麼?粵劇訓練本身對身體要求甚高,即使飾演旦角,其體能、柔靭性及意志的堅毅程度等,能否對應或回應陽剛氣質(masculinities)概念?

廣告

語言反映(或決定)思維。《2019年,給自己的告別通知》發生在一超現實卻土炮的斗室內。角色(或主人翁黃雪綾本人)一直以帶港式口音的英文交代情節,及對答監控者或管理者。(監控者或管理者本身設定為操流利英語也是值得思考的部分。)直至角色衝口而出兩句純正廣東話時,更凸顯到語言選擇主導理解事情的思維。到底採用英文是否有特別意思?為甚麼不用廣東話演繹?忽然而來的兩句廣東話代表著甚麼?創作人有否考慮甚麼時候用廣東話甚麼時候會英文?反觀《Vincy》一片全英語人物訪問,呈現唱作人Vincy本身對非二元(non-binary)的想法,及生活中的實踐。她本身是英語人,裡裡外外均呈現美式酷兒的態度與氛圍。

個人就是政治(The personal is political),黃榮鋒在《我愛你,對不起,謝謝你,請原諒我》中,借個人家庭關係、情慾生活與參與同運經驗,真誠又率直地呈現同志在家庭環境與人倫網絡裡的情況。其母既十分接受兒子與女兒的同志身份,卻又擺脫不到直人婚姻關係的期望,真實地呈現直人思維中對同性戀那份矛盾與偏執。母與子於生活各細節裡的親密,及母親可愛又坦白的表現,比藝不藝術的錄像及黃榮鋒畫的畫拍的藝術照片,更為好看。同性議題縈繞日夜同志心神,當它被轉化為藝術形式時,往往放得太大,迫得太緊;直人沒包袱的剖白,有時候更能反映到現實的不平等與偏見。

廣告

六月,為全球同志驕傲月。儘管疫情威脅未除,各國同志遊行與活動均改至網上舉行,但逸東酒店本月將有多項與LGBTQ相關的活動舉行,請多加留意。

#GayPride50

原文刊於 Facebook。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