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巨石何用

2020/3/2 — 16:53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一年多前的網誌文章,提及無用的東西,例如萬里長城和巴黎鐵塔,往往會成為人們喜愛和珍惜的對象。

今天談的是一塊大石,來自一個加州石礦場,2012 年來到洛杉磯郡立藝術博物館,藝術家完全沒加粉飾。但為何每天總有不少人到來光顧拍照?

名為《懸浮的巨塊》(Levitated Mass),大石高 6.6 米,重 340 噸,坐落一條長 139 米、深 4.5 米的坑道上,可供 360 度觀賞,即是可從四周,及從下仰視。

廣告

藝術家的名字是 Michael Heizer(1944—),屬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大地藝術」(land art)、以抗衡藝術商品化潮流的一代。

2006 年,藝術家在石礦場碰上那塊石,便希望將它化為一件屬於城市的藝術品。幾年後,心願實現。

廣告

雖然石礦場距離博物館不到 100 公里,但巨塊斤兩著實不少。由石礦場至博物館的旅程,相當迂迴,總共穿過四個郡和 22 座城市,全長 170 公里。2012 年,大石坐上一輛 90 米長、配備 196 個輪胎的特製貨車,開始走上這段艱辛的路。期間,須要移走不少樹木和交通燈,改變車輛路線。為減少滋擾,貨車只在晚間前進,時速僅約十公里。過程歷 11 天,群眾爭相觀看,傳媒廣泛報道,居民甚至舉行屋區派對,哄動一時。巨塊抵達目的地時,有逾千人在場歡迎。三個月後,安裝竣工,當年 6 月正式開放。

將大石搬運這麼遠,令人想起數千年前埃及法魯王為建造金字塔、勞民傷財的舉止。令人懷疑《懸浮的巨塊》目的為何。藝術家一般對自己的創作不發一言,總是讓人自行推敲。不過他這次總算說了兩句,指群眾須要一件宗教性的作品,又指巨塊是「靜態的藝術」,意思是它會長長久久,最少活上 3,500 年。意味著什麼城市、什麼博物館,長始也會湮滅,唯獨大石會繼續存在。

以上僅僅是全部過程的一部分。先看藝術家的身族背景。可以說,他一直與石頭、礦場和考古地點為伍。他的一位祖父是礦物學家並身兼加州政府地質專家;而另一位祖父則負責一處金屬礦場的運作;他的父親是考古學家,曾發表古人如何搬運巨石的學術文章。

藝術家自 1969 年已開始構思《懸浮的巨塊》的概念,但所作的試驗都因巨石引起的種種技術問題而失敗告終。期間有關科技有了進步,到 2006 年,藝術家在石礦場碰上那帶粉紅色的巨石,重燃了心頭意念:那塊石令他聯想到古埃及的方尖碑和樂蜀附近的孟農巨像(Colossi of Memnon)。

於是事情由概念、測試、失敗、放下、再遇、到完結,足足四十多年。除了藝術家本人,過程亦牽涉其他參與者(players):

  1. 博物館館長的遠見,以及該藝術項目進行時的所有統籌;館長亦要配合社會對博物館於公民教育及藝術發展的要求,進行相關的推廣工作。
  2. 項目全來自民間私人捐獻,總開支據說達到一千萬美元之譜;
  3. 媒體。項目從最初階段開始,已有高調的宣傳。宣傳難以避免,因為博物館總要靠擦亮招牌靠收入維持運作。
  4. 群眾。項目從最初階段開始,群眾已對項目感到興趣,亦對項目對該區的發展、就業和共融有正面期望。故此他們對項目覺得鼓舞並一直予以支持。

巨塊至今已成博物館著名景點之一[另一景點是 Chris Burden Urban Light(城市之光),有機會再談]。成功之道也許令不少人搔不著頭腦,但故事告訴我們,除了社會認受,天時地利人和,藝術品創作過程或許與結果同樣重要。

當然,巨塊已存在一億五千萬年,變身展品的日子,不過是時間長河上的一顆灰塵而已。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